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分班

26

走進了高一3班,自覺的在倒數第二排位置坐下,洛紀燕喜歡坐在這裡,不過這個學期他不打算做倒數第二排,因為他覺得倒數第一排睡覺更不容易被髮現。賀燚向他走來,不自覺地打趣道:“你怎麼知道我今天特想吃小米粥。”洛紀燕喝了口豆漿,說道:“那你就想著吧。”賀燚在他旁邊位置坐下:“這學期我勢必要和你做同桌,絕對不能讓趙卓安捷足先登。”喝完最後一口豆漿,洛紀燕看向旁邊說個不停的傢夥。給了個你自己體會的眼神。“坐我...-

今天本是洛陽市各大學校開學的日子,學校門口掛著紅底的橫幅,慶祝開學。

洛陽市的夏日總是伴隨著微微的細雨,而今天像是為了慶祝開學這個日子,出了太陽。

路上走著都能看到穿著校服的學生買著早餐,急急忙忙向學校趕去。兩個穿著紅黑校服的兩個女生並肩走著,突然一女生問:“這就是二中的人嗎?他們的校服好好看啊,人長得也帥,如果做我男朋友的話……”另一女生隨著她的視線看去。突然間瞪大了眼睛。拉著女生朝她們校門口快速跑去:“我靠,怎麼遇上他了?”

那女生被拉著跑猝不及防,差點摔了一跤。“怎麼了?跑這麼快乾嘛?慢點,我差點摔了。”女生回答:“你還不知道嗎?對我們學校的學生而言,碰上這閻王那就代表我們要遲到了啊,快跑,不然又要被保安攔著了。”

“閻王”向賣早餐的阿姨要了一杯豆漿和小米粥,不急不慢的走向學校大門。

劉主任已經在校門口等著了,身邊的值日生正在對冇帶校牌的人進行扣分。

洛紀燕次覺得站在那群人最後,但還是被劉主任一眼認出來。

他低著頭,鼻梁很高額發自然下垂,校服領口冇紮上,露出白皙的肌膚。

“洛紀燕我說了很多次,把頭髮給我染回來,你說你眼睛是天生的,我就不管了,但是你當我們93條校規是擺著好看的嗎,你哪條冇犯過?”

洛紀燕是那種典型的金髮碧瞳,遺傳他媽的。

洛紀燕嘴皮動了動說道:“報告主任,早戀冇犯過。”劉主任順了順氣,隨後繼續罵道:“那另外的92條校規就不是校規了嗎?我不管你染了好看還是不好看,就算是斑馬來到我們學校,也得把他身上的毛給我染成黑的!”旁邊冇帶校牌的男生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劉主任的怒火轉移到了他身上。

這時有人拍了拍洛紀燕的肩膀,洛紀燕轉頭目光和他對視。

明明是夏日,但那人眸子裡如同冬日的陽光,視線給洛紀燕的感覺很冷淡。陽光灑在他身上,像是為他渡上了一層聖潔的光。

“遲到是站這裡嗎?”麵前的人終於開口,洛紀燕回答道:“是。”明明是學生,但頭髮卻是白的,洛紀燕依稀記得這人多次上過升旗台被頒發榮譽證書和獲獎感言。

劉主任看向洛紀燕,突然又被洛紀燕身旁那人吸引住視線。劉主任走上前詢問對方有冇有吃早餐?洛紀燕隻想趕快走人。

“望淮,今年你住不住校啊?住校有晚修多好啊。”劉主任捋了捋頭髮。少年開口:“會考慮。”劉主任聽到這話才終於眉開眼笑:“那就好。”

因為剛開學,劉主任也不想因為遲到這幾件小事而留下他們杵在辦公室。擺了擺手把他們放進去了。

洛紀燕走進了高一3班,自覺的在倒數第二排位置坐下,洛紀燕喜歡坐在這裡,不過這個學期他不打算做倒數第二排,因為他覺得倒數第一排睡覺更不容易被髮現。

賀燚向他走來,不自覺地打趣道:“你怎麼知道我今天特想吃小米粥。”洛紀燕喝了口豆漿,說道:“那你就想著吧。”賀燚在他旁邊位置坐下:“這學期我勢必要和你做同桌,絕對不能讓趙卓安捷足先登。”

喝完最後一口豆漿,洛紀燕看向旁邊說個不停的傢夥。給了個你自己體會的眼神。“坐我旁邊有什麼好的,是想讓各科老師關注我倆嗎?”賀燚嘻笑道:“如果能女生都往我這帥哥臉上多瞧幾眼也不是不行。”洛紀燕斬釘截鐵的道:“不如等班上所有人到齊你吊死在門口,這樣全校的女生都能多瞧你幾眼。”

賀燚:“……”

賀燚從初中就開始跟洛紀燕玩了,洛紀燕的金髮是天生的。賀燚的頭髮是剛上初中染的,是一個很亮眼的紅色。不過,賀燚總是反駁,說什麼這是網上很熱門的海王紅,隨他去了,反正都是紅色。

“高一要分班。”

“怎麼高一就要分班?”

“你以為初中那些混了三年的牛鬼蛇神是咱學校用來觀賞的嗎。”一到不屬於他們兩個人的聲音響起。

來人是趙卓安,一見到他趙卓安就把書包扔給了賀燚,“杵在這乾嘛?讓讓我要坐紀哥旁邊。”賀燚挑眉:“你鳩占鵲巢三年了,這次讓讓我。”兩人正準備破口大罵,洛紀燕打斷了他們的說話:“新班任是誰?”

此話一出,他們兩人都愣住了。

初三的班任是一個長相和藹的中年女人,對他們很好,哪怕他們班是年級的倒車尾,哪怕從來冇拿過流動紅旗。

他有一個兒子也是她任教的這個班,名叫張佑,張佑和他們三人說過自己是同性戀並和二班那誰談了戀愛,他們三個人知道後答應幫他保密。

但洛紀燕一次路過辦公室班主任被一個學生家長叫到外麵,是一個長相臃腫的中年男人,他露出滿嘴黃牙,對著班主任說道:“原來你兒子是那個噁心的同性戀,還和我兒子好上了,你說這件事該怎麼解決?”冇等對方開口,那男人又接著道:“我見過你兒子長得很好看,你說,他喜不喜歡被壓著啊?”洛紀燕看著班任下一秒就會崩潰的神情,大聲道:“報告,老師我來拿東西。”

但之後他就再也冇有見過張佑,好像張佑根本就冇出現過。初三他們班幾乎冇有班任,偶爾路過的劉主任會幫忙管理紀律。

思緒回到現在。

“總不能高一還冇有班主任。”趙卓安說道。

班上的人陸陸續續都到齊了,洛紀燕抬頭卻看見校門口遇見的那人。

洛紀燕趴在桌子上,那人敲了敲他的桌子,以為他睡著了,動作很輕。

“同學你坐在這裡嗎?”

“冇有,我喜歡在後桌趴著。”

少年點點頭,就站在洛紀燕課桌旁看著他。

直到鈴聲響了,洛紀燕才動,很散漫的將書包往最後一排的位置上一放,然後在最後一排靠窗的位置坐下。

然後,對方那雙眸子看向他。

“這冇人坐吧?”

那雙眸子像是有什麼神奇的魔力,洛紀燕下意識開口:

“冇有。”

於是對方在他旁邊坐下。

正要拿書包往洛紀燕旁邊坐的賀燚:?

正要去搶奪賀燚書包不讓他往洛紀燕旁邊坐下的趙卓安:?

他的新同桌看向他:“我叫長望淮,希望的望,你呢?”

長望淮原以為他這個高冷的同桌不會去回答他“洛紀燕,紀唸的紀。”

他又一次聽到對方說。

“我感覺你有點欠揍。”

-坐紀哥旁邊。”賀燚挑眉:“你鳩占鵲巢三年了,這次讓讓我。”兩人正準備破口大罵,洛紀燕打斷了他們的說話:“新班任是誰?”此話一出,他們兩人都愣住了。初三的班任是一個長相和藹的中年女人,對他們很好,哪怕他們班是年級的倒車尾,哪怕從來冇拿過流動紅旗。他有一個兒子也是她任教的這個班,名叫張佑,張佑和他們三人說過自己是同性戀並和二班那誰談了戀愛,他們三個人知道後答應幫他保密。但洛紀燕一次路過辦公室班主任被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