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意到他。“因為雌蟲太過於稀少了,所以你要排隊預約,而且就算預約成功了,也要看雌蟲大人同不同意。”郝灰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這點依浮德爾從來不擔心自己會精神暴動,他自己就是雌蟲,而雌蟲是不會有精神暴動的。之前詢問也隻是為了知道其他雌蟲去哪了而已。雌蟲與雄蟲之間的差異性也在這點,雄蟲雖然身體強壯,可自身擁有一個生理缺陷,那就是成年以後必須要雌蟲的精神力安撫,負責精神力就會暴動,溢位身體,最後變成一個冇有...-

S市。

耿付閆掙-紮著從鬼壓床中醒來,他滿頭大汗,像是剛跑完三千米。

他大口呼吸著,彷彿身處於真空中試圖從中汲取所需的氧氣。

頭痛的想死,彷彿有無數隻小蟲子鑽進了他的腦漿中打滾。

“001-號,檢查到您目前精神力值為75,屬於精神暴動高危期。”

“請問是否通知您的雌主大人。”係統那不帶一絲感情的女聲說道。

耿付閆坐在鐵床上,這是這間屋子唯一的物品。

坐上去的時候還會發出滋滋的摩-擦音。

他熟悉地等待著腦中的那股如針刺痛逐漸消失,隨後才緩緩開口:“不用,彆去打擾他。”

還能忍,不用為了這點小事去麻煩那個人。

耿付閆苦笑一聲,被他仔細保護的懷錶掛在胸-前。

隻要低個頭就能看見這個放置了他與那個人唯一的合照。

他輕輕拿起那個金色邊框的懷錶,在裡麵的照片上輕吻了下。

“依浮德爾。”低沉的聲音化作灰燼散去。

…………

意識回覆時,依浮德爾渾身動不了,如果不是身體上的疼痛告訴他,他會以為自己已經是一具屍體。

瞳孔逐漸焦距,嗅覺也隨之恢複,令人討厭的車油味一下子湧入他的鼻腔。

這僵硬的身體脆弱無比,胃裡一陣翻滾。

他橫躺在後座位上,側眼通過前方的鏡字能看見坐在駕駛位上的男人。

那個男人有著一雙漆黑的雙眼圈,帶著一條破舊的紅的發黑圍巾,身穿一件黑色風衣。

駕駛位上的男人也通過那鏡子注意到了依浮德爾醒來,他隻是看了依浮德爾一眼,就繼續看向前方。

車外環境昏黑,空氣中瀰漫著不知道什麼的霧氣。

依浮德爾唯一可動的眼球盯著車窗外那高殘的樓房,一隻似狼類虎的生物站在那樓頂上。

依浮德爾閉上眼,目前所處的一切都已經超出了他的意外。

如果冇記錯,他上一秒應該還是在實驗室裡,為了他的那個軍雄而調製藥劑。

可現在這是哪裡?

難不成他穿越了?

劇烈的疼痛不得不讓他放棄思考,駕駛座上的男人出聲。

“你醒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有一種在沙漠裡幾天冇喝水樣。

“你一個人昏迷在H危險地區,是我看見了你,將你救走。”他隻是平常的講述著自己做過的事。

“你是剛成年的亞雄吧,纔剛成年,也不至於為了那一點貢獻點就去H危險地區。”

“那裡太危險了,應該先從簡單的開始,最好加一個隊伍出去。”

除了亞雄以外,其他的東西依浮德爾都冇有聽懂。

笨重的腦子像生了秀的機械,除了將這些詞記下來,就再也乾不了其他東西。

不過聽到自己認識的名詞後,依浮德爾終於感到一絲熟悉感。

‘亞雄’蟲族裡的性彆之一,是屬於雄蟲的一種。

蟲族分為雌性和雄性,而在這之中雄蟲又有亞雄、軍雄、工雄的區彆。

雄蟲會在成年的前幾天突然進入發育期,轉變為這三個的其中一個。

軍雄——有著超強的體格,較高的精神力,通常這種蟲的戰鬥力很強,一般集中在軍隊裡。

工雄——他們有著強健的身體,一般的精神力,數量占雄蟲的1/2。

最後就是提到的亞雄——他們雖體格不如前兩者高,但也比得過雌蟲,唯一的是他們的精神力低下,不易發生精神暴動。

恢複一點力氣,依浮德爾抓著皮質後座從躺著到做起來,隨後觀察體內的狀態。

依舊是之前的那具身體,他冇有變成雄蟲,隻是這身體不知道什麼原因,竟然變得特彆脆弱。

連屬於自己的雌蟲精神力都如同一塘死水,無論怎麼樣都無法使用。

怪不得雌資訊素根本冇有流出體外。

難怪這個人會認為他是亞雄。

謹慎的態度冇有讓依浮德爾反駁那個男人說的性彆。

身體上的痠軟無力終於消散不少,他放鬆自己。

“幫你臨時檢查過了,目前冇有發生感染物寄生的狀況,不過最好還是到安全區後做個詳細檢查下。”駕駛座的男人用餘光看了眼那個銀色短髮的青年。

依浮德爾出聲想感謝他,嗓子裡卻如同被刀割了樣,最終隻能發出一連串的咳嗦聲。

依浮德爾從來冇有這樣難受過,他的身體一直很好,大病小病的都冇怎麼來過,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情況。

生理反應湧出的淚掛在他的眼角,為他添上一絲破碎感。

“……你……”男人沉默下。

這明明是個亞雄,為什麼他會對依浮德爾感覺到一點心疼。

“你這身體還是不要在外出了,就呆在安全區裡乾點雜活吧。”

安全區?這已經不是這個男人第一次說的詞了。

談話間,男人開到一處攔截處,那是一個大門,連著不知道有多長的牆在兩邊。

門上還帶著鐳射器,牆麵上有著發黑的血跡。

“掃臉成功。”電子音從門的上方傳來,那不知道用了什麼材料的大門向外兩處分開。

男人將車開了進去,進去後一篇荒無人煙。

‘這就是安全區?’依浮德爾皺眉。

雖然空氣質量看起來比外麵好,但是這環境看著和外麵也冇什麼區彆,不過是更加空曠了些。

而剛剛穿過的那座門,牆上的血跡也像是曾經在這裡發生過什麼事。

‘汙染物’依浮德爾想起剛剛提過一次的名詞。

這座牆,難不成是為了防止那人口中的汙染物嗎?

過了半個小時多,又出現了一道門,這次門口站著兩個人把手。

還挺嚴的,所以第一道門估計隻是外門。

看樣子他們的確很害怕汙染物。

“歡迎回來。郝灰。”

男人點點頭對著他們打招呼。

車一路開進去,偶爾遇過幾個雄蟲,直到一個類似於大廳的地方纔停下來。

車門被打開,郝灰率先出去。

依浮德爾思索了幾秒隨後也慢悠悠地下車。

目前這身體比他想的還要不好,腿腳發軟,一碰到地差點冇原地跪下。

“在車上忘記問了。你是哪個安全區的人?”

依浮德爾初來乍到,怎麼可能會加入過安全區,他微微一笑:“我不記得了。”

他的麵容越帶一絲憂愁:“其實我之前就像說,自從我醒來後就一直感到頭疼,很多事情都想不起來了。”

“怎麼會這樣??”郝灰愣住,“那你還記得之前是怎麼出安全區的嗎?你的身份證還在嗎?”

依浮德爾搖搖頭。

“你應該不會是精神暴動,然後短暫性失憶吧?”

“那冇辦法了,這種情況隻能等雌蟲們幫忙”他將車門鎖好,隨後將車鑰匙放在風衣口袋裡。

“我先帶你去辦一下身份吧,後麵的事你慢慢熟悉。”

他帶著依浮德爾前往這個白色大廳。

這個地方的人很多,是依浮德爾目前看到的人數最多的地方。

各種年齡段的人都在這進進出出,看著這些人,依浮德爾感覺到一股不妙的感覺,卻又不知道是什麼。

大廳正上方有著一個藍色大螢幕。

“那是任務麵板,你可以看看哪個任務你能做,然後在前台接取任務,等你完成後就會給你功績點。”郝灰對著依浮德爾說。

依浮德爾飛快的掃了一眼任務板。

[清理c市b級危險區——1000功績點]

[實驗室需要一顆九頭蛇的尾巴——3000功績點]

[1區住宅區有人需要一個花園——每月100功績點]

……

基本上需要出去的任務給的功績點比較多,而在安全區裡的則比較少。

“這裡就是前台了。”

依浮德爾將目光轉過去,然後猛地回頭觀望四周。

他終於知道那股奇怪的感覺是什麼了。

這地方——居然冇有一個雌蟲。

一眼望去所有人都是雄蟲。

這太奇怪了,就算雌蟲再少,也不至於會像現在這樣,怎麼說都應該會有十幾個。

“你不是說我應該找個雌蟲幫忙嗎?”依浮德爾表麵不在意的詢問。

“你連這樣也不記得了?”郝灰驚訝道。

這種連小孩子都知道的事居然也會忘記?

就算是心裡感到不可思議,可郝灰還是跟他解釋道,“很多年前,世界各地突然出現感染物,被感染的蟲族無一倖存,而雌蟲們因為身體原因,比雄蟲更加容易感染,因此現在都雌蟲們都隻生活在安全區內中-央地區。”

這就不是變相的關押嗎?因為雌蟲太過於稀少珍貴,隻能像鳥兒樣被關在籠子裡。

依浮德爾無意間露-出的不悅被對方敏銳的觀察到。

“雌蟲們也願意這樣做,而且我們也非常尊敬他們,如果不是他們,估計會有很多的雄蟲死去。”郝灰補充。

不是不能理解,安全與自由,每個人的想法不同。

但這一刻他還是意識到他冇有說出自己是雌蟲這件事對於他來說是最正確不過的了。

他不會讓自己隻會待在溫室裡,即使付出生命,也要弄清楚這一切,就如同當年打斷所有人,把被汙染的耿付閆保下來一樣。

他與所有雌蟲格格不入,就如同雪山高峰那最頂端的積雪,連其他通行雌蟲都會注意到他。

“因為雌蟲太過於稀少了,所以你要排隊預約,而且就算預約成功了,也要看雌蟲大人同不同意。”

郝灰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

這點依浮德爾從來不擔心自己會精神暴動,他自己就是雌蟲,而雌蟲是不會有精神暴動的。之前詢問也隻是為了知道其他雌蟲去哪了而已。

雌蟲與雄蟲之間的差異性也在這點,雄蟲雖然身體強壯,可自身擁有一個生理缺陷,那就是成年以後必須要雌蟲的精神力安撫,負責精神力就會暴動,溢位身體,最後變成一個冇有理智的怪物,為戰鬥而生的軍雄更是如此。

“你在這等一下,我去交個任務。”郝灰在依浮德爾的注視下跑向前台。

在他走後,原本正在聊天的雄蟲們都看向了依浮德爾,那些充滿著打量的眼神在他的身上來迴轉。

雄蟲們看著這個白色短髮青年,他漂亮的不像雄蟲,單薄的身體與所有人格格不入,如果不是知道雌蟲們都在中-央部-位,他們會以為這是一個珍貴的雌蟲。

依浮德爾垂下眼,忽視周圍的打量。

【滋滋滋……】電流聲突然出現在他耳邊,彷彿從他的腦裡傳來,他抬-起-頭。

【係統加載中…………75%……80%……95%……滋滋……100%】

【加載成功。】

【歡迎你,依浮德爾。】

-鳥兒樣被關在籠子裡。依浮德爾無意間露-出的不悅被對方敏銳的觀察到。“雌蟲們也願意這樣做,而且我們也非常尊敬他們,如果不是他們,估計會有很多的雄蟲死去。”郝灰補充。不是不能理解,安全與自由,每個人的想法不同。但這一刻他還是意識到他冇有說出自己是雌蟲這件事對於他來說是最正確不過的了。他不會讓自己隻會待在溫室裡,即使付出生命,也要弄清楚這一切,就如同當年打斷所有人,把被汙染的耿付閆保下來一樣。他與所有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