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前夕

26

白色的纖,反手扔進了火爐中。天,要變了。南陽城外。耳畔是撕扯著的雨聲,甚是掩蓋住騎馬的嘶吼與刀槍的轟鳴。李常俞在那些異樣的動靜到來的瞬間,就認清了要害與那不可控的結局——大雨傾盆,馬蹄失守,墜懸無蹤。再者,他的後背不禁爬上了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敵人的精心佈局也預兆著自己身邊人的底細不清。冇時間思考了。他抽出側刃跳出馬車,卻發覺敵人根本不是藩鎮禁軍,肅殺的氣勢更像是死侍。死侍......縱是他這一...-

寒鴉掠過。“吱——”門被輕輕推開。黑色的身影警惕地環顧四周,而後掩門而入。

“主上,養心殿已經不給閒雜人員進出入了。”

“嗬,看來藥效發作了,老皇帝要不行了。”

李盛祁在案前蔑笑一聲,“還想把我矇在鼓裏呢。他馬上就會發現,自己傾心立下的儲君,在黃泉邊已經先行一步了。”

“不過,”李盛祁執筆磨勘,在慘白的宣紙上落下一筆,“彆忘了老規矩,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他低頭注視著墨色逐漸吞噬白色的纖,反手扔進了火爐中。

天,要變了。

南陽城外。

耳畔是撕扯著的雨聲,甚是掩蓋住騎馬的嘶吼與刀槍的轟鳴。李常俞在那些異樣的動靜到來的瞬間,就認清了要害與那不可控的結局——大雨傾盆,馬蹄失守,墜懸無蹤。再者,他的後背不禁爬上了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敵人的精心佈局也預兆著自己身邊人的底細不清。

冇時間思考了。他抽出側刃跳出馬車,卻發覺敵人根本不是藩鎮禁軍,肅殺的氣勢更像是死侍。

死侍......縱是他這一路西行的護衛,也不一定是這群人的對手。更何況,他眯眼環顧,他身邊的人也不知是敵是友。

生死懸殊,就在一念之間。他的應激反應遠比近處的刀刃快,隻是不知自己能撐多久。火光在墨色中燃燒著。咫尺的灼熱卻讓他愈發寒冷。血與刃牽扯著他一點點墜入自己過去的夢魘中。

頭好痛。

“殿下!”

他的視線逐漸模糊不清。也分不清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汗水,身側被濺上的是泥水還是血水

近身護衛緊貼著他擋過了死侍的一刀。恍惚中他瞥到那內繡的紋路有些眼熟,卻又暫時想不起來那主人的歸屬。

是誰這麼恨他?

劍刃在一步步逼迫他們後退。而由於數量上被壓製,他們漸漸被包圍。

雨,像多年前那個夜晚一樣下的很大。過去和現在從未如此痛苦地纏繞在一起。

身旁的侍衛倒下了。他感覺有異物刺到他的體內,刺痛他身體內唯一的熱流。

幻覺霸占了他的視線。他看見母親在他麵前飲鳩倒下,他也跟著無力地癱倒在地。

她的嘴唇還在低語,她要說話嗎?他想仔細傾聽,可身側過於嘈雜,人聲鼎沸,還夾雜著馬蹄聲。

馬蹄聲?他從幻覺中緩緩抬頭,竟驚奇地發覺一群新的身影包裹住了他們。而原本威脅著他的死侍,竟是一個個地倒下。

我,被救了?

好黑,什麼都看不見。他在血泊中吃力地咳嗽。血絲的味道在嘴中氤氳開來。

“你們…你們是誰?”

為首的人放下劍,蹲在他麵前,低著頭道:“怎麼,不記得我了?”

一束火把照在來人的麵頰上。他對著那雙桀驁的眼,遲鈍了些許。

對方一聲輕蔑的笑打破了這份寧靜。

侍衛走向那人,低語:“郡主,剩下的死侍都咬舌自儘了。”

“好,我知道了。”繼而,他望向李常俞,開口道:“景司郡郡主,晏華。”

他冷冷地看著仍拘泥在血泊裡的身軀,“李常俞已經死了。”那時黑夜中一顆明星還亮著,他便接續,“你以後就叫白榆。”

可那個身軀在血泊中一直下墜,下墜…倏地沉沉昏去。

“嘖,怎麼這麼弱不禁風。”

語畢,黑色的身影便護住白榆,寬大的懷中落入了血淋淋的身軀。

“處理好這裡。”他對身邊的護衛說,回眸看向另一車護衛,“回城。”

-行的護衛,也不一定是這群人的對手。更何況,他眯眼環顧,他身邊的人也不知是敵是友。生死懸殊,就在一念之間。他的應激反應遠比近處的刀刃快,隻是不知自己能撐多久。火光在墨色中燃燒著。咫尺的灼熱卻讓他愈發寒冷。血與刃牽扯著他一點點墜入自己過去的夢魘中。頭好痛。“殿下!”他的視線逐漸模糊不清。也分不清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汗水,身側被濺上的是泥水還是血水近身護衛緊貼著他擋過了死侍的一刀。恍惚中他瞥到那內繡的紋路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