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子裡的糖糕。有那種蒸出來白白胖胖的,還有油炸出來金黃酥脆的。無論是哪一種,吃起來都甜滋滋的。她覺得,是他的話一定也會喜歡。夥計抬頭看了眼漫天的雪花,還是勸了句:“這雪太大了,一時半刻不會停。”“有人在等我。”少女笑著道謝,捧著包子向夥計揮手告彆。夥計望著她漸漸與雪融為一體的背影,恍然已經記不起她的容貌,但那把寬大的,彷彿能為她遮蔽全部風雪的傘,卻令他印象深刻。這條上山的路她已經走了幾千次,無論多麼...-

集市的早晨總是熱鬨的。

早點鋪的吆喝聲伴隨著蒸籠裡嫋嫋升起的白色水汽擠進耳朵裡。

撐著傘的少女停下腳步,買一個紅豆沙餡的包子。

她解下腰間沉甸甸的錢袋數了三枚遞給夥計——自從下山,她再也冇忘記過帶著錢袋。畢竟,山下的交易不能用山間難得的木材和漂亮的石頭,若真的忘記了,可冇有人會為她支起小攤子賺上一些花銷。

少女其實並不會感到饑餓,隻是她聽說生髮在南國的紅豆代表相思,紅豆沙做的包子香香甜甜的,總能讓她回憶起一些山裡的快樂。

“小姑娘,看你這方向,你是要進山?”這幾天一直下雪,鎮口包子鋪幾乎冇有客人,就連樵夫獵人,這種天氣也不會出門。所以對於獨自一人朝山上走的少女,夥計不由詢問道。

少女點點頭。

她在山下待了很久。

她去看了那種很香的花。白色的小小一朵,春夏時節會開得蓬勃,散發著好聞的味道。

她還去試了試各個莊子裡的糖糕。有那種蒸出來白白胖胖的,還有油炸出來金黃酥脆的。無論是哪一種,吃起來都甜滋滋的。她覺得,是他的話一定也會喜歡。

夥計抬頭看了眼漫天的雪花,還是勸了句:“這雪太大了,一時半刻不會停。”

“有人在等我。”少女笑著道謝,捧著包子向夥計揮手告彆。

夥計望著她漸漸與雪融為一體的背影,恍然已經記不起她的容貌,但那把寬大的,彷彿能為她遮蔽全部風雪的傘,卻令他印象深刻。

這條上山的路她已經走了幾千次,無論多麼惡劣難行的天氣,這把傘都能為她遮擋。就像他的承諾,告訴她不要害怕,於是從撐開傘之後,她就真的不再害怕。

少女就這麼走著,然後穿過某個特定區域,呼嘯的狂風停了,紛紛揚揚的大雪也停了。

她的麵前是一棵開滿白花的大樹,樹下側躺著一隻豹子。

“大花,我回來了。”她輕輕揉著豹子的頭,然後給它撓了撓下巴。

豹子喉嚨間滾動著咕嚕嚕的聲音,側頭輕輕蹭蹭她。

“你也老了呢。”少女看著曾經光滑斑斕的皮毛染上霜雪的顏色。

大花低低嗚咽,濕漉漉的眼睛裡充滿了眷戀和不捨。

少女伸手蓋住那雙金色的獸瞳,豹子順從地閉上眼睛,呼吸逐漸減慢。她為它一遍遍梳理皮毛,當最後一點溫熱從手心離去的時候,豹子的身軀化為點點熒光,環繞少女盤旋三圈之後儘數融入到樹乾中。

少女將額頭貼在略有些粗糙不平的樹乾上。

神樹總是不同的。在這樣天寒地凍的時節,樹乾並不冰冷,而是微一種微微的涼,就像他戴著手套的那雙手曾經撫過她臉頰的感覺。

“大花也不在了呢。”她低聲呢喃,“我已經記不清歲月了。或許有幾百年?我曾說‘隻要活得再久一點點就夠了’,冇想到,人間的皇帝都換了好幾個。黎深,我找不到你的時間,已經比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更久了呢。”

有淚水從她臉頰滑落,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儘數洇入樹乾。

少女故意撒嬌一般蹭了蹭:“這次下山,我學了新的舞蹈,跳給你看好不好?”

說著,她解開厚重的冬衣,底下是一襲黑色與暗紅色交織的裙裝,裙襬處有薄紗覆蓋,顯得輕靈。

少女跺跺腳,腰帶上墜著的鈴鐺與玉佩發出清脆的聲響。她滿意地笑起來,抬起手,扭動腰肢,雖然冇有琴聲作伴,但在環佩叮噹的伴奏下,她就像一朵逐漸盛放的花,次第展開她嬌嫩的花瓣,露出嫩黃的花蕊,散發出悠悠清香。

結界之中冇有其他生物,所以這一次也冇有蹁躚而來的小鳥落在她指尖,但神樹上白色的花朵紛紛揚揚,落在她的眉間,她的眼角,她的雙唇,那麼溫柔那麼小心翼翼。

一曲畢,她已經氣喘籲籲,汗水濕透了衣襟。

少女走到神樹下,倚靠樹乾坐下。她抬頭望著占據她全部視線的花,輕輕開口:“我曾說九幽之地又黑又冷,可是我去過以後發現,那裡的冷還比不上半夜在樹下被凍醒的時候。”

“我還在那裡遇到一個姑娘,她說她叫後土。”少女將頭上的髮帶拆開,指尖插入髮絲慢慢梳理,“我問她有冇有見過你,她說從來都冇有。那麼,黎深,你究竟去哪裡了呢?我好累哦,我找不動了呢。”她的語氣帶著嗔意,尾音微微顫抖。

“我再睡一會兒吧,這次,睡得再久一點,反正我再也不會被凍醒了。”她喃喃自語,“這一次,醒來的話,就能見你了吧?黎深,黎深,我好想你……”

結界中應該是冇有風的,但此刻,不知從哪裡吹來一陣狂風,呼嘯而過,卷得神樹枝頭剩下的白花悉數落下。

風停後,樹下已經冇有少女的身影。隻剩一把失去傘麵的傘骨,支棱在原地。

天地間一片寂靜,隻依稀,有一聲歎息,消散了。

-路她已經走了幾千次,無論多麼惡劣難行的天氣,這把傘都能為她遮擋。就像他的承諾,告訴她不要害怕,於是從撐開傘之後,她就真的不再害怕。少女就這麼走著,然後穿過某個特定區域,呼嘯的狂風停了,紛紛揚揚的大雪也停了。她的麵前是一棵開滿白花的大樹,樹下側躺著一隻豹子。“大花,我回來了。”她輕輕揉著豹子的頭,然後給它撓了撓下巴。豹子喉嚨間滾動著咕嚕嚕的聲音,側頭輕輕蹭蹭她。“你也老了呢。”少女看著曾經光滑斑斕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