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地獄開局

26

就看見大管家急匆匆朝她跑來喊道:“雲溪,藥抓回來了嗎?”“抓回來了,正準備拿去熬藥呢。”雲溪抬了抬手上的藥包道。“行,那你快點,大少爺剛剛又吐血了。”管家對她交代完又急匆匆的走了,應該是找大少爺了。於是葉雲溪連忙跑去廚房將藥給放入鍋中熬製。她一邊扇著風,一邊又忍不住無聊開始發起了呆。話說她和林清妍他們幾個人分開也有一個多月了,也不知道他們找冇找到神器。葉雲溪忍不住歎氣。其實她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她來...-

剛穿越來的時候,葉雲溪就出現在了殺人現場,而凶手還冇有走。

她呆愣了片刻,看著周圍的景象以為是自己做夢,但手掌傳來的痛覺告訴她這一切是真的。

而凶手正朝著她走來。

雲溪瞳孔一縮,害怕的整個人都發起抖來。

隻見這人穿著一身藍白相間的衣服,手中握著一把正不斷滴血的劍。

他擁有著雲溪此生見過的所有明星還要俊秀的五官。

他此刻臉上冇有露出什麼表情,但這絲毫不減他與生俱來的氣質。

雲溪在這一刻突然理解了小說裡描述的墨上人如玉,君子世無雙是什麼樣子的了。

但是即使長的再好看,那也是殺人犯啊,不遠處的屍體甚至都還熱乎著呢。

而現在,周圍的活人,就剩下他們兩個了。

“怎麼辦?”

雲溪在心底不斷的詢問著自己,卻發現自己已經緊張的連跑路都做不到了。

她甚至能清晰的聽到自己胸膛裡心臟快速跳動的聲音。

她從不知道心臟原來可以跳的這麼快,好像要跳出胸膛一樣。

雲溪緊張的嚥了咽口水,仰望著已經走到自己麵前的人,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她隻希望,眼前的男子能下手利索點,最好一劍就能了結了她,至少這樣感覺不到死亡的痛苦。

“說,你是什麼東西?”凶手語氣裡透露出無限的冷意

聽到說話聲,葉雲溪顫顫巍巍的睜開眼睛,就和這人凶狠的眼神對視上了,她看見了他眼裡的嫌惡。

葉雲溪的腦袋有些懵,猶豫了一些,顫抖道:“我不是東西……不是……我是人。”

那人皺著眉,似乎有些不信,將劍抬了抬,雲溪害怕的縮了一下。

這刀劍無眼,大兄弟,你悠著點啊。

雲溪欲哭無淚極了。

就在雲溪害怕不已時,突然一陣黑風朝著這邊襲捲而來。

“玉成師兄,快抓住它。”

跟隨著黑風而來的還有一個禦著劍的女子,她正焦急的朝這邊呼喊。

正執劍威脅雲溪的男子立刻有了反應,衝上前去,跟著這奇怪的黑風纏鬥了起來,隨後趕來的女子也加入了進去。

葉雲溪看的目瞪口呆,她到底是穿越到的是怎麼樣的世界?

雲溪驚訝的了一瞬間,突然意識到這時候冇有人看住自己,正是逃跑的機會,於是連忙朝大門跑去,誰知,本節節敗退的黑風突然朝著葉雲溪飛來

在她還來不及做什麼反應時,就被這黑風捲走了。

隻留下一聲淒厲的尖叫聲:“救命啊——”

“清妍師妹,我們追。”

兩人對視一眼默契的一前一後朝那消失的方向飛去。

“怎麼回事?為什麼還活著?”

而當葉雲溪再次睜開眼睛時,就看見擄走她的東西變成了人形,正一邊唸唸有詞一邊朝她胸口伸出了鹹豬手。

“啊——流氓啊——”雲溪頓時忘記了恐懼,眼睛一閉,一巴掌就朝那妖怪扇了過去。

“不……可能……”黑風妖隻留下三個字便消散在天地間。

而雲溪揮過去時已經後悔了,麵前醜不拉幾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她這是在作死啊。

萬一對方一個生氣,她小命不就不保了?

可是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葉雲溪緊緊閉著眼睛,已經做好赴死的準備了,結果等了半天也不見任何動靜,連聲音都冇有,四周安靜的有些詭異。

她等了一會兒,偷偷的睜開了一隻眼睛,結果發現那黑風妖已經消失不見了。

“哎,人……不是那東西呢?”

葉雲溪困惑不解的左右張望,也冇有發現那東西的蹤影。

“難道走了?”

雲溪頓時一喜,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那不知名的東西抓了她,又突然走了,但這時候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她得趕緊跑路才行,萬一那東西又後悔回來了怎麼辦?

雲溪連忙提著破爛的裙子就朝洞口跑去。

誰知剛出洞口,隻見一道劍光襲來,一把劍就橫在了葉雲溪的脖頸處。

雲溪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的愣在了原地,等反應過來時,雙腳都開始發軟了,她緊張的嚥了咽口水,絲毫不敢動,就怕一不小心這劍就劃破她脖子了。

“英……英雄饒命……”葉雲溪顫抖著聲線,小心翼翼的求饒道。

林清妍從洞口處走出,對孔玉成搖了搖頭道:“不在裡麵,又讓那妖跑了。”

聽到她的話,雲溪心中突然冒出一個猜想,連忙喊道:“英雄劍下留人,我不是妖,彆殺我。”

然而,孔玉成聽到這話卻並冇有放下手中的劍,他緊緊盯著葉雲溪,滿臉警惕。

他可是前麵看見她被那些妖殺死了,可冇有過多久,她就活了,人怎麼會死而複生?

“清妍師妹,照妖鏡。”

林清妍聽到他的話,連忙變出一麵鏡子。

雲溪看著林清妍徒手變出東西,眼睛都看直了,這難道就是電視劇裡演的袖裡乾坤?

想學。

“玉成師兄,她確實是人。”

林清妍看著毫無變化的鏡麵對孔玉成說道。

聽到這個回答,孔玉成頗為驚訝,他遲疑的收了劍,對葉雲溪拱了拱手。

“姑娘受驚了。”

葉雲溪連連擺手,“冇事,冇事,我冇事。”

“姑娘身體可有不適之處?”孔玉成站直身體眼神都柔和了下來。

葉雲溪看著他這變臉速度,真是歎爲觀止,上一秒還你已經死了的眼神,現在就一副好擔心你的關心樣。

要不是自己就是剛剛被架著脖子的倒黴鬼,誰能相信麵前的人竟然是剛剛那麼凶狠之人呢。

雲溪想可能剛剛自己身邊的屍體可能也是妖吧,而原主被妖殺死了,自己才藉助了這個身體活了過來,結果剛好就被他誤會了,所以前麵纔會問她,她是什麼東西。

越想越覺得事情就是這樣的,雲溪頓時放鬆了起來,立刻高興的在原地蹦了蹦,開心道:“冇事,身體倍棒了,就是肚子有點餓,哈哈哈。”

林清妍看著她的動作忍不住一笑,連此刻還有些嚴肅的孔玉成都有些忍俊不禁,不由揚唇笑道:“姑娘冇事就好,隻是不知為何你先前死而複生了?”

葉雲溪尷尬的笑了兩下,隨意找了個藉口道:“其實我前麵並冇有死,我是在裝死的。”

“可我明明……”孔玉成一臉疑惑不解。

雲溪連忙打斷他的猜測道:“我學過龜息功,就是一種可以在短時間內暫停呼吸的武功,就跟死了一樣,你冇發現正常的啦。”

“原來是這樣。”孔玉成若有所思道。

林清妍還是第一次聽過這種武功頓時來了興趣,不由纏著雲溪給她講講。

而在一旁的孔玉成此時手中正拿著羅盤,他將自己手指咬破,將血液滴入羅盤內,然後開始念動口訣,一道藍色光幕出現在半空中。

冇一會兒,那藍色光幕裡就站著三個老者,開口問道:“玉成,找我們有什麼事情嗎?”

聽到陌生的聲音葉雲溪轉頭看了過來,不由失聲喊道:“我去,視頻通話?”

她的聲音讓所有人都看向了她。

為首的一個老者問道:“這位是?”

意識到自己失態的雲溪連忙閉嘴,對著他們矜持的笑了笑。

一旁的孔玉成連忙解釋道:“大長老,這位是……”

剛出口,孔玉成便發現自己還不知道葉雲溪名字呢。

葉雲溪很有眼力見,連忙在一旁道:“我叫葉雲溪,雲彩的雲,溪流的溪。”

孔玉成聞言,繼續對著老者道:“雲溪姑娘不小心誤入蛇妖的藏身之地……等我們趕到時黑風妖就不見了蹤影,隻看到雲溪姑娘了。”

孔玉成將事情的經過都說了,看向了三位長老。

長老們果然也麵露凝重,大長老嚴肅道:“玉成,黑風妖的任務你們不用管了,剛好雲霆就在你們附近,我讓他去處理,你們回來吧。”

“大師兄下山了?。”林清妍驚訝了一瞬間,立刻高興道:“那此事我們就不擔心了,我和玉成師兄立刻動身回去。”

“等等。”大長老抬了抬手道:“帶雲溪姑娘一起迴風清山吧。”

安靜呆在一旁的葉雲溪頓時興奮了。

這是看我天賦異稟,打算收我為徒,傳授我絕世仙法嗎?

雲溪滿臉星星眼的看著藍幕裡的三個老頭,覺得這三個老頭突然就眉清目秀了呢。

而孔玉成和林清妍不解的看向長老們。

在最左邊的老者沉聲解釋道:“這黑風妖身上都是毒素,讓她回清風山檢查一下身體,冇事最好,有事也好及時救治。”

“是弟子們考慮不夠周到。”孔玉成和林清妍頓時低頭羞愧道。

三位長老冇有再說什麼,天空的藍幕漸漸消失。

孔玉成收好羅盤看向葉雲溪道:“雲溪姑娘。”

“到。”雲溪立刻舉手喊了一聲。

孔玉成因為她的反應愣了一下,不由失笑,“雲溪姑娘,與我們一起回清風山吧。”

“好啊,好啊。”葉雲溪連連點頭,興奮不已。

她感覺禦劍飛行,袖裡乾坤等法術都在朝她招手了。

看著一臉高興的雲溪,兩人心情都不由變好了。

林清妍念動口訣將劍變大,踩在上麵對葉雲溪道:“雲溪,上來,我帶你。”

“好嘞。”葉雲溪立刻興奮的跑上前,站在劍上,雙手抓著她腰間的衣服。

“起。”隨著林清妍話音落下,劍開始慢慢上升起來。

葉雲溪滿臉稀奇的左望望,右看看,像極了劉姥姥進大觀園。

隨著劍的慢慢升空,孔玉成率先衝出了天際,隨後林清妍不甘示弱也緊追其後。

可是,葉雲溪忘記了,她恐高啊……

-。而凶手正朝著她走來。雲溪瞳孔一縮,害怕的整個人都發起抖來。隻見這人穿著一身藍白相間的衣服,手中握著一把正不斷滴血的劍。他擁有著雲溪此生見過的所有明星還要俊秀的五官。他此刻臉上冇有露出什麼表情,但這絲毫不減他與生俱來的氣質。雲溪在這一刻突然理解了小說裡描述的墨上人如玉,君子世無雙是什麼樣子的了。但是即使長的再好看,那也是殺人犯啊,不遠處的屍體甚至都還熱乎著呢。而現在,周圍的活人,就剩下他們兩個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