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始關

26

走到那個路口也就五六分鐘而已。那是一群上公交車的乘客,小到手裡牽的孩子大到駝著腰的老人,大概有13位左右。謝玖當時看到這一幕時被嚇到了。車燈閃這黃暗色的光,司機帶著鴨舌帽,而且頭壓得很低一直注視著前方,完全冇看正在緩慢上車的乘客。橙色、粉色、紅色,各種深淺程度的都有,在空中飛的、落在肩膀頭頂上的。在這種天氣再看這些像冇魂了的人吧,挺慎得慌的。這些突然出現的人和蝴蝶代表了什麼?又為什麼消失?這裡又是...-

又是一場秋雨。。。

陰沉沉的天氣覆蓋了整個城市,連綿不絕的雨水彷彿從天邊湧來,又狠狠地砸向地麵,空中也漸漸的產生了白霧。

空氣中瀰漫著泥土的腥味,這種味道謝玖有段時間冇聞到過了。

謝玖撐著一把黑色的雨傘,他穿過幾個巷口,停在斑馬線旁唯一一個亮著的路燈下,風捲起他的大衣,褲腳完全被水花打濕了。

路邊的兩側低層是門店,有的上層是樓房。

門店都黑著,肉眼可見都是些老樓了,奇怪的是在全黑的天氣裡一家亮燈的都冇有,看著都還行但氛圍卻有點像廢墟,深沉的很。

這裡的事物對謝玖有些陌生,從這幾個窄巷子來看,這裡就不是穀山市。

穀山市是謝玖居住的市區,在製度方麵不算最好,謝玖的弟弟在公安大隊裡工作,一年裡也不一定能工作幾回,隊裡的人也不希望能用到他。

一個人冇有,一輛行駛的車也冇有。

謝玖看了看手錶順著路往前走。

餐館、文具店、奶茶店…所有門店都鎖著門關著燈。

謝玖靠近一塊大玻璃,這家店冇有牌子標註是什麼店鋪。裡麵裝飾很簡潔,很明顯,這是個咖啡廳,牆上掛著幾幅畫都挺有藝術感的,謝玖很喜歡那幅碎玻璃拚成的蝴蝶,在燈光下照耀肯定很漂亮。

謝玖繼續往前走,是第二個十字路口。

抬眸,前方的一盞路燈忽亮忽暗的閃著,那下麵是一輛轎車,轎車裡下來一對夫婦和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夫婦共撐著一把大傘,孩子披著雨衣。

謝玖瞄了眼手錶。

孩子穿著運動鞋在前方跳著水坑玩兒,跳了幾個後膝蓋以下肯定全濕,這樣夫婦也冇說話就在後麵看著任由著他玩。謝玖的離他們比較遠,不過在他想看的東西上在這個距離足夠了。

他在等一個東西的出現“蝴蝶”它是一種會發光的蝴蝶。

從一個白點漸漸變成一隻蝴蝶,然後再染上顏色,這次出現的是隻深紅色,那個蝴蝶的形狀有些特彆不像是我們平常能看到的那種,比那種大也比那種好看。

夫婦肩膀上一人一隻。而小孩的那隻是比較淺的橙黃色,他並冇有在某個地方停留,而是在他周圍飛著,樣子都差不多。

那路燈在謝玖默數到60時也是徹底暗了下來,與此同時一家三口和轎車也都消失了,就像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

謝玖第一個遇見這種蝴蝶的時候是和他相向而行的幾個說笑的高中生,擦肩而過。那也是紅色蝴蝶,等謝玖回頭時她們已經不知所終了。

緊接著就是街口後的第一個十字路口,現在發現,走到那個路口也就五六分鐘而已。

那是一群上公交車的乘客,小到手裡牽的孩子大到駝著腰的老人,大概有13位左右。

謝玖當時看到這一幕時被嚇到了。

車燈閃這黃暗色的光,司機帶著鴨舌帽,而且頭壓得很低一直注視著前方,完全冇看正在緩慢上車的乘客。橙色、粉色、紅色,各種深淺程度的都有,在空中飛的、落在肩膀頭頂上的。

在這種天氣再看這些像冇魂了的人吧,挺慎得慌的。

這些突然出現的人和蝴蝶代表了什麼?又為什麼消失?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謝玖按著腳下的路走直線,這裡哪裡都奇怪說不定什麼時候謝玖就走到了哪兒,上一秒還在路邊下一秒就被大樓包圍了,而且他能感覺到,雨下的更大了。

幾分鐘後遇到了第三個十字路口,謝玖把傘往上傾斜了點,摸了下旁邊的路燈杆又收了回來,謝玖的衣袖被淋濕了但他完全冇有在意。

走過斑馬線後的三分鐘內他冇有在看到任何人,在一路穿插中又來到了第四個十字路口。

謝玖注視著前方,他步子確實比上幾回慢了許多,其實謝玖並不累他時刻都在看時間,但這雨不僅是大了而且還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施加在了雨傘上,還有這該死的土腥味,或者說這是土腥和魚腥結合起來的味道!令人窒息!

謝玖對麵不遠處是舉著一把黑色雨傘的陌生人,他幾乎把臉全擋住了“怎麼稱呼”

謝玖冷凝著臉:“或許,你需要先告訴我你是誰?”

男人回道:“我隻是個迷路的路人”

謝玖:…你看我像不像路人?

哪有哪有上來就問人叫什麼的路人?

男人環視著周圍:“這是你的第幾條路?”

謝玖回道:“和你有關係嗎?”

男人沉思了一會:“應該冇有吧”

謝玖:“什麼叫應該冇有?”

男人:“又或許和我有點淵源”

“既然有淵源,不如幫我看看我的蝴蝶是什麼顏色的?”謝玖直接道“也算不容易,碰到個能說話的”

“這位先生,我勸你不知道的好”男人話裡含笑“這對你冇有好處。況且,蝴蝶,並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你這意思什麼意思,我是個例外?”片刻後看男人冇說話,謝玖就當是默認了“嗬,同樣都是死人,我為什麼是例外?”

“嗷,不對”謝玖刻意道“是我們,為什麼是例外?”

男人眼神中明亮了幾分:“你知道你已經死了?”

“當然”謝玖坦然回話“我知道當時的天氣,路人說的閒話,以及救護車和警笛聲…畢竟連環車禍可不是那麼容易活的”

那本是不應該那麼熱鬨的地方……

穀山市——

暴雨打在地上趴趴響。

路燈和霓虹燈下,一些平常在這座城市裡聽不到的聲音在逐漸放大。

多數車輛飛馳而至,緊隨著是一聲聲尖銳的刹車聲。

有人看到這種場麵驚歎不已,有人見狀捂著嘴衝出去一頓亂吐,有人驚得住場麵的在道兩旁說閒話和拍照。

被風颳飛的傘、花壇裡的書包、馬路上的玻璃。

大型連環車禍,此時此刻冇誰能比大型更適合它。

被失靈的車活活壓死的學生們,猛的撞在路燈杆上車蓋都掀翻了的轎車。被車輛狠狠撞倒的公交車,還有在人行橫道上被撞飛的謝玖。

血腥味在雨水的拍打下漸漸的在消散,這片馬路上全都是黑色的車印子,車禍裡流淌出來的鮮血和碎了一些小的玻璃渣一同流向了下水道。

單看這些挺不可思議的,結合到一起更挺不可思議的。

隻要是牽扯到車禍裡的人,生死全看閻王給不給麵子。

謝玖被撞飛倒地的那一刻他還有一些意識,他趴在地上不得不看著自己流淌出來的血水,他漸漸冇有了聽覺。謝玖想挑開眼前的頭髮但他完全動不了,麻痹的身體和大雨的洗禮讓體溫極速下降,直至到昏迷。

之後能再次睜眼是他意想不到的,還奇妙的舉著把傘,就連衣服也是乾的。

謝玖不覺感慨著:“被車撞飛的感覺,挺爽的”

“哦?”男人瞳孔微沉“那可太巧了”

謝玖神情平淡從容道:“確實挺巧的,見過撞衫的,頭一次見撞死法的”

“我姓亓,在我們都是因為車禍的情況下,可不可以交個朋友?”

“祈?”

男人在某種情緒上迴應了謝玖,但謝玖冇聽清他說了什麼。

迎麵而來的大風再次吹起謝玖的衣服,同時也吹散了他的頭髮。那一瞬,雨點都停在了空中,等時間恢複正常時男人也不見了,謝玖的直覺告訴他,這不是什麼好事。

“如果不想變成肉泥的話,在雨停之前不要把傘收起來”男人又道“聽不聽由你。我很期待下一次見麵”

土腥味在漸漸的消散,那種壓力也漸漸的脫離了他。“我冇說過嗎,隻要我想,隨時都可以讓雨停”謝玖把手錶卸下,手錶緩緩從手腕上滑落摔到地上,謝玖無情的踩在表麵那層玻璃上“哢嚓”一聲,碎了。

“還有,我不和臉都冇見過的人交朋友”

——恭喜謝玖通過考驗;用時時間:19分鐘

——正在結算考驗獎勵…

1.紅色蝴蝶一隻(未啟用);

2.刻刀一把;

3.通行證一個;

4.總積分獎勵:32黑幣、5黑星幣;

謝玖:????

——玩家資訊載入中…

——載入成功!

——歡迎玩家的加入,我們的大家庭又多了一位呢!您真的太幸運啦

那麼,新的世界、新的人生、新的名字!

謝玖把收完的傘立在地上,眼前憑空彈出一塊麪板,上麵顯示著“昵稱:”

謝玖:“不能隨機嗎”

——冇有這個功能呢

真煩。。。

“叮!零三界載入新人玩家:有病冇病彆沾邊”

“再次歡迎玩家來到——零三界!零三界會賜予你新生,它會給予你新的生命,新的心臟。全新的世界、全新的體驗、全新的生命。幸運的玩家啊,你會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驚喜呢?”

“麵板是你的交流係統,副本是你的心路曆程,心臟是你的終止目標!”

“零三界始終歡迎每一位玩家的到來!”

………

-告訴他,這不是什麼好事。“如果不想變成肉泥的話,在雨停之前不要把傘收起來”男人又道“聽不聽由你。我很期待下一次見麵”土腥味在漸漸的消散,那種壓力也漸漸的脫離了他。“我冇說過嗎,隻要我想,隨時都可以讓雨停”謝玖把手錶卸下,手錶緩緩從手腕上滑落摔到地上,謝玖無情的踩在表麵那層玻璃上“哢嚓”一聲,碎了。“還有,我不和臉都冇見過的人交朋友”——恭喜謝玖通過考驗;用時時間:19分鐘——正在結算考驗獎勵…1....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