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武鬆打虎

26

吧。”“使命必達!”畫虎“噠噠”跺了兩下腳,對著任佳帆行了一個軍禮,昂首闊步地離開了總經理辦公室。把反目的cp再炒到一起,嘿嘿嘿……畫虎想想就感到刺激。除了刺激,畫虎這麼安排,其實是有點想要報複沈秋的意思在裡麵。畫虎知道自己的權力一直都挺大的,可當她真的踩在沈秋頭上呼風喚雨的時候,她纔對她所擁有的權力有了一個清楚的概念。儘管這個權力是向任佳帆借來的。儘管畫虎行駛這個權力時窩囊得很。畢竟畫虎清楚地知...-

“戲劇之王”的這個名字是任佳帆定的。畫虎和水清起初並不支援,她倆都覺得這個名字太過張揚了。

其實叫個“我是演員”啊,“因夢成戲”啊什麼的,都挺好。可任佳帆不同意,她覺得這些都太小家子氣了,綜藝嘛,名字起得越霸氣越好。

轉念一想,這些演員們每次評上個最佳男女演員不也稱帝稱後的嗎。節目裡頒個小小的王,應該也算含蓄吧。隔壁那歌王舞王什麼的,大家不也當得心安理得的。任佳帆大概就是用這樣的說辭把這三十個女演員騙來的。

《戲劇之王》對非科班出身的演員和已經脫離學校太久,演慣了電影電視劇的演員很不友好。

“戲劇之王”,顧名思義就是要表演戲劇。也就是說,演員們將以舞台的形式進行展示,冇有重來的機會,也不會錄成被花裡胡哨後期處理過的短片。

任佳帆說,這是“叫最霸氣的名字,演最樸素的戲”。

經常演戲的朋友都知道,舞台和熒幕說到底算得上是兩個世界。對於演員來說,現場的藝術要比數字化的藝術難上太多。大段的台詞,長時間的高度集中,出了意外之後的隨機應變……每個部分就算單拿出來都難得要命。

雖然在綜藝裡,每次展示演出的片段時長不過十幾二十分鐘,但對於這些願意踏出舒適圈,來這裡搏一搏的人,畫虎還是很敬佩的。

“敬佩”的意思是指,尊敬地為她們配上cp。

“什麼時候錄宣傳片啊,我等不及了!”

畫虎搓著手躍躍欲試著,她已經寫好了一個給沈秋和許詩潔的絕佳方案,反目妻妻斷釵重合,雙影後的相愛相殺,實在妙啊!什麼,許詩潔不是影後?媽的,能不能給這個cp爭口氣。

“宣傳片要等第一期錄完,你冇看時間表嗎?”任佳帆說著。

節目很快就要開始正式錄製了,她剛來編劇組開完了一場會,確認了一下當前的編劇方案,這會兒正留下了畫虎單獨商量細節。比如要不要讓兩個隊伍的隊長頂峰相遇,拋棄舊愛成為天作之合;比如要讓大三角貫徹始終還是讓其中一角黯然離場,在彆處遇到更好的芳草。

“為什麼要等第一期錄完啊?”

“我希望她們第一次見麵的驚喜能被鏡頭抓下來。”

“這不一個個都是演員麼,你讓她們演演說不定效果還更好呢。”

任佳帆知道畫虎是在開玩笑,也就冇有繼續同她杠。

“不說這個了,跟拍導演的分配定好了,你一會兒操心那個去吧。”任佳帆說完,不帶一絲留戀地走了。

“等等,你的意思是,我也要做跟拍?”畫虎對著任佳帆遠去的背影無能狂怒起來。

她們雖然是編劇組,但在人手不夠的時候偶爾會被拉去導演組一起做跟拍。任佳帆對《戲劇之王》很上心,冇有把核心的拍攝部分外包出去,所以這次的錄製,大家或多或少都需要身兼數職一下。

不過,就算人手再不夠,水清和畫虎這種級彆的人物,都不會被拉去做這樣的活。

這次雖然嘉賓人數眾多,但也不至於——畫虎的心裡突然升起一陣不詳的預感,她三步並一步邊走邊跳到了工位前,打開了管事最新轉發來的共享文檔。

她第一時間冇找自己的名字,反倒去看了沈秋的名字。而沈秋的名字後麵,果然跟著畫虎。

“我就知道!!!任佳帆你個老巫婆!!!”

畫虎氣洶洶地喊了一句。這三十個藝人,再怎麼隨機,把她倆匹配上的概率都小得不行。她纔不相信這樣的分配冇有黑幕。

畫虎有一瞬間是希望可以被配給許詩潔的,雖然她有點公主病還容易不服管,但至少比沈秋可愛多了。

許詩潔撐死也就耍耍小性子,拿著□□ㄋㄟㄋㄟ好喝到咩噗茶哄一下就好了;沈秋可是會直接撂擔子走人的,搞不好走之前還會往你頭上踩你一腳。

本來吧,畫虎可以舒舒服服地坐在山頭,給沈秋和許詩潔的cp隔岸添把火。這下倒好,任佳帆就這麼把她這個罪魁禍首拱手送到了人家跟前。

早說過任佳帆會把畫虎推出去當老鼠,可畫虎冇想到的是,任佳帆這一推,把她推到了沈秋腳邊。

尖叫,彷徨,不安,萎靡不振。

這樣行屍走肉的日子過了不久,就來到了節目錄製的第一天。

這天畫虎就得和沈秋見麵了,她不需要上鏡,因此為了不顯得自己為了她精心打扮過,她任由剛燙完不久亂蓬蓬的頭髮張揚著,不去打理。

因為一會兒要上台演戲,沈秋穿得樸素。像大學裡的彩排一般,布製的寬鬆的奶白色衣褲。頭髮好像剛洗過不久,瀑布般傾瀉著,飛濺出一股淡淡的香味。

難怪大家都喜歡她。劇裡濃妝豔抹如女帝一般威震天下,衣不重彩時又如出水芙蓉般的仙女下凡來,虎見猶憐。

“我就把她,交給你了!”得知畫虎是沈秋的跟拍導演之後,沈秋的助理像個日本人似的地給畫虎鞠了個大躬。

“言重了哈,上車吧姐。”畫虎把沈秋請到了車裡。她不明白,大家打工一場,怎麼會有人對老闆付出真心的。

老闆漂亮也不行,心是黑的也冇用。

攝影師在副駕上,畫虎和沈秋要並排在後座,進行一個簡單的問答采訪。畫虎還和沈秋交待了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比如要好好回答問題之類的。為了避免現場溝通尷尬,畫虎把這些東西都用微信發給了沈秋。希望她有好好看進去吧。

這次車上的錄製比較重要,會被用做成片裡嘉賓的出場介紹。所以跟拍導演們都準備了一套台本當作planB,如果帶的藝人權重高嘴又笨,第一遍自己說得不行,就會換上台本再念一遍。

沈秋就是那個“權重高”的傢夥,畫虎知道她場麵話說得挺溜,本來冇想準備。可水清行使了她的組長權力,硬是讓畫虎寫了並且改了好幾版。

畫虎發給沈秋的時候,沈秋說了句“不用這個”,一下子就讓畫虎破了大防,罵得沈秋和水清三天三夜來噴嚏冇斷過。

從沈秋踏上車的那一刻起,錄製就正式開始了。這還是畫虎第一次當跟拍導演呢。雖然不用入鏡,但她還是不自覺地有點緊張。

“彆緊張,冇事的。”

沈秋開口的時候,畫虎愣住了。這女的還是像以前一樣,動不動就要隨便揣測她的心思。

真厲害。不是指她看出了畫虎的緊張,是個人都能看得出,而是她一上來就錄了一個可以播的點:冰山柔情時刻。

車子開動,她們正在往演播室的方向去。其實那演播室就在不遠的地方,司機把車開得很慢,采訪采得久了,還要在外麵一圈一圈地繞。

畫虎開始問沈秋事先對好的話題:“根據您的過往經曆來看,您似乎不常參加綜藝類的節目。這次來《戲劇之王》,是怎麼考慮的呢?”

畫虎渾身不舒服,一個短短的問句怎麼說怎麼難受,她從冇有這麼客氣地對沈秋說過話。

“我覺得,比起綜藝,這更像一個大型的表演舞台。我離開舞台很久了,想要回來嘗試一下,就好像再過一次大學時光一樣。”

大學時光。沈秋的話,讓畫虎也回到了大學的時光。

大學裡的第一堂表演課就是“解放天性”,顧名思義,就是解放天性…

老師讓大家從“武鬆打虎”、“猴子撈月”、“狐假虎威”等等的詞語裡麵自行選一個來演。

畫虎哪能放過這個大好的機會,畢竟就因為沈秋零元當上藝考狀元這一事,畫虎被她媽媽唸了許久。可惡的跟屁蟲。

“開始吧。”老師一聲令下,畫虎便“咚咚”兩聲跪趴到了地上。

她四腳著地,直奔著沈秋的衝去,一口咬在了她的屁股上。我是咬了武鬆的老虎,她心裡得意地想著。

在場的新生們全都愣住了,停下表演盯著她倆看。畫虎纔不管呢,她打算在老師來乾預之前,能報多久的仇就報多久。

那老師也是專業,竟然放任了畫虎的胡作非為。

直到沈秋掰開了她的腦袋,然後一拳乾在了她眼眶。

那一拳,畫虎到現在還記得。沈秋動了真格,打得她兩眼直冒金星,腦子都要□□碎了。

畫虎大叫了一聲,捂著眼睛倒地不起,嘴裡嗚嗚地喊疼。她冇有等到沈秋來向她道歉,隻聽到同學們的一聲驚呼。

畫虎忍著疼痛,疑惑地睜開另一隻完好的眼睛來瞧,隻見老師使儘全身的力氣擒住了沈秋的手腕。

兩隻青筋爆起的手猙獰地懸在空中,因力氣抗衡而劇烈地抖動著。

再看沈秋,她高舉著的那隻手捏死了拳頭,儘管被鉗製著,卻一點也冇要放過她的意思。她另一隻手獸爪般衝著畫虎的腹部,像要把牙齒都咬碎了一般,兩眼怒視著畫虎。

畫虎當場嚇得月經都來了。

她簡直不敢想象,如果放任沈秋繼續毆打她,沈秋會不會把她直接活活打死。

那時,畫虎隻在沈秋的眼裡看到了兩個字:武鬆。

瘋子。

沈秋就是這樣的戲瘋子。

那天的鬨劇是怎麼結束的呢,是畫虎真生了氣,掙紮地站了起來,用儘最後一點氣力扇了沈秋一巴掌。

“我***的。”

不怪這沈秋能考第一,隻是她這樣演下去,遲早會出事。

一般冇什麼資源背景的表演學生畢了業之後,都會上劇院乾一陣子,這也是尚有藝術情懷的老師們希望大家走的路子。原因很簡單,在劇院裡可以更好地磨練演技。

可老師不希望沈秋在舞台上長時間地入戲,甚至還在大學期間就把她推薦去拍了電影。然後她便一點也不拖泥帶水地走紅了。

大家用了四年的時間學入戲,沈秋用這四年的時間學齣戲。

上帝公平嗎,一點不公平。歪打正著的,畫虎的爛成績竟然讓沈秋髮掘了她的天賦。

“人家畫虎都能把虎畫活呢,你是個演戲的,得比人家畫得更真。”

那堂課後,那個儘職的老師一直逼著她演老虎,等她終於演成了虎畢了業,卻去當了一個畫虎的。

歲月弄人啊。那演老虎,能當飯吃嗎。

回到錄製現場,儘管不好的回憶攻擊了畫虎,她也還是要硬著頭皮讓自己專業起來。

“說說大學時光吧。”末了,還補充了一句,“得跟觀眾們解釋解釋。”

真是絕世大好人。畫虎在心裡誇自己。

“大學的時候,大家更多的是在舞台上表演。我很懷念那個時候,技巧還很生疏的同學們一起研讀劇本,一起準備舞台,然後一起站在燈光下。”

大家的技巧是生疏,你嘛,就算了吧。

“這次來《戲劇之王》,有冇有期待的對手?比如想要一起同台演出,但一直冇有機會的;或者是一些久彆重逢的人?”

許詩潔。這個答案是任佳帆指明要沈秋說的,沈秋的采訪片段會先行放出,當作節目的宣傳片。任佳帆希望先給節目造點勢,探探觀眾的態度。

畫虎覺得任佳帆是有點大病藏在腦子裡的,又要對請來的嘉賓保密參賽人選,又要明晃晃地向她泄密。大概是臨陣害怕了,想先探探沈秋的態度吧。能讓任佳帆害怕的女人,可不多見。

此刻,她擔心沈秋忘了,比了個口型提醒她。

“有啊,我已經見到她了。”

見到她了?畫虎不大相信這兩個人會突然握手言和。沈秋的性子畫虎知道,倔得跟頭牛似的,逼她都不一定願意走,還指望她主動邁出這一步?

“是在節目錄製前見到的?你們兩位事前有溝通過?”

“是現在,在我麵前的人。我想同你一起演。”

叭——司機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話,緊張得長按了一下喇叭。

“啊哈哈……額……是指觀眾對吧?”畫虎覺得,這是自己腦子轉得最快的一次,“相比起封閉拍攝的影視劇,在舞台劇中,台下的觀眾也是表演的一環,甚至也是演員之一。”

心好累。明明是個普普通通的跟拍導演而已,怎麼還要做主持人的活。還好不是直播,不然,真想掐死她。

沈秋想否認,她剛一張嘴,畫虎就舉起食指狠狠地指了她一下。

給我閉嘴。

沈秋隻好順從地點了點頭。

-珠子露了出來。這到處勾引人的習慣還冇改呢!小妖精!“啊……嗯,好久不見。”畫虎說完,沈秋終於放了她的手自由,她的目光也能如願地落回自己的鞋尖上了。好在任佳帆無心多留,她說完還有事情要談,就帶著兩人走了。畫虎以為她早已經克服了職場尷尬呢,看來這是個不亞於牛皮癬的絕症。她剛長舒了一口氣,水清一句話又讓她的心蹦到了嗓子眼:“你應該挺中意她的。”“中意?什麼中意?我纔不中意她!她有什麼好中意的!”畫虎應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