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冒名

26

元素能量。押送他的差役餘光裡瞟見他的動作,正準備怒斥,聲音卻硬生生卡在喉嚨裡。一股異常冷冽的氣息,從少年身上急速波動開來。天空中下墜的雨滴綻開為一粒粒三棱雪花。那差役目瞪口呆地看著周圍驟然落下的雪,呢喃著:“雪!是……真的雪!”同樣震驚的還有長街上的行人。所有人不約而同停下腳步,皆是不敢置信地抬頭望天。“發生了什麼?”“這雨怎麼一眨眼變成雪了!”“永都不是……終年無雪麼?”表情凝滯的人群中,議論聲...-

魏晗的降雪能力測試選在一片開闊的野地,徽衍暗衛們簇擁著魏晗,規整地站在她身後,緊緊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此時雨絲綿密,花朵被雨滴擊打後散落一地花瓣,零落在泥裡,場麵有點壓抑。

甲三立在魏晗後麵有些凝重,與前幾日截然不同。

儘管根據線報,魏晗的太子身份**不離十,但和這個單純又讓人頭疼的少年相處久了,此刻竟也有幾分忐忑不安。

如果魏晗不能證明自己的降雪能力,他得到的上級命令是:就地誅殺,消除痕跡!

甲三不敢想象,將這個破敗但也溫馨的小院付之一炬的場景。

他能感覺到,這孩子雖然不靠譜,總問一些愚蠢的問題,但心地純善赤誠。

甲三仍能記起前兩日,這俊秀美貌的少年將誤墜入水缸的蝴蝶托起放生的畫麵。波光粼粼的水麵上,少年雙手托起沾濕了翅膀的藍色光明閃蝶,陽光灑在無暇的臉上,像是……

——像是比“賜恩教廷”那些救贖世人的聖徒還要悲憫。

他無法接受,那雙亮閃閃的眼睛永遠閉上的場景。

一回神,甲三突然看到魏晗還在前麵抻胳膊活動腿兒。

半天了也冇見施展能力。

甲三看著魏晗這不著調的樣子,就來氣。

——忍住。

終於,魏晗停止“熱身”,將左臂舉起,朝向陰雨墜落的天空,慢慢張開手掌。

所有暗衛都緊緊盯著魏晗的背影。

魏晗竭力將水係元素能量彙聚於左手,左臂緊繃,左手背上的青色血管突起,手中集聚起一小簇淺藍色能量。

此刻水汽瀰漫,雨聲大作。

過去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

雨一直下。

一片雪的影子也冇見到。

甲三眼神有些複雜。

站在他背後的暗衛副職已悄悄抽出一截佩刀。

最前麵,背對著他們的魏晗偷偷露出一個了悟的微笑。

——魏晗偶爾會覺得自己和這個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比如,在珍瀾大陸上,無論哪一國,人們都喜歡將整片蔬菜葉包裹在餅子外麵進食,而她喜歡將菜全部夾在餅子中間。

再比如,大陸上的人們流行喝一種汨翡茶,喝完後會昏昏欲睡,有助於夜晚休息,而她則喜歡另一種喝了讓人精神振奮的卡菲茶。

又或者,這個世界崇尚真誠純良,分明善惡,陌生的人與人之間,關係能夠在幾天內飛速增進。

但她眼中所見,更多的卻是這個世界的陰影麵。

——欺騙,猜忌,惡意。

就像此刻站在她背後的那位徽衍暗衛副職,悄悄抽出的刀刃。

魏晗心想:果然,他們的命令裡,有一條就是如果降雪術有假,直接處死我。

現在,就是不知道這暗衛首領甲三會如何做了。

甲三自領暗衛一職以來,第一次有些拿不定主意。

雪一直未降下來,他背後的副手已經抽出佩刀,準備動手。

算了,先保下這少年!

甲三移步擋在魏晗與副手中間,給了副手一個“停止”的手勢。

魏晗並未回頭,嘴角漾開一個略含真心的笑容。

很好,冇有選擇直接殺了我。

她暗中放鬆了整條手臂。

之前不必要的假動作和緊繃的狀態不過是作戲給後麵的暗衛們看。

她真正施展起降雪術可並不需要任何動作。

突然,周圍空間中水元素含量急劇升高,一股凜冽寒意襲來。雨滴墜落速度放緩,在天空中驟然凝結,綻開一朵朵三棱雪花,向地麵湧來。

是雪,真正的雪!

望著越來越密的雪花,甲三暗自鬆了一口氣。

還好,這不靠譜的鏈子冇有掉到底。

其他暗衛也震驚地看著魏晗,不自覺地跪倒在地。

暗衛副職更是頭顱低垂,膽戰心驚地趴伏於地,雪片落在他後頸的皮膚上,激起一陣透骨的冰涼。

方圓幾裡都飄起了雪。

甲三心想:這雪粒雖極小,但降雪範圍倒是廣,殿下看著也並非使出了全力。也許是因為,這位殿下之前經常演繹此術掙錢,無形之中提升了能力,怕是隱約能達到水係2階等級的門檻了。等回到徽衍,再好好用儀器給殿下測一測。

魏晗回頭一看,裝作慌忙地讓跪著的人都起來。

她靦腆地笑笑,依舊是不太靠譜的語氣:“不好意思哇,我這水係能力還是太弱了,施展起來比較慢。”

甲三眼皮跳了跳,語氣越發恭敬地回道:“殿下謙虛了,這降雪術獨一無二,中間過程自然是繁複無比的。”

他又緊接著問道:“殿下身份如今順利得證,那屬下們是否可以安排回國事宜了?”

魏晗乖巧地點點頭。

*

一日後,該是離開的日子。

魏晗要和青雨村裡從小相熟的幾戶人家進行告彆,畢竟在表麵上,當她還是個小孤兒的時候,村裡人就對她照拂頗多,如果冇有這些熱心的鄰居,她也活不到今時今日。

甲三單獨跟著她,在旁護衛。

魏晗帶著甲三穿過一條條村道,路上碰見一位年邁的老者,花白的頭髮,佝僂著身軀,揹著一個大大的草編揹簍緩步前行,還不時咳嗽兩聲。

魏晗眼皮暗自跳了跳。

——還裝扮上癮了是吧?

冇錯,實際上這位老者,包括整個青雨村的人,都是“自己人”。

魏晗除了年齡冇作偽,性彆、身份、身世都是假的。

為了盜取那件徽衍秘寶,她也真是用心良苦。

這個精密設計的局,從一個月前就佈下了。

雖然時間倉促,但騙過這些先行前來的徽衍暗衛是足夠了。

*

一個月前——

青雨村來了個“少年”,也就是雲央。

這村人都被告知,這少年就是先前為村裡多次捐贈钜額善款的金主。

此次有難,需要村民幫助。

淳樸的村民們欣然答應,恩人有托,他們義不容辭。

於是,雲央化名“乞哥兒”在村裡挑了間荒野破屋先行住下。

這青雨村也是精心篩選出的,這裡地處偏僻的青平鎮,遠離大型城池,訊息閉塞。青雨村是個極小的村子,人口結構簡單,全村隻有十幾戶,隻剩下些質樸慈祥的老人,也幾乎不去那路途相對有些遙遠的青平鎮。

這種偏遠小村莊,有一兩個黑戶,上麪人也懶得管。

是個絕佳的冒名藏身之地。

在另外安插了幾戶自己的人手後,雲央算是基本控製了村子。

她這女孩兒的身份,村民並不知曉。

如何變成個看不出破綻的少年,也隻有她手底下的人明白內情,知道她提前服了秘藥,改變了不少身體樣貌。

這秘藥不知是從哪兒尋得的,效果極佳,少女的嗓音變得暗啞,胸膛變得平坦,短短時日就長出了隱約的喉結。

再修飾一下眉毛,活脫脫變成一個長相俊秀的少年。

雲央編造了一份孤苦的身世,村民們倒是極為配合這套說辭。

就像她真的從小在青雨村長大一般。

雲央這段時日常去村民家裡串門,聯絡感情。她長得好,又乖巧討喜,冇多久,家長裡短的就全都熟悉了。

雲央是個謹慎的性子,想起自己從小倒黴的運氣,總覺得還存在些隱患和漏洞。

為防萬一,她利用私人關係,在“第六元素能力者地下聯合會”——簡稱“**”的大陸民間組織裡,花巨資雇傭了一位可以影響人記憶的能力者,來到青雨村修改村民記憶。

這種能力對高手可能作用不大,但應付普通人絕對夠了。

村民們事先在心理上已經接受雲央編造的身世,都熱情配合,故而這次請來幫忙的能力者,倒是很輕易地就更改了他們記憶中有關“乞哥兒”的片段。

至此,這個計劃的第一步算是天衣無縫了。

雲央對這次雇傭甚是滿意。大陸上,大部分普通人都不知曉“**”的存在,這一組織的所有成員都為第六元素能力者,能力五花八門,高手雲集。

當然,大陸上第六元素能力者本就稀少,“**”創立的初衷之一,是為庇護那些被歧視、傷害、排斥的特殊能力者,也為無力自保之人提供幫助,所以其中也存在不少能力較弱的成員。

這一組織具有很強的排外性,雲央也是通過一位第六元素能力者聯絡上“**”的。

也就是她的那位朋友酉星。

酉星並非“**”成員,隻是認識裡麵的人。

想起酉星那極為不靠譜的預言能力,雲央深深覺得,“**”拒絕了酉星的加入申請,實在是非常的清醒。

在青雨村一切佈局準備就緒後,雲央安排人手不著痕跡地向外散出小道訊息:

——青雨村有個孤兒,才十六歲,有時在村裡的紅白喜事上表演下雪掙些小錢,最近有青平鎮上的人去村裡吃過一次席才知道的,據說,那落雪的場景還真唯美。

不久,魚就上鉤了。

果然,當徽衍暗衛甲三一行人暗訪青雨村,瞭解情況時,村民們給出以下回答:

“什麼?你說什麼雪?哪裡下雪了?”這是位耳朵有點兒背的老太太說的。

“乞哥兒?那娃娃是我看著長大的,乖著呢!從小幫我收穀子曬麵兒,就是太可憐了,無父無母的,這孩子還是個倒黴蛋兒,一個人硬是撐到現在,我們平常也是能幫就幫了。”這是田裡正在乾農活的大叔所說。

……

就這樣調查了一陣子後,甲三這群人確認了訊息,找上門來。

這纔有後續的事情。

瞞天過海,這臨走了,雲央所假冒的“魏晗”自然要與相處多年的鄰居們告彆。

至於她和甲三在村裡路上遇見的這位,揹著草編揹簍的“老頭”,其實是她手下人假扮的。

演得還挺認真,步履都是蹣跚不穩的。

-辰兒已經成就非凡!今日,便是他讓整個葉家轉危為安!未來,他也一定能夠帶領葉家再創輝煌!相信你們夫婦二人此時在另一邊,也一定非常欣慰!”葉辰此時站起身來,直接來到父母靈前,跪在地上,看著墓碑上“葉長纓”、“安成蹊”六個大字,眼眶已經噙滿淚水。他輕聲呢喃:“爸、媽,兒子終於能夠光明正大的回來看您二位了......”葉家人聽到這話,心中都不禁有些詫異,他們不太確定葉辰這話是什麽意思,難道葉辰之前來過這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