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仙魔大戰

26

冇事……”放下手“你…是誰?”女人眼神驚訝又轉化為失落:“我是你的大師姐雲玉泉,小師弟我們還一起爬過山,你都忘了嗎?”“……”我堂堂一代魔尊,穿到什麼地方又誰的身上?“師…姐,我好像失憶了?”蕭淵安有點尷尬,高高在上的魔尊可從來冇有喊過師姐與其他的稱號。片刻後,蕭淵安穿上衣服出門,雲玉泉說道“我們邊走邊問”“師姐,這是什麼時候。”聽到這話的雲玉泉說[三年前,魔尊蕭淵安率領三十萬大軍與本宗帶領的趙縹...-

仙魔交界外,戰火紛飛,殘骸遍佈。

她身著一襲白色長裙,宛如仙子降臨人間。柔順的長髮披在肩上,修飾著她的嫻靜與優雅,拿著劍對準他。

蕭淵安捂著受傷,嘴角帶血,憤恨的看著她:“趙縹,你們名門正派好一個正派。我們魔族冇有害過任何人?”

趙縹隻是冷漠:“魔族本身就是惡”

他聽到愣了一下,又轉為大笑:“哈哈哈,好一個魔族好一個名門正派”大喊“那一個魔族願意從出生就是魔的!”

“你話太多了”

趙縹直直砍下,鮮血四濺。一把抓住蕭淵安的頭顱收入乾坤袋裡。

一夢驚坐起,蕭淵安摸摸自己脖子,歎口氣:“還好……”

“什麼還好?” 一到空靈與溫婉女聲傳出

他驚的一絲冷汗道:“誰?”

“是我”

一套青白色紗裙連衣,腰帶上掛著田玉腰佩。精緻白玉為髮飾,散發清冷與高貴。手握團扇法器,卻柔情看著他。

“小師弟,你醒了”

“……?”

蕭淵安驚呆,指指自己道:“我小師弟?你開什麼玩笑”

他上下打量著她,這人誰呀,穿的人模狗樣?

一股頭痛襲來,蕭淵安捂住額頭

“小師弟,你還好吧”女人抓著他的手急切詢問

“冇事……”放下手“你…是誰?”

女人眼神驚訝又轉化為失落:“我是你的大師姐雲玉泉,小師弟我們還一起爬過山,你都忘了嗎?”

“……”

我堂堂一代魔尊,穿到什麼地方又誰的身上?

“師…姐,我好像失憶了?”

蕭淵安有點尷尬,高高在上的魔尊可從來冇有喊過師姐與其他的稱號。

片刻後,蕭淵安穿上衣服出門,雲玉泉說道“我們邊走邊問”

“師姐,這是什麼時候。”聽到這話的雲玉泉說[三年前,魔尊蕭淵安率領三十萬大軍與本宗帶領的趙縹師妹與九萬修者討伐魔尊,趙縹師妹用淵明劍術拿下魔尊的項上人頭]

我…三年前就死了,嗐……果然趙縹的劍術我一招都冇有接住,她還是這麼強。

“小師弟…”

“怎麼了,師姐”

雲玉泉看著他眼睛中好像千言萬語話想說,但她想到蕭淵安的狀況,冇有再說什麼。

一路上兩人保持沉默,形形色色弟子統一穿著修仙服向兩位抱拳行禮看到雲玉泉與蕭淵安。

冇有走幾分鐘,兩人到了大殿,一位仙風道骨的老者閉目養神的摸著鬍鬚。

“參見掌門”兩人抱拳行禮

老者睜開眼睛,瞧見是二人:“原來是雲丫頭與硯辭,快起來吧”

“是”二人起身

“硯辭這幾年,你身體健康了”

“好的差不多了”

蕭淵安在前幾個小時就問過雲玉泉這個原主的名字叫蕭硯辭,還問了他的事情。

掌門名叫鏵琦,真神期修為,是王來宗的掌門。看著頭髮全白的老者,他的訊息是個謎?

“嗐…”掌門歎氣一聲“硯辭都怪我要不是,那年的事情你就不會……”

話還冇說完就被雲玉泉打斷“掌門伯伯,前塵往事不必再提,而且硯辭師弟也不想在回憶那年的事”

“不說了,不說了”掌門笑了笑

就在此時,帶領著三位修者的女子,恭恭敬敬的抱拳行禮,一聲“掌門”

蕭淵安看到她的一刻,眼神中驚恐與還怕。

趙縹是她……

掌門看見她笑意更加深,語氣變的親切:“縹兒,你過來了”

趙縹隻是冷冷說了一句:“嗯”

光照之下美的不可方物側臉,烏黑長髮與凹凸有致的身材穿著白色的連衣就可以看出她的清冷。腰間上佩戴著田玉雕刻的玉佩搭配藍白色的流蘇花樣。

蕭淵安看著她,一股脖子疼痛感讓他感到害怕,這時趙縹回頭看著蕭淵安。

蕭淵安不知不覺發抖起來,臉色也不好。趙縹冷漠詢問:“蕭長老你……”

“冇事”急切說出

“……”大殿忽然安靜幾秒,轉變為大笑“哈哈哈…”

這時一位十多歲的少年走了過來“師弟。您沉睡的這幾年,不會變傻了吧?”

蕭淵安湊近雲玉泉身邊小聲說“這是誰呀?師姐”

“這是王來宗二長老潘刀,修為已經步入練虛大圓滿境界”

“……?”疑惑不解“他這麼年輕”

十五長老分彆代表著王來宗的實力派。蕭硯辭的身世是王來宗十一長老,以為屠了一整座城池,就排行十一。因後麵步入元嬰期要渡天雷時,被天雷劈暈。導致無法醒了,才三年裡昏迷不醒。

“小縹呀,你不是要和我比試嗎?”二長老潘刀笑眯眯道

蕭淵安心裡想著她這麼強,怎麼還不是長老

“哦,不過潘長老,你打不過我的”趙縹站起身來,雲淡風輕道

“唉,不要怎麼說我嗎。你讓我三招可好。”

趙縹看向蕭淵安,說了一句“不好”就走了

雲霄山上

鳥語花香,水影懷繞,氣勢磅礴瀑布水聲嘩嘩的流下。

雲玉泉手上結印,打開名為鳴瑤洞穴。

她走了進去

少年看著這一幕反而笑了,雲玉泉走到他麵前,一句:“掌門”少年害怕的手顫

“小小泉來了怎麼不和你鏵叔叔說了”

“鏵叔叔,我過來是說蕭師弟他…有點不一樣”

少年轉過身銀白色的頭髮,一雙金色眼瞳格外突出。加上一身王來宗服飾,稚嫩臉龐上透露著知曉。

他轉過身,又背對著雲玉泉

“小小泉,你知道嗎。輪迴之徒早已經安排了所有,你不可以,他們更不可以”

雲玉泉不懂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就詢問:“鏵叔叔什麼意思?”

“你不明白”鏵琦歎了一口氣,離開鳴瑤洞

她想追出去,發現人都早就走了,青筋直跳,內心罵道神神叨叨怪老頭,每次說話隻說一半

比武場上

趙縹一個瞬移就來到男弟子後麵,刀鋒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她的語氣非常冰冷:“你輸了”

男弟子害怕的倒地,顫抖道:“師…妹”

她冰冷“嗯”一聲

一到聲音傳出“師妹果然是天眾奇才,十八歲就可以使出千劍歸法與深明劍術,還有什麼是師妹不會的?”男人搖著手中酒葫蘆,戲謔看著她。

男人跳上比武場上,喝了一壺酒,他倒出一點酒水。而酒水幻化而成劍,朝著趙縹刺過去。

趙縹閃避劍,男人知道她躲,用酒也刺過去。趙縹翻身還是躲掉他的攻擊,男人還不死心使出酒劍仙法,無數的酒水變成雨滴朝著趙縹射出去。

趙縹知道麵前的男人有這一招,她有一刀劍氣,直接劈開兩半。男人還不死心一刀蓄力劍朝著趙縹臉上砍。

趙縹知道他是認真的,她彎下腰有腳踹開他的劍,直接踩壞。

“啊,我的劍”男人跪著抱起劍痛哭

“酒炤師兄”趙縹看著他

“乾嘛”酒炤不耐煩

趙縹拿著一袋靈石說道“酒炤長老,這是給你的,我看你那個損壞好久的,這是靈石去買新的在練化吧”

酒炤看見錢,兩眼放光說道:“我知道師妹不是故意的”高高興興走了

石門口上刻著左右兩行詩,看取蓮花淨

應知不染心,花將色不染,水與心俱閒。走進去水池裡種滿了白色的蓮花,潮濕的池洞有滴吧水聲,男人有輕功踏著蓮花走了過去。青澀的柳樹新芽迎風搖曳,沙白色的拱形橋駐紮著兩座蓮花燈,長長亭子中也有白色蓮花,男人走到門口,敲了敲門。

“進”蕭淵安慵懶說道

門“吱呀”打開,房間整潔乾淨,蕭淵安坐在床上閉目養神打坐,腦海裡都是被砍斷脖子場景。他一下子驚醒,喘著粗氣:“哈…”

“蕭師弟,我來給你治療一下”男人穿著鬆花綠樸素衣裳,梳著老款髮型,但他的麵容是天姿國色美,走了過來

蕭淵安抬頭看著他,換了一口氣,又想起雲玉泉說的十五大長老,平靜說道:“原來是楊綾師兄”

“小師弟這三年裡有冇有不舒服”

楊淩露出溫柔的笑,他這一笑有溫柔儒雅貴公子一樣,一笑入春風,把蕭淵安看呆了。世上怎麼有這麼好看的?我想到一首詩眾裡嫣然通一顧,人間顏色如塵土。這就是對他的描寫吧。

“小師弟手伸出來”

蕭淵安回過神,尷尬說了一句“哦……”

“你的身體冇事,但你修為掉到金丹期”

蕭淵安臉上麵無表情,又說了一句“哦”。

楊淩以為他在泄氣在難過,不會安慰人也冇有要話說就離開。

蓮花池裡寒氣升起,白霧泛著朦朧瀰漫。

楊淩走了出來,看見趙縹在門口看著什麼,就詢問道:“趙師妹你這是…”

“冇什麼,我隻是過來看看”

楊淩看著她,眼神中充滿探究,笑了笑道:“趙師妹你要記住老掌門說的”

趙縹聽到隻說一句“我知道”就離開這裡

早晨,起伏的群山間飄蕩著稀薄的晨霧,好似流動的雲煙般縹緲。

蕭淵安穿上衣服,召喚自己本命法器玉蓮劍,直接禦劍飛行離開蓮花池。

來到大殿

鏵琦還是坐在就上位,兩邊站一排的認識與不認識的長老,底下有各個弟子。

蕭淵安站了進去,鏵琦開口說:“蕭師弟,你也收徒弟不是”

“我也冇有想好收徒弟的事,那就…”

“蕭長老我要拜你為師”趙縹行禮說道

眾人驚訝了,齊刷刷看著她。

十五位長老一口同聲“不可”

-青筋直跳,內心罵道神神叨叨怪老頭,每次說話隻說一半比武場上趙縹一個瞬移就來到男弟子後麵,刀鋒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她的語氣非常冰冷:“你輸了”男弟子害怕的倒地,顫抖道:“師…妹”她冰冷“嗯”一聲一到聲音傳出“師妹果然是天眾奇才,十八歲就可以使出千劍歸法與深明劍術,還有什麼是師妹不會的?”男人搖著手中酒葫蘆,戲謔看著她。男人跳上比武場上,喝了一壺酒,他倒出一點酒水。而酒水幻化而成劍,朝著趙縹刺過去。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