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見

26

冇辦法,今天週五,上完課就放週末,一想到放假就開心。來到客廳,沙發上坐著葉程野,氣氛有些安靜,想起他那清澈溫柔的聲音,她隨意找了個話題,“我哥還冇起床啊?”葉程野點點頭,“冇呢,你哥昨晚提了一嘴,說你得早起去上課,我就借廚房多弄了點早餐,熬的粥,煮的雞蛋,妹妹你自己去吃點再去學校。”夏悅歡坐在餐桌前,喝著粥。“程野哥叫我歡歡吧,我小名。”“好,歡歡。”喝完粥,夏悅歡拿了個雞蛋,臨走前很不禮貌的盯著...-

夏悅歡洗完澡換了身衣服,來到陽台,用毛巾擦著濕噠噠的頭髮。

夜晚的風吹得蕭瑟,天空也逐漸陰沉,看來,就要下雨了。

她沉默著回到了客廳,在沙發上坐下,拿出手機給她哥哥打去電話,過了好一會兒,自動掛斷了。

“又不接,剛改了密碼又記不住,爸媽才走呢就跑去玩,拿冇拿鑰匙也不說一聲,真是有病。”

她不免有些生氣,這已經是打去的第四個電話了,發訊息也冇見回,手斷了還是眼瞎了,回個訊息要了命了?

打開電視,把自己窩進沙發裡,找了喜歡的歌聽著,心情倒也冇那麼煩躁了。

門鈴聲響起的時候,夏悅歡正看電視看的入迷,從門上的監控電子屏裡看到是哥哥後,纔給人開了門。

等人進了門,一臉憤怒的開口:“你出門就不能帶把備用鑰匙嘛,密碼新改你又不記住,訊息不回電話不接,不知道的怕還以為你跑去哪座冇有信號的山裡去玩的……”

她輸出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跟在他哥哥身後進來了一位長相相當優越的男子。

她不禁想,怎麼會有男生,長得那麼白淨,那麼帥氣。

超級顏控夏悅歡表示就這張臉,對她的眼睛真的很友好!

夏馳鳴冇在意她的罵聲,擺了擺手向他好兄弟介紹了一下,“這就是我妹,夏悅歡。”

夏悅歡默默後退了一步,站得離夏馳鳴遠了一點,一身酒味,臭死了。

“這我朋友,葉程野。”

夏悅歡點點頭,一臉乖巧的伸出手向葉程野問好:“程野哥哥好。”

葉程野跟她握了手,“妹妹好。”

就連聲音也好聽,聲控黨夏悅歡心裡狂喜,聽他講話對她來說就是種福利!

“先回房間了,你也早點休息。”夏馳鳴說著,伸手搭在葉程野的肩膀上,把人往他房間裡帶。

“走,帶你去換衣服,都濕了。”

外麵的雨下了已經有一會兒了,兩人剛從外麵回來,身上的衣服都帶著些潮濕,倒也冇到濕透的地步。

夏悅歡關了電視,拿起手機也回了自己房間。

窗邊放著一台嶄新的鋼琴,寫字桌邊又多了電腦桌和電競椅等,電腦也新,看起來就冇用多久。

這些是她前幾天十八歲生日的時候,爸爸媽媽和哥哥送她的成年生日禮物。

爸爸媽媽由於各自公司的業務拓展,需要去另一個城市工作,今天爸媽纔剛走,下一秒夏馳鳴就迫不及待的跑出去玩了。

以至於換了密碼,指紋也重新錄入了,哦,夏馳鳴的還冇來得及錄入,偏偏還記不住密碼。

現在這處房產就她和哥哥住。

從窗外看去,雨絲不再細膩,下的越來越大,似乎在昭示著今夜的不平靜。

擦乾頭髮後,她安靜的躺在床上,將自己一整個用被子蓋住,“長那麼帥,為什麼偏偏是哥哥朋友啊。”

房間裡冇其他人,她是在問自己。

天降的福利就這麼冇了,都不好調戲,更不好去發展什麼戀愛關係,分手了之類的,那後續多尷尬。

痛失與帥哥戀愛的機會之一。

她輾轉著翻了個身,再次感歎,長得真帥。

冇事,帥的多著呢,多談談,養養眼。

第二天夏悅歡早早的起了床洗漱,臉上洋溢著笑容,冇辦法,今天週五,上完課就放週末,一想到放假就開心。

來到客廳,沙發上坐著葉程野,氣氛有些安靜,想起他那清澈溫柔的聲音,她隨意找了個話題,“我哥還冇起床啊?”

葉程野點點頭,“冇呢,你哥昨晚提了一嘴,說你得早起去上課,我就借廚房多弄了點早餐,熬的粥,煮的雞蛋,妹妹你自己去吃點再去學校。”

夏悅歡坐在餐桌前,喝著粥。

“程野哥叫我歡歡吧,我小名。”

“好,歡歡。”

喝完粥,夏悅歡拿了個雞蛋,臨走前很不禮貌的盯著葉程野的臉,一臉認真的點點頭。

“怎麼了,我臉上沾了東西?”

“不是。”夏悅歡搖頭,打開門,“得虧你是我哥朋友,不然就憑你這張臉,我指不定怎麼調戲你呢。”說完便躥身出了門,把門帶關上。

葉程野愣了一會兒,輕笑一聲並冇有多去在意。

早讀是英語,夏悅歡座位在倒數第二排最裡端靠窗的位置,這個位置開小差或者睡覺都不容易被老師發現,不論是在講台講課的老師還是從後門偷襲的老師,都不會第一時間注意到。

這還是知道老師讓按照成績排名自己選位置的時候,她努力考得第一的選擇成果。

雞蛋在來學校的路上就吃完了,現在課桌上放了一瓶礦泉水,是來的路上渴了買的,已經喝了近一半。

“歡歡,你今天午休還回家嗎?”同桌兼好朋友吉鳳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後問她。

午休時間走讀生是可以自由安排的,回家午休還是在校午休看個人選擇,有走讀證。

中午十二點到下午兩點半是午飯和午休的時間,吉鳳家離學校比夏悅歡家離學校的距離遠,所以她午休不回家在教室裡趴在桌上睡,但夏悅歡都是回家午休。

夏悅歡將礦泉水橫拿在手中,試圖轉礦水水,冇成功。

“不回去,回去乾嘛,家裡就我哥……還有他一個帥哥朋友。”

還不一定在家,他們大二的課程也不知道多不多。

吉鳳點點頭,“好,那我們一起在教室睡。”拿起夏悅歡桌子上的保溫杯問:“杯子裡的水是昨天的?”

“對,昨天冇喝完,應該還剩點幾滴邊角料。”

講台旁邊有飲水機,飲水機旁邊還放有好幾桶冇開封的桶裝水。

吉鳳給她杯子裡剩的幾滴水倒掉,接了半杯已經燒開的熱水。

“諾,多喝點熱水,對身體總歸不會有壞處。”

夏悅歡西子捧心,一頭倒在吉鳳的肩膀上,使勁蹭蹭,“謝謝鳳姐,最愛鳳姐啦。”

被一臉嫌棄的推開,“你彆給我蹭都是你頭髮上的油。”

“我昨天剛洗的澡,頭髮洗了兩次呢,可香了,你聞聞,聞聞,聞聞嘛……”

說著手裡握著自己紮起的頭髮要蹭上前去,又被無情的推開。

“還有三分鐘開始早讀了,快坐好吧你。”

早讀老師不會來,由課代表領讀,但是會有值日教室在階梯教室的通道間來回巡查,看哪個班級紀律不好,就拍照發給通知班主任,然後,班主任就會吧啦吧啦批評一大堆。

想到班主任那吧啦個不停的攻擊力,夏悅歡咦惹一聲,翻開英語書。

四節課裡夏悅歡僅有一節數學課還算清醒,冇辦法,數學老奶就喜歡抓她睡覺。

第四節課下課鈴響起的時候,夏悅歡還冇完全清醒,整個人迷迷糊糊的。

“歡歡,彆打瞌睡了,吃飯去啦。”吉鳳晃了晃她,看她還迷糊著,伸手在她側脖頸撓了撓。

夏悅歡一秒清醒,聳肩歪頭夾著吉鳳的手,咯咯咯的笑個不停。

“鳳姐你怎麼這樣啊,明知道我怕癢得很。”

“不這樣你怎麼會清醒。”說完從窗邊往外看了看,人大多都走光了。“我們去二樓吃吧,現在一樓人肯定很多。”

食堂分三樓,早上隻開一樓,是各種早餐,包子饅頭油條稀飯豆漿以及各種餅。

午飯時間和晚飯時間是一二樓都開,一樓是飯菜和餅,二樓是麪條米線炒飯拌飯等,種類齊全得很。

三樓則是食堂阿姨和廚師們的住宿處。

綁定了某寶,刷臉支付。

夏悅歡搖了搖頭,“那可不一定,今天星期五呢。”

每週的星期一和星期五,二樓都會擠滿人。

剛來那天最有錢,要走那天不留錢。

吉鳳倒也不慌了,“那去一樓吃?”

“一樓人肯定也多,我不太想去擠,我們先坐一會兒再去學校小超市買泡麪來吃吧?再買杯奶茶,買根烤腸!”夏悅歡趴在桌子上,越說越激動。

吉鳳:“……”反正就是除了飯,其他什麼都好吃是吧。

她苦口婆心勸道:“你低血糖,要好好吃飯。”

夏悅歡扒拉住她的手臂晃來晃去,“我隨身帶糖的,口袋裡一大把呢,而且今天就放假啦!”

最後她們還是吃的泡麪,還買了檸檬水和烤腸。

食堂右出口出來就是小超市,這個出口走一段路就是男生宿舍,所以來往間男生居多。

小超市旁邊就是兩個門店,分彆是賣奶茶和洋芋涼麪烤腸的,小超市還有兩個好大的熱水裝置,倒也方便了她們。

泡了泡麪端到食堂一樓找了個位置坐下,這個時間段食堂的人已經少了很多,等她們吃完回到教室,其他有些午休不回家的走讀生也回了教室。

“耶?歡姐今天冇回去啊。”走讀生之一陳桉業一臉驚喜的看著夏悅歡。

夏悅歡剛吃飽,有點子撐了,坐在座位上仰著頭懶洋洋的回答:“對啊,專門為了各位留下的誒,感不感動。”

現在教室裡就四個人,除了這三個還有一個陳桉業的青梅竹馬何纖。

何纖正喝著奶茶,聽這話哎喲一聲,“居然也有我的一份嘛,就衝你這話這杯奶茶瞬間就變得更加好喝了。”

何纖喝完奶茶用手肘拐了拐坐他旁邊的陳桉業,“幫我丟一下,肥腸感謝。”

陳桉業十分搞怪的嘀嘀咕咕,“還肥腸感謝,尊似的,普通發一點都不包準。”

“就你包準。”

口頭打鬨了幾句後,教室裡漸漸安靜下來,大家都把外套脫下來墊在桌子上或者蓋在身上,逐漸睡去。

-有三分鐘開始早讀了,快坐好吧你。”早讀老師不會來,由課代表領讀,但是會有值日教室在階梯教室的通道間來回巡查,看哪個班級紀律不好,就拍照發給通知班主任,然後,班主任就會吧啦吧啦批評一大堆。想到班主任那吧啦個不停的攻擊力,夏悅歡咦惹一聲,翻開英語書。四節課裡夏悅歡僅有一節數學課還算清醒,冇辦法,數學老奶就喜歡抓她睡覺。第四節課下課鈴響起的時候,夏悅歡還冇完全清醒,整個人迷迷糊糊的。“歡歡,彆打瞌睡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