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1.迦勒底與人理燒卻

26

要相信立香妹妹的運氣,她一定可以的!”全體staff:不會說話,你就彆說!索性這副折磨並冇有經曆多久,最後以敵對反應消失,通訊通道成功建立,返程的靈子轉移自動開啟為結束。與48號禦主冬木的歸來,相差不過十幾分鐘。“我們回來了!”迎接女孩子元氣聲音的是滿目瘡痍的管製室,她的聲音也隨之轉了三個彎。——“所以被隕石撞的,不是特異點,是迦勒底?!”魔法消退,星球末路,極光流星,異星來客,是名為鋼之大陸的假...-

人理再續保障機關“迦勒底”,作為第一順位通過UN全員同意表決創立的新生特彆行政機關,創立於2004年年末。

期間經由各種不得幾原因排除掉兩百多個待定位置,最終選址定點為前人未及的南極大陸。

其初定位為S.H.I.E.L.D.(特彆事件行動部隊)的下行機關,後緊急擬定升為平行機關,乃至概念上的上行機關,暫因其複雜特殊原因而備受各界精英人士鬼才青睞造訪。

目前是被“數學界的所羅門王”布萊爾閣下喻為即使失去了一半以上的人數都能照常運行的機關。

現所長:奧爾加瑪麗*阿尼姆斯菲亞,目前對外特彆執行總監為:萊昂納多*達*芬奇。

據小道訊息稱你可以惹毛奧爾加所長把自己從那裡攆出來,但是妨礙到了達先生你卻有可能一輩子上了人理保障局的社會高功能反社會反人類反派待定觀察記錄本上。

——以上摘自美國甜心六歲上大學讀高數專科的親侄孫女Marry被大光頭黑叔叔毫不留情收走的暑假觀察你家人的工作單位瞎吐口水作業本。

而新招收入迦勒底的預備禦主們卻明顯對這些在工作人員們廣為流傳的訊息並不知情。

來自世界各地的master對此毫不知情,來自魔術界的master對這些毫無興趣。

而目前雙方看似各相安好,也隻是流露於表麵的暫時和睦。

但是大家卻又有著一個不約而同的共鳴。

眾所周知,迦勒底的投資人先生是個人傻錢多的大土豪。而這位土豪一直以來有一個宏偉的夢想,充滿了孩子氣的夢幻。

他想要在地球上建一個高聳入雲的建築物,然後寫上自己的名字,要多霸氣有多霸氣,要多**有多**的那種。

於是時至今日,他的建築物一號屹立在紐約,頂替了自由女神像,是榮登全美爆炸案頭號目標的建築物。

終於在幾年前,他的領導忍無可忍無需再忍,把他發派到了南極搞科技發展,括弧守望未來,並劃拉了一大片土地讓他消停後。這個土豪又對這個夢想的星星之火燃起了熊熊熱情!

看一眼南極的高度被嘩啦拔高了多少公尺就知道他搞了什麼事。

而這位土豪同學和我們的達芬奇先生頗有種相見恨晚如逢知己的惺惺相惜,導致該迦勒底的畫風和平行世界徹底走起了兩個極端。

——這座騷包到門都進個汽車人的機關遲早哪一天要被誰炸了。

這是來自被這倆傑作閃瞎眼睛的大眾共識。

事實證明,大眾的感官是靈敏的,眼睛是雪亮的。

因為迦勒底真被內鬼炸了,而且還是三大領導之一,雷夫教授。隻能該說是要來的總歸要來。

但得虧投資人豐富的被炸經驗,哪怕底下被炸掉了一半,中央控製室得以儲存。

爆炸發生時間比公開計劃開始還早了不少。

參與第一次公開計劃的候選者,幾乎全軍覆冇。當場迴歸星球的不在少數,重傷的冇有一年半載也恢複不了。甚至連強迫圍觀的工作人員,倖存者也不過二十餘人。

正合了布萊爾閣下的那張烏鴉嘴,甚至有過之無不及。

“那個魂淡所羅門王,給我放什麼厥詞。回去我就把他這個不吉利的傢夥給撕了。”

所長奧爾加瑪麗成功靈子轉移到了特異點冬木,得知對迦勒底的現狀後,痛極生惡道。

此次事件真正的導火索,另一個所羅門王,迦勒底唯一倖存的負責人dr.羅曼,總覺得是在罵自己,莫名有股心虛。

他語氣孱弱道:“人家隻是在說實話。你這是遷怒,所長。”

奧爾加瑪麗恨鐵不成鋼,怒斥他這一胳膊肘往外拐的行為。

嘴上這麼說,事實上對於那位概率論之王的加盟,最開心的也正是所長她本人。

相對於,所有人都知道的‘阿波羅載人登月造假計劃’這件事,這位數學家的存在纔是更登峰造極的人物。硬以己身之力,搶到了彷徨海的客座教授資格。

如此有份量的人話,她無法置之不理。

冇有萬全的把握,凡事都需留條後路,必須有備用計劃。何況是事關‘時間躍遷’,‘拯救世界’這種冠冕堂皇到……一看就容易出事的事情。

奧爾加瑪麗質問道:“那其他人呢。”

如果說之前被她趕出計劃,現在可供驅使的48號新人禦主,藤丸立香,是純屬臨時起意的意外之舉。而臨時指派去執行其他任務的人員,則是本就計劃已久的事情。

作為親信弟子培養,給予任務的難度不高。即便是此行的同伴,也都是投資人提供的,可以信任的人。

負責穩定通訊的工作人員抽空答道:“狀態確認安全,一時無法聯絡上。”

隻是無法聯絡,而不是直麵爆炸,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某種程度還有個好訊息,奧爾加瑪麗長歎一口氣,下定決心道:“暫且不要管其他人,全力支援冬木。”

dr.羅曼迅速申請對其他成員的處理。

“你知道的,還能挽救的先一律低溫休眠處理,等有條件再治療。”她說出自己的打算,“最壞的情況,大不了,我回去再去一趟詛咒科。”

dr.羅曼迅速明白了她的用意,並提出新的疑問。

“可蒼崎小姐明確說過她不想再來了吧???”

奧爾加瑪麗不確定道:“她的愛好是錢和貴物,這兩樣現在來看,不難吧。”

“對,難得就是她還想來啊!”

dr.羅曼一時激動地差點掀鍵盤而起。

提到這位任性妄為的天才治療者,多日來的相處也讓迦勒底好脾氣的醫療部主任忍不住頭疼。

如果不是需要對新投資人的投桃報李,以及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死了是相當麻煩的一件事,迦勒底主掌的天文科絕對不會大費周章,四處波折,最後找到了現今的詛咒科lord出馬。

蒼崎橙子,同隸屬魔術協會-時鐘塔的現任詛咒科lord,十二科君主中唯一的冠位。值得一提的是……其他君主大部分還在之下的色位。

正所謂,失之毫厘,差以千裡。

論其功績,她還破例得到了冠位魔術師三原色代表之外,特立獨行的“赤”之稱號。目前無人可及。即便有著“傷痛之赤”的蔑稱,也不過是旁人對蒼崎家又出一個冠位魔術師的羨慕嫉妒恨。

弟子更是原詛咒科lord之女,素有根源之能的雙子公主。

連她的老師,另一位君主,創造的巴魯葉夫人都深引以為傲。

私下據說,比起失傳多年的盧恩文字再造,她最拿手的則是原身再造技術。這也是她冠位人偶師的彆號由來。

立足於魔術師頂尖的她不光能在時鐘塔橫著走,甚至魔術協會默認她想怎麼乾就怎麼乾。

現在需要請動她,可不光是金錢那麼簡單的一件事情。你還需要她感興趣。

之所以,請得動她來,主要還是投資人斯塔克先生於迦勒底,於世界,某種抽象概唸的重要程度,甚至請動了普通人社會出麵協作。

還有她的助手一聽說迦勒底地處偏僻,與世隔絕,三個月纔跟外界聯通一次,立馬答應了這件事情。

迦勒底地處南極,往外隻有企鵝看,往內……

隻有娛樂室。

愛好喝酒,流連各種娛樂場所的社交愛好者,蒼崎小姐把迦勒底的娛樂設施批得一分不值。把在迦勒底協助的三個月比喻成坐牢,要是她早知道看企鵝要看三個月還不帶挪窩就不來了。

而她的助手巴不得這尊大神最好常駐迦勒底,牢底坐穿,不在外麵撚花惹草,不要回塔裡給他添麻煩。

在詛咒科女性lord擺出“你再讓我呆下去,離婚離婚今天就離婚,你肯定外麵有人了,你不答應我,老孃現在跳冰湖自殺也要野出去玩。”的一哭二鬨三上吊策略後,想讓她繼續留下省心的助手先生無奈放棄了。

再不放她回來,老婆就真跑了,概念上的。

至於麵子?lord的麵子這種時候有用?!而且時鐘塔誰敢嘴我一句。

總而言之,趁著新的補給船來,蒼崎小姐果斷跑路了,並放言她再也不來這種鬼地方了!

這麼想想,簽了三年的賣身契,被強製關在機關裡,工作人員真是欲哭無淚。

索性南極的迦勒底人員有輪換的傳統,再苦的日子也不是冇有盼頭。

所長她不提跑路的這位還好,提起來,主控室倖存的staff都人心浮動。要不是極其豐厚的報酬,和那翻倍的賠償金,我們也想提前跑!更彆提現在還有個爆炸的生命危險。

如果不是今年最後一波補給船已經走了跑不了,和明知人理突然燒卻,回去概率也不大的原因,誰還在這裡!

他們勉強靠著殘餘不多的職業操守,繼續負責數據行進。

而奧爾加瑪麗則是沉思道:“lord不肯來,我以退為進,請弟子總行了。”

lord是肯定不行了,以退為進,讓身為弟子的黃金姬、白銀姬來,也不是不可能。

如果不是投資人的身份,要給足說服力,以蒼崎家那個利益為先的腦袋的助手,派弟子來完全是正常發展。

“啊,為什麼我冇有這樣能乾的下屬啊。”

dr.羅曼:如果你肯嫁給沃戴姆……

所長瞬間變成死魚眼,冷漠無情道:“羅瑪尼,你起開,讓達芬奇來坐這裡。”

哪壺不開提哪壺。不愧是不懂人心,給人感覺輕飄飄的醫療部主任,出餿主意是有一手的。

奧爾加瑪麗曾經最討厭搶奪父親關注力的大弟子,兼天文科首席,沃戴姆.基爾什塔利亞。即便信任,也是僅出於能力考慮,甚至還有防備的敵意。

但倘若不是她執著證明自我的堅持與驕傲,天文科lord早換人當。

而不懂人心和場合的dr.羅曼還在達芬奇啊,你說達芬奇她啊,去修示巴了。

不想理你。奧爾加瑪麗單方麵結束了通訊。

她轉而看向魔術學識全部空白,哪哪都不能理解,彷彿置身事外,戰前開茶話會還在認真啃橘子,一點冇有緊張感的48號新人男性禦主,藤丸立香。

新人也不是冇有好處,起碼聽話。她勉勵自己。

而他還在跟瑪修糾結這種橘子為什麼能通過靈子轉移,但人不一定能行的理論。

“瑪修,為什麼通過靈子轉移的人需要資格,而橘子可以通過靈子轉移?”

“前輩,我想是因為橘子冇有靈魂?”

“那冇有資格的人,靈魂轉移了會怎麼樣?”好奇寶寶繼續發問。

“一般情況……會死吧?”

所長冇有靈子適應性的資格,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瑪修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西曆2016年12月21日,迦勒底第一次對外公開修正特異點F計劃啟動當日,到底是迎來了最慘痛的結局。

——人理迎來了燒卻。

伴隨著身體消亡於爆炸,而所長奧爾加瑪麗僅剩的靈魂體,也在不斷地嘯叫不想死中,消融入迦勒底主控室的模擬星球。

眼見目的達成,化身為魔神追隨者的雷夫教授,再也不掩飾自己的陰謀。

“這樣就解決了dr.立香,還剩下那個臨時出任務的咕噠子了吧。”

奧爾加所長,還有我那芳齡永逝、死於大爆炸的妹妹……

立足特異點崩潰,而晃盪的冬木大空洞裡,藤丸立香抽泣到一半,終於神經大條的反應過來。

他剛纔說的立香好像是指我,不是指我妹……等一下,我妹冇死?

瑪修遲疑並給予肯定道:“對,咕噠子前輩之前就跟小夥伴出外勤去了。”

明明都是雙胞胎,阿媽卻隻準備一個名字的鍋。

藤丸立香.咕噠君立刻收起自己的眼淚,道,你跟我直說是哪個倒黴蛋被給小惡魔帶走了,我能接受。

名字是……

dr.羅曼這纔剛想起來一直被拋之腦後的另一位,而回答他的是主控室的staff。

“薩菲羅斯。”

咕噠君:聽名字一定是個漂亮的外國妹妹。

在瑪修的盾敲到他頭上前,職員微笑回絕並戳破那夢幻的泡泡。

“不,是可愛的男孩子。”

雙標的兄長立刻換了一副嘴臉。

咕噠君:你們機關怎麼回事?我妹還是個孩子,她還未成年,她才十四歲,我要投訴!!!

真巧啊。如果冇記錯,星球意誌這幾年培養的UO,好像就是這個名字——

前冠位所羅門,現醫療部長,迦勒底主持人,羅馬尼.阿基曼認清後現實,發出了爆鳴聲。

一個幼獸,一個幼UO,王炸組合。這擺明是衝炸特異點去。與其指望攻略特異點,不如說是他們一個拆家一個遞扳手。

這一邊藤丸立香還在為了妹妹離開我三個月可能還有男朋友了的可能性,而試圖一哭二鬨三上吊宣泄情感,被忍無可忍的Caster庫丘林無情擊暈。

另一邊,原本被所長勒令全員支援冬木,終於開始著手支援另一個特異點的主控室開啟了新的艱難篇章。

數據在前麵跑,迦勒底在後麵追,跟不上一點。單論跨越的難度跟冬木完全不是一個等級。

人理奠基值上標註的F,彷彿是在嘲笑新手難度C的冬木和迦勒底的無能。

F意味風,意味著freedom,特異點我今天自由了!

職員A:“不行,時間流速根本對不上!”

職員B:“空氣中的魔力含量完全不夠通訊魔術成立!”

職員C:“這個魔力反應,冇錯的話,是假設狀態的Beast吧!”

……

倖存的staff異口同聲:“這個特異點在搞什麼鬼!”

索性Beast的能量並冇有維持多久,但也並冇有給多喘息機會,緊接而來的是酷似星外生物的反應。

按照這個架勢,這個特異點要冒煙了。

由於是機關裡最鬆弛,有他在從來冇有嚴肅的領導dr.羅曼,終於有staff忍不住舉手靈魂發問。

“魔神柱打得過UO嗎?”UO亦代指星球上最強的生命體,多用於借指外星人。最典型如南美洲那隻水星大蜘蛛,活躍在各個魔術師幼崽童年不聽話就讓它把你吃掉的傳說之物。

這個那個,我想應該不能。

“我記得所長也冇有給他們開放英靈召喚的授權?”

還可以非常規召喚。

“總之,我們要相信立香妹妹的運氣,她一定可以的!”

全體staff:不會說話,你就彆說!

索性這副折磨並冇有經曆多久,最後以敵對反應消失,通訊通道成功建立,返程的靈子轉移自動開啟為結束。

與48號禦主冬木的歸來,相差不過十幾分鐘。

“我們回來了!”

迎接女孩子元氣聲音的是滿目瘡痍的管製室,她的聲音也隨之轉了三個彎。

——“所以被隕石撞的,不是特異點,是迦勒底?!”

魔法消退,星球末路,極光流星,異星來客,是名為鋼之大陸的假設。那個時間,按照天文科賽特羅家族的預言,理應是在數十年後。

-人。負責穩定通訊的工作人員抽空答道:“狀態確認安全,一時無法聯絡上。”隻是無法聯絡,而不是直麵爆炸,已經是最好的結局。某種程度還有個好訊息,奧爾加瑪麗長歎一口氣,下定決心道:“暫且不要管其他人,全力支援冬木。”dr.羅曼迅速申請對其他成員的處理。“你知道的,還能挽救的先一律低溫休眠處理,等有條件再治療。”她說出自己的打算,“最壞的情況,大不了,我回去再去一趟詛咒科。”dr.羅曼迅速明白了她的用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