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Chapter 1

26

蘇梨開始認為這個人是不務正業的網癮少年,天天抱著電腦。騎士:你每天都上網嗎?無聊者:嗯。每次都隻回覆一個字,好像多說就得付費一樣。溫蘇梨歎了聲氣,回覆他。騎士:你不會是不良少年吧?無聊者:……無聊者:不是。光憑他的一麵之詞溫蘇梨當然不信,她較上真了。騎士:那我考你一道題。對方冇有拒絕。溫蘇梨給他發了一道數學課題,這道題是高難度的,溫蘇梨一個小時才做出來。發出去後,差不多過了十幾分鐘,對麵就發來解完...-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懶洋洋的氣息,日光樹影疏疏落落地交錯浮動著,鋪滿了一地光輝。

中考過後,溫蘇梨就一直宅在家裡,林知恩幾次叫她出去吃喝玩樂都被拒絕了。

直到林知恩總是讓她上網看一些笑料,溫蘇梨開始經常上網。偶然的一次,她刷到一個帖子,博主是這麼寫的。

“素昧蒙麵的網友們,最近我很無聊,有誰可以和我聊天?很急很急。”

博主在評論下麵加了好幾個網友,還置頂了一個評論。

“大家也可以互加,聊聊看,說不定誌趣相投呢。”

溫蘇梨想著自己也冇事乾,隨便加了幾個,就把電腦關掉學習去了。

馬上就升入高一,溫蘇梨不想開學之後落下一大截,每天都會提前預習各個學科。

溫蘇梨再次打開電腦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下午。所有學科都看了一遍之後,溫蘇梨纔想起來昨天加了好多人。

電腦剛重新整理,就彈出很多訊息。

溫蘇梨點進去,昨天加上的網友都和她打招呼了。出於禮貌,溫蘇梨也都一個個迴應。

點開最後一個的時候,溫蘇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這個人的名字叫無聊者,隻有成功新增好友這幾個字,雙方都冇有說話。

溫蘇梨想了片刻,還是跟他發了個你好。出乎意料,對麵幾乎馬上回覆。

騎士:你好呀。

無聊者:你好。

溫蘇梨想的是要是對麵回覆得慢點或者不回覆,自己很快就下線,也不用麵對。可對方幾乎秒回,溫蘇梨看到訊息又不想裝作若無其事。

硬著頭皮和他聊起來。

騎士:你也是無聊纔在評論區互加的嗎?

溫蘇梨挺想給自己換個嘴,要是不無聊,怎麼可能會出現在評論區。

溫蘇梨看到對方輸入好幾次,最後隻發出來個嗯字。

從這一個字中,她能看出來對方的無語,好像就差直接和她說不會聊天彆硬聊。

溫蘇梨也是第一次和網友聊天,要是在現實的話,她連個屁都不敢放,反而在網絡上更大膽些。

須臾,對麵先發來訊息。

無聊者:你是高中生?

騎士:你怎麼知道?不過開學之後才升高一。

無聊者:嗯,猜的。

猜的這麼準,溫蘇梨有點懷疑對麵是個算命先生。

騎士:你呢?不會是個大叔吧?

她知道這麼問也問不出個什麼來,但已經是她能想出來最好的話題了。

無聊者:……

無聊者:高中生。

騎士:高幾?

無聊者:和你差不多。

差不多就是一樣吧?對麵跟自己一樣升高一,溫蘇梨挺意外的。

騎士:你是男生還是女生呀?

溫蘇梨問到了重要的一環,對麵依舊冷漠的回覆了個男字。

溫蘇梨還冇打字,門外溫母叫她吃飯,溫蘇梨應了聲,快速打字回覆。

騎士:我要吃飯了。

騎士:下次再聊。

冇有等對方回覆,溫蘇梨很快關上電腦,到餐桌上吃飯。

再次打開電腦,過了兩天,溫蘇梨不經常用電腦,這次的聊天也冇有讓她使用電腦的次數變多。

她隻有查資料,或者無聊的時候纔會開一次機。

這次開機後,隻彈出一條訊息,兩天前,她說吃飯之後無聊者回覆的嗯。

翻看了一下其他人,都冇再回覆自己,溫蘇梨想著加著冇用,就都刪除好友了。

她點進和無聊者的聊天介麵。

騎士:你還在嗎?

無聊者:嗯。

又是秒回,溫蘇梨開始認為這個人是不務正業的網癮少年,天天抱著電腦。

騎士:你每天都上網嗎?

無聊者:嗯。

每次都隻回覆一個字,好像多說就得付費一樣。溫蘇梨歎了聲氣,回覆他。

騎士:你不會是不良少年吧?

無聊者:……

無聊者:不是。

光憑他的一麵之詞溫蘇梨當然不信,她較上真了。

騎士:那我考你一道題。

對方冇有拒絕。

溫蘇梨給他發了一道數學課題,這道題是高難度的,溫蘇梨一個小時才做出來。

發出去後,差不多過了十幾分鐘,對麵就發來解完題的圖片。

溫蘇梨和自己的答案對照了一下,做的很對,甚至比她好詳細。

溫蘇梨不懷疑他是抄的,因為她搜過,答案很簡略,更是冇有過程。

這麼大個學霸,幸好初中不在她們學校,不然溫母又要拿溫蘇梨作比較。

騎士:你確實不是不良少年,我知道了。

無聊者:?

騎士:那個,以後我有不會的可以問你嗎?

溫蘇梨現在隻想抱緊這個大腿。

無聊者:嗯。

出乎意料,他答應了。

後麵幾天,溫蘇梨上線的時間倒是多了起來,不過都是問他幾個題目,偶爾閒聊幾句。

某天早晨,林知恩早早就來找溫蘇梨。她和溫母打過招呼後,很熟練的躺到溫蘇梨床上。

“不是我說你,打算宅一個暑假?也不怕臭了。”

溫蘇梨用半撒嬌的語氣和林知恩說:“冇有,我不想出去,我媽也想讓我操心學習。”

“開學還早呢,小姐姐。”

溫蘇梨想開口解釋,林知恩打斷她。她的理由無非就是我媽讓我學習,我不想出去。

“習慣了姐妹。”

溫蘇梨突然想起什麼,連忙打開電腦。

果然,剛打開就一直彈訊息。林知恩馬上湊過腦袋來。

“無聊者?誰啊?”林知恩挑挑眉問道。

“冇誰,就一網友。”

“天呐,聊了這麼多,不會是網戀對象吧?”

溫蘇梨馬上捂住林知恩的嘴,生怕被溫母聽到。

“彆瞎說,就是巧合之下聊起來的。”

溫蘇梨費著口舌解釋了一番,才把林知恩打發走。

離開學隻剩三四天,溫母已經開始管理溫蘇梨的上網時間,溫蘇梨現在每天隻能上網一小時。

記得最後一次和他聊,是在8月31日。

無聊者:終於上線了?

騎士:嗯,快開學了,我媽不讓我經常上網。

無聊者:行。

騎士:你也好好學習吧,謝謝你教我。

無聊者:冇事。

後麵,隻記得溫蘇梨簡單說以後可能不會上線了,也冇收到他的回覆,就匆匆關掉電腦。

暑假結束,溫蘇梨也真正的迎接了她熱烈而自由的青春。

-的嗎?溫蘇梨挺想給自己換個嘴,要是不無聊,怎麼可能會出現在評論區。溫蘇梨看到對方輸入好幾次,最後隻發出來個嗯字。從這一個字中,她能看出來對方的無語,好像就差直接和她說不會聊天彆硬聊。溫蘇梨也是第一次和網友聊天,要是在現實的話,她連個屁都不敢放,反而在網絡上更大膽些。須臾,對麵先發來訊息。無聊者:你是高中生?騎士:你怎麼知道?不過開學之後才升高一。無聊者:嗯,猜的。猜的這麼準,溫蘇梨有點懷疑對麵是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