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車禍

26

水般的雨滴拍打在公交車的玻璃窗上,留下無數道水痕。季冬嶼倚靠著塑料座背,手指滑動手機螢幕。車頂的燈似乎還冇修好,那一小片冷光照在青年蒼白的臉上,在黑暗中格外驚悚。他今天剛做完直播,完成了本月的工作目標,也收到了一點打賞。季冬嶼是一位探靈主播,平時總是往荒郊野外這類的地方跑。近幾年的網絡直播快速發展,競爭壓力特彆大,尤其是像他這種冷門的主播,一個月賺的錢也隻夠付得起房租。即便生活過得拮據,他也仍舊堅...-

天邊下起了濛濛細雨,如墨水般的雨滴拍打在公交車的玻璃窗上,留下無數道水痕。

季冬嶼倚靠著塑料座背,手指滑動手機螢幕。車頂的燈似乎還冇修好,那一小片冷光照在青年蒼白的臉上,在黑暗中格外驚悚。

他今天剛做完直播,完成了本月的工作目標,也收到了一點打賞。

季冬嶼是一位探靈主播,平時總是往荒郊野外這類的地方跑。近幾年的網絡直播快速發展,競爭壓力特彆大,尤其是像他這種冷門的主播,一個月賺的錢也隻夠付得起房租。

即便生活過得拮據,他也仍舊堅持奮鬥在這一行業上。倒不是有多麼熱愛這份工作,而是他天生就能看見一些彆人都看不到的東西。

公交車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雨刷擦過遮擋視線的雨珠,輪胎碾過石子發出“咯噔”的聲響,車廂也時不時地在搖晃。

季冬嶼把手機放回口袋裡,無聊地掃視著空蕩蕩的車廂。除了他以外,車上就隻有一個司機大叔和兩個乘客。

現在快要到淩晨十二點了,他大晚上去郊外墓地直播了三個小時,和一位很健談的鬼婆婆聊天,差點就錯過了末班車。

窗外的雨聲猶如催眠曲一般,季冬嶼雙手抱臂,頭微微低下,前額的髮絲垂落到鼻梁上,迷迷糊糊地打起瞌睡。

“嗞嗞——車輛起步——嗞——拉好扶——嗞嗞嗞——下一站——嗞——A市第——嗞嗞——”

季冬嶼倏然睜開眼睛,原本隻有四個人的車廂裡出現了一陣刺骨的寒氣。他皺眉尋找氣息的來源,最後目光鎖定在公交車司機的後背上。

季冬嶼的體質特殊,他不可能會認錯,這是屬於鬼魂的氣息——它附身到了司機體內!

青年起身走到公交車司機的旁邊,金屬防護板阻擋在兩人之間,他透過玻璃看向司機的側臉——中年男人臉色發青,身體周圍縈繞著一層黑霧,右眼全都是眼白,恐怖的血絲像蠕蟲般蜿蜒。

似乎是察覺到自己已經暴露了,“司機”的嘴角咧開一個詭異的笑容,露出滿口黃牙。

“這位乘客朋友,車輛行駛期間請坐在座位上,不然會出現危險的哦。”

季冬嶼的瞳孔驟然緊縮。

最後一個字的音節剛落下,“司機”猛地往左打方向盤,整輛公交車瞬間衝出路旁的懸崖。

季冬嶼來不及反應,強烈的失重感襲來,在失去意識的前一秒,他的兩隻手緊緊地抓住胸前的衣服……

*

“醒醒,快醒醒。”

季冬嶼感覺到有人在輕拍自己的臉,意識逐漸恢複,眼前的景象慢慢變得清晰,隨之而來的是遍佈全身的劇痛,像是骨頭都散架了一般。

季冬嶼的視線移向身旁的人,是個年紀和他差不多大的姑娘,也是公交車上的乘客之一。

林曉敏見終於有人醒了,稍稍鬆了一口氣,然後又去叫暈倒在旁邊的其他人。

他從地上爬起來,揉了揉腫痛的後腦勺,抬起頭掃視著四周。

這裡似乎不是懸崖的底部,公交車莫名其妙地消失了,除了他和那位姑娘以外,還有躺在地上的司機和另一位乘客。

季冬嶼的身後是一片灰暗的濃霧,前麵是一座巴洛克風格的小鎮。每棟房子都籠罩在黑暗之中,冇有一絲光亮。耳邊傳來瑟瑟的風聲,樹枝隨風搖擺,就像是一個個扭曲的人影。

季冬嶼後背的寒毛卓豎,並不是對自己突然來到一個詭異而陌生的地方這件事感覺到害怕。他從小對靈異事物非常敏感,而這個小鎮的鬼魂氣息濃鬱到幾乎凝固成了實體,他還是頭一次遇見這種情況!

林曉敏還在試圖把另外兩個人喊醒,季冬嶼走過來,拎起司機的衣領,直接扇了他幾巴掌。這操作嚇得林曉敏怔愣在原地,不敢吱聲。

方法雖然粗暴了點,但至少有效啊。

司機吃痛地悶哼一聲,慢慢悠悠地甦醒過來,兩隻眼睛還冇有聚焦,就聽見一個聲音在跟自己說話。

“你還記得你是誰嗎?”

“我……我叫王皓啊……不對!”司機猛然清醒過來,麵前是一個長相清秀的青年,正居高臨下地盯著他,“你是誰!?這裡是哪?我不是在開車嗎,怎麼突然跑到這裡了,是不是你們綁架了我!?”

季冬嶼歪頭觀察了他一下,這個叫王皓的中年男人雙眼赤紅,額頭不停地冒著汗珠,臉上的慌亂和恐懼不像是裝出來的。

而且他身上的異常狀態都不見了,看來那隻附體的鬼魂已經離開。

林曉敏回過神,她不解地問王皓:“難道不是你先把車開向懸崖的嗎?”

“不可能!我又冇瘋,怎麼會做那種事!”

“你忘了嗎?是你自己開的車啊!”

“對啊,我是司機,我……我的車去哪了!?”

唯一知道真相的季冬嶼冷眼看著兩個人在不斷爭辯,這件事太複雜,他懶得向他們解釋。真要是說出來,他們本就搖搖欲墜的世界觀可能會徹底碎成粉末。

他現在需要先搞清楚,這個小鎮究竟是什麼地方。

“嗯?這次隻有五個人?”

一個聲音突然插入到他們的對話中,醒過來的三個人警惕地轉過頭看向踱步走來的男人。

對方的長相平庸,屬於扔進人群就會消失的那種。他的嘴角上揚,露出一個和善笑容,雙手放進上衣的口袋裡,神態十分輕鬆。如果忽略陰森的背景,他這樣子彷彿是在逛大街。

“你們好,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趙康,是第四次進入鬼魂世界。”

林曉敏和王皓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雙目中看見了迷茫。

季冬嶼捕捉到了“鬼魂世界”這個關鍵詞,他不動聲色地眯起眼睛,等著趙康繼續往下說。

“你們……該不會都是新人吧。”趙康一臉苦惱地撓了撓頭,“嘖,有點麻煩了,早知道我就和朋友一起進來了。”

“那個……趙小兄弟,你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啊?什麼鬼魂世界,還有第四次……”王皓小心翼翼地詢問道。

“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吧,我慢慢跟你們解釋。地上的這個人,誰來幫我扶一下。”

王皓下意識地湊過去幫忙,兩個人一左一右把乘客的胳膊搭在脖子上,架著人往小鎮裡走。

林曉敏緊跟在他們身後,在這個地方落單顯然是件很危險的事情。她在心裡數著人數,發現少了一個人,回頭看見那個冷漠的黑髮青年還站在原地。

她小聲提醒道:“你不跟著我們一起走嗎?”

季冬嶼低頭沉思了片刻,最後他還是決定跟著四個人一起進入小鎮,隻不過他走在隊伍的末尾,和其他人保持著一段距離。

林曉敏對他的行為感到奇怪,這個青年似乎很排斥和其他人有過多的接觸。可能對方的性格就是如此吧,他們之間不怎麼熟悉,頂多算是車禍共同的受害者,她也不好隨便評價彆人。

幾個人走在空曠寂靜的街道上,鞋底踩在石子路上的聲音格外明顯,如鼓點般和心跳聲合二為一。

趙康的眼睛時不時地瞥向四周的小巷,腳步和呼吸都刻意地放輕,生怕驚擾到什麼東西。

王皓忍不住問道:“趙小兄弟,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哎——我隻能簡單地告訴你們,這裡已經不是原來的世界了。”趙康歎了聲氣,“這個世界到處都是殺人的惡鬼,我們如果想要重新回到現實世界,就必須找到裂縫。”

“裂縫?”

“對,我們這些人就是從裂縫中掉進鬼魂世界的,想要回去當然也隻能通過裂縫。”

“那……趙先生,你之前說,你來過這裡四次,是不是說明你曾經逃出去過?可你為什麼又回來了?”林曉敏疑惑地問。

趙康自嘲般地笑了一聲,無奈地搖頭:“我們就算從這裡逃出去,也隻是給自己多爭取點活著的時間罷了。”

“啊?什麼意思,能再說詳細點嗎?”

“就算我們這次成功找到裂縫,活著回到現實世界,十天後還是會被再次拉進來。”

“什麼!?”林曉敏和王皓同時發出驚呼。

季冬嶼一直在後麵沉默不言,他聽見不遠處傳來輕微的動靜,似乎有東西在向他們靠近。

趙康也察覺到了不對勁,趕緊朝兩人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先躲起來!快!”

四個人拖著一個昏迷不醒的乘客,加快速度往某個隱蔽的衚衕裡走,那裡全是廢棄的木頭箱子,應該是在集市上裝水果蔬菜用的,裡麵剛好可以裝得下他們幾個。

林曉敏和王皓躲在最深處的箱子裡,趙康迅速揹著昏迷的乘客藏進最外圍的木箱中,留下中間的箱子給季冬嶼。

他剛把木箱的蓋子打開,衚衕外就響起了沉重的腳步聲,那響聲一聽就不是正常人能擁有的重量,相當於一頭成年大象的體重。

季冬嶼蹲坐在箱子裡,他的身材纖瘦,個子也不算很高,躲進去後也有部分伸展的空間。

在衚衕徹底安靜下來的那一刻,幾個高大的黑影出現在拐角處,地上的陰影不斷地拉長,如同遮住天空的巨網。

季冬嶼透過縫隙往外看,視野中驟然出現許多灰黑色的“人”。它們全身上下都是用石頭做出來的,無論是臉上的五官,還是肢體關節都雕刻得栩栩如生。

就像是一群活人,在某一天突然變成石雕。柔軟的皮膚逐漸被石頭取締,心臟不再跳動,血液不再流動,隻能像具行屍走肉一般徘徊在小鎮中。

它們停在了木箱的前麵,林曉敏和王皓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狹窄的空間本就悶熱,空氣十分渾濁,再加上大腦一直在緊繃著,一股窒息的感覺湧上胸腔。

季冬嶼的神情冷靜,他從小見過的鬼魂比他見過的活人都多,這種程度的畫麵衝擊還不如現實中的三流恐怖電影。

趙康藏在最外邊,石頭人如果要打開箱子,第一個發現的也是他。不過趙康手裡還有一個暈倒的乘客,他大概率會把乘客扔出去當誘餌,給自己爭取逃脫時間。

季冬嶼去過許多偏僻荒蕪的地方,為了做好直播內容,中途不得不去結識一些人。

他對人性這種東西可太瞭解了,尤其是在遇到生命危險的時候,靈魂中惡的一麵展現得淋漓儘致。

當然,他也不是什麼好人。他不會乾涉彆人的行動,前提是彆人不會威脅到他。

趙康表麵一副熱心腸的模樣,但在向他們解釋鬼魂世界的時候總是含糊其辭,像是在擠牙膏一樣令人煩躁。

他的話中有多少可信度,季冬嶼暫時還無法確定,隻能先走一步看一步。

林曉敏雙手合十,默默祈禱著這幾隻怪物趕快離開,可惜神明冇有聽見她的祈求。

石頭人的五指緩緩靠近木箱上麵的蓋子,在即將觸碰到的一刹那,衚衕忽然外響起一道清脆的口哨聲。

石頭人的腦袋立刻向後扭轉了一百八十度,用這種怪異的姿勢倒退著往聲源處走。直到最後一隻離開衚衕,幾個人纔敢從箱子中探出頭。

季冬嶼往巷子的出口望去,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金髮青年正站在拐角處,兩個人的視線在空中相撞,青年那雙碧綠色的瞳眸明亮了幾分。

-們……該不會都是新人吧。”趙康一臉苦惱地撓了撓頭,“嘖,有點麻煩了,早知道我就和朋友一起進來了。”“那個……趙小兄弟,你剛纔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啊?什麼鬼魂世界,還有第四次……”王皓小心翼翼地詢問道。“先找個安全的地方吧,我慢慢跟你們解釋。地上的這個人,誰來幫我扶一下。”王皓下意識地湊過去幫忙,兩個人一左一右把乘客的胳膊搭在脖子上,架著人往小鎮裡走。林曉敏緊跟在他們身後,在這個地方落單顯然是件很危險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