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張 遲到

26

[噠哥你在哪裡?][哥!出來回個訊息好嗎?彆當死人!][噠哥,你在哪裡?不是說好走的嗎?你人讓狗吃了?][(發出尖銳爆鳴)(變成猴子去原始森林盪鞦韆)]褲帶裡的手機滴滴作響,5分鐘後沈懿彎腰謝幕,他才向教室走去,打開手機才記起來蔣飛還在等他,才著急忙慌地給他發訊息:[抱歉剛纔走神了,你在哪我過來。]剛發完訊息就看見站在陰涼處氣沖沖的蔣飛,他抬腳走到陰涼處“噠哥,你去乾嘛了?和老師交流感情嗎?”他雙...-

“你說說這是你第幾次上學遲到了,還打耳釘,你還有冇有個學生樣?”

陽光和煦,少年靠著牆站著,一位比他矮了將近一個頭的女教師站在他麵前罵罵咧咧,時不時噴出點唾沫星子,罵累了就單手叉腰休息一下。

“拜托這多酷,我消了一個處分了,你把我告政教處也冇用。”

輕車熟路的樣子,懟老師已經不下10次了,此時本應該寂靜無聲的時候,穿出了沉默的吱吱聲,老師看見來人,馬上變臉朝來人走去,開口就一句:

“沈懿同學,這是你的月考試卷,我拿去列印給我們班的同學看了,思路清晰,作文也寫得很好,也希望下次你能考取更好的成績……”

接著他們聊了很久,少年摳手亂晃,發呆都乾完了,聽他倆畢恭畢敬地講話,聽煩了,實在冇什麼事情可做,不耐煩地開口:

“倆大神要交流感情請不要在我麵前交流好嗎?”語氣跟他倆欠了他200w似的

“許言卿你遲到還有理了?這位大神聽過嗎?”老師大拇指指向那位她口中的學霸:“高二的學生沈懿,年級第一,總分就冇下過690!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又是那幾句重複的話,講過來講過去,許言卿一直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再叭叭要去吃早餐了,少說倆句廢話OK?反正我又聽不進,你那次見我聽進去過?”說完還不忘翻個白眼。

“我發現你最近和老師說話的態度越來越不端正了,小心我把你告到政教處去!”老師說完還指了一下政教處的位置。

“你告唄,誰告得過你喲,反正我處分前天就消了。”

“你…算了算了,你先回去吧,你是冇辦法管了。”老師扶了一下頭揮揮手讓他走了。

許言卿走進高一(3)班的門,徑直走向最後一排專屬於他的獨坐,這節早自習是“劉姥姥”的課,他的課出名的隨心所欲,想怎麼搞隨你便,隻要彆太過分就行其他的無所謂,他索性拿出手機回資訊,第一條就是蔣飛的

[哥!哥!你今天咋又遲到了?]

[不是噠哥,班主任我早不怕了好嗎?]

看到這條訊息他本身是不想回的,但想到不回下課他可能像一隻剛從熱帶雨林裡出來的猴子一樣爬到他桌旁質問他為什麼不回訊息

[行了,哥我也真是佩服你,今早有開學典禮,我也真是服了開學第一天不開,非得在開學一週後纔開,無語這所學校了,開學典禮你曠不曠?你曠我就曠。]

說真的,看到這條訊息許言卿也是真服了,他和蔣飛自初中以來就一直是同班同學,這種基本的問題還要問嗎———當然是不去了,就算被老師強行抓去開,不出半小時肯定離場。

[曠的,主要那婆娘不盯著我,不出10分鐘絕對溜,走的時候我叫你]

早飯後就是開學典禮,陽光直曬,30點2攝氏度,對於他這種非常怕曬的人簡直就是地獄挑戰

“親愛的同學們,老師們,經過2個月的暑假生活,你們也成功換了一所新學校,我們學校要感謝在坐的每一位同學……”老套的校長代表講話,待會肯定又是學生代表講話,待待會又是主任的激情演講。

10分鐘後,許言卿頭上已經有了一層細細的汗珠,校長的講話也到了結尾修飾,他不耐煩地掏出手機給蔣飛發訊息

[噠哥,走了嗎?我受不了了!]

[走走走!速度走,我也受不了了,這太陽不曬死我心裡不踏實!]

“下麵有請高二優秀學生代表沈懿上台發言。”

沈懿走上主席台開始了他的演講:“今天我要演講的主題是……”少年眉眼深邃,骨節分明的手輕輕地抓著一小截話筒,下麵是全校的學生老師甚至還有些家長,但他臉上還是冇有任何表情,嘴唇隨著吐出的字音變換。

啥玩意?許言卿看了眼主席台上演講的少年,vocal,非得在他即將要走的時候給他來個suprise,這下他徹底走不動道了,這要不是他哥哥也是他暗戀的人,他下一秒就走了校長來都拉不住。

他靜靜地看著主席台上的人,而另一邊的蔣飛已經急跳腳了:

[噠哥你在哪裡?]

[哥!出來回個訊息好嗎?彆當死人!]

[噠哥,你在哪裡?不是說好走的嗎?你人讓狗吃了?]

[(發出尖銳爆鳴)(變成猴子去原始森林盪鞦韆)]

褲帶裡的手機滴滴作響,5分鐘後沈懿彎腰謝幕,他才向教室走去,打開手機才記起來蔣飛還在等他,才著急忙慌地給他發訊息:

[抱歉剛纔走神了,你在哪我過來。]

剛發完訊息就看見站在陰涼處氣沖沖的蔣飛,他抬腳走到陰涼處

“噠哥,你去乾嘛了?和老師交流感情嗎?”他雙手環抱住胸,表情一臉不服氣

“冇有,單純有事忘了……”這話他說的是真心虛

“你猜我信嗎?做為初高中同學我能不瞭解你嗎?平時不出5分鐘甩頭走人。冬天的理由是:太冷了,回去吧,夏天的理由要麼是:這主任的頭禿成這b樣,在看我頭都要成這副樣子了,走。要麼是:這太陽和我有仇,撤吧……”說這話的時候眼裡的仇恨更深了

“這不是單純有事嘛,哎呀好兄弟原諒我一下啦,走走走去網吧去……”說著就拉起蔣飛的衣袖跑到牆邊

“e…怎麼過去…”他話還冇說完隻聽很小的砰聲,許言卿已經到了他對麵,他朝蔣飛揮揮手:

“這牆這麼矮你不會翻不過來吧?你先助跑再踩著那塊最高的石頭翻過來。”

5分鐘後,蔣飛終於翻了過來,一下來就坐在地上像個小孩子:

“不是噠哥,這牆這麼高,你告訴我很矮,我試了將近10次!”

許言卿捂嘴笑起來:“彆這麼矯揉造作得像個娘們似的。”

“你纔像個娘們!就你有身高優勢唄,就你愛欺負人!”

“好了,我們得快點了,待會就冇時間玩了……”說著就拉著他走了。

他們去的是一家黑網吧,老闆是一位大叔,開網吧8年多了,經常和德雅中學還有思遠中學的小混混打在一片,這家網吧位置隱蔽一般不會有老師來查,所以許言卿上網吧的首選肯定就是這家,它在3樓,要走一個豬肝色的鐵質樓梯,走上去嘎吱嘎吱響,2樓是出租的門店,暫時還冇有租客,他們上樓梯到二樓時煙霧繚繞,幾個小混混坐在地上抽菸,2個人坐著,4個人站著,其中幾個還是黃毛,手臂上還有紋身。

蔣飛很少見到這樣的混混,哆嗦地站在了許言卿旁邊,靠近他耳邊小聲說:

“vocal,現在小混混都這麼猛的了嗎?直接坐在這裡抽菸?”

一個小混混把抽完的煙掐滅,大聲喊道:“議論個什麼,我抽個煙挨著你了?”說完還把菸頭扔向了蔣飛。

許言卿當然看得出來這哥是領頭的,自然不好惹,但…

“你身上鑲金子了,不讓說倆句啊?strong哥。”

這下那領頭的是徹底炸毛了,頓時站起來走到許言卿麵前:

“看你這小臉白淨成這樣,不像混的呀,叫聲傑哥,以後我罩著你啊。”說著就想把手往許言卿身上搭,被他一把抓住。

“你冇事吧?我不像混的?翻牆逃學曠課打架我哪樣冇乾過就在這亂叫,少說倆句話可以保命!”他鬆開“傑哥”的手。

傑哥似乎冇料到他會拒絕,這下他徹底炸毛了:

“你認識我是誰嗎?思遠中學傑逆!”

“哦,冇聽說過這號人,哪來的阿貓阿狗?”許言卿的話裡帶著絲挑釁。

“你找死嗎?打一架決勝負!”說著就揚起拳頭作勢要打他,結果許言卿眼睛都冇眨一下,反手把他叩住。

“不是你虛成這b樣還跟我打架?難不成來訛醫藥費?”傑逆的額頭差一丁點磕到樓梯,他兄弟們見他被叩住,就想上來幫忙,許言卿一用力,把傑逆甩下樓梯,他趴在地上,他的小弟們急忙看傑逆的傷勢,4個小弟忙衝上來跟許言卿對峙。

10分鐘後,所有小弟被打倒在地,1

v

6完勝,蔣飛早就不知道去哪逃命了,突然卡擦一聲,他轉過頭看見幾個穿著德雅中學校服的幾個女生舉著手機在拍他。

那幾個女生像幾隻受驚的小鳥,連忙跑下樓,許言卿想:

“不是幾位噠姐,我有這麼值得害怕嗎?”

9點30分,這個點他們已經開完典禮了,遇到這些人真晦氣,連玩的時間都冇了,服了,他往學校走去,蔣飛已經翻過牆進學校了:

“蔣飛,你這麼膽小鬼嗎?就那幾個男的你也怕?”說著他也翻過牆。

蔣飛麵色慘白,有些瘮人,他淡淡開口:“你冇受傷吧?”

“跟他們打架不至於受傷,剛纔有幾個女的偷拍我打架,絕對要上貼吧,煩躁。”

他們走進禮堂,像倆老鼠一樣鑽進他們班的位置。

-他發訊息:[抱歉剛纔走神了,你在哪我過來。]剛發完訊息就看見站在陰涼處氣沖沖的蔣飛,他抬腳走到陰涼處“噠哥,你去乾嘛了?和老師交流感情嗎?”他雙手環抱住胸,表情一臉不服氣“冇有,單純有事忘了……”這話他說的是真心虛“你猜我信嗎?做為初高中同學我能不瞭解你嗎?平時不出5分鐘甩頭走人。冬天的理由是:太冷了,回去吧,夏天的理由要麼是:這主任的頭禿成這b樣,在看我頭都要成這副樣子了,走。要麼是:這太陽和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