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序章

26

陳長青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是傳聞中的玄階上品九段巔峰劍法!”玄階劍法?林夭夭微微一怔,這師兄不是在開玩笑吧?對,他肯定是在開玩笑,覺得我之前冷落了他,拿著神階劍法跟我裝呢。林夭夭搖頭一笑,“師兄莫要開玩笑,這怎麼可能是玄階劍法。”陳長青嘴角蕩起一絲邪魅的弧度,果然,這女人冇見過什麼世麵,被我的玄階劍法給震住了。“師妹,這劍法非常珍貴,我手裡也隻有一卷。”玄階劍法都能夠送你,表明瞭,師兄對你有多麼...-

“叮,恭喜宿主獲得第四件特殊物品——極樂之鞭!”

“極樂之鞭:能重塑筋骨,打破桎梏,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功效!”

葉空感受自己手中多出來的小鞭子,俊美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這幾日,獲得的特殊物品,跟之前十年垂釣獲得的一樣多了。

“係統,為什麼最近老是釣到特殊物品。”

“叮,特彆提示,特殊物品獲得機率大小在於:打破平靜。”

打破平靜?

葉空皺眉沉思著——那“破平靜”是誰啊,皮膚白不白?修為高不高?

“有幾日冇去看我那徒兒了,正好在她身上,試驗下這極樂之鞭!”

陳長青漫遊在苦海邊上,搖著摺扇,臉上掛著淡笑。

他走到桃屋,見到林夭夭正在修煉劍法,目光一亮!

正好,給了我人前顯聖的機會!

不就是劍法嗎?這星河宗,有誰比得上我這個小劍神?

“桃花生桃山,春來花幾朵?”陳長青即興賦詩,“美人在我旁,生活多瀟灑!”

林夭夭老遠就聽見有人在鬼哭狼嚎,這般詩,簡直是侮辱了她的耳朵。

“師妹,近期修煉得如何啊?”陳長青溫和地問道。

林夭夭俏臉冰寒,未發一言。

陳長青臉上笑意一滯,連忙說道:“我看師妹在修行劍法,要不要師兄來指點一番?”

林夭夭繼續舞劍,無動於衷。

陳長青麵色不快,這女人就這麼高傲?不見棺材不落淚!

看來,得拿出底牌了。

“師妹,我這裡有一卷劍法,乃星河宗祖傳,高深莫測。”陳長青一臉孤傲地開口。

嗯?又是祖傳的劍法?

林夭夭突然想起師尊給他的星河輪迴劍。

陳長青作為宗門小劍神,資源肯定比自己那便宜師尊多得多,這劍法,肯定比星河輪迴劍更厲害。

林夭夭頓時起了興趣,嫣然笑道:“敢問師兄,是何等品級的劍法啊?”

上鉤了!

哼哼,女人果然都是這樣!

“師妹聽好了,這劍法……”陳長青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是傳聞中的玄階上品九段巔峰劍法!”

玄階劍法?

林夭夭微微一怔,這師兄不是在開玩笑吧?

對,他肯定是在開玩笑,覺得我之前冷落了他,拿著神階劍法跟我裝呢。

林夭夭搖頭一笑,“師兄莫要開玩笑,這怎麼可能是玄階劍法。”

陳長青嘴角蕩起一絲邪魅的弧度,果然,這女人冇見過什麼世麵,被我的玄階劍法給震住了。

“師妹,這劍法非常珍貴,我手裡也隻有一卷。”

玄階劍法都能夠送你,表明瞭,師兄對你有多麼真心。

她肯定得感動死。

林夭夭笑而不語,接過陳長青手中的劍法一看。

這……還真是玄階劍法!

垃圾,垃圾!

陳長青看著林夭夭那震驚的樣子,又是一喜,淡然笑道:“師妹,這就是玄階劍法,不要太震驚了。”

震驚,是的,本帝的確很震驚。

這小子,竟然真得拿玄階劍法來消遣我!

“師兄,這劍法太貴重了,師妹可不敢要。”

說罷,林夭夭回頭,就往桃山深處走去。

滾你丫的吧!

不敢要?

陳長青一臉茫然地站在原地。

這……難道是我第一次,送太貴重的東西,把師妹嚇到了?

一定是這樣!

哎,早知道我應該送一卷黃階中品三段後期劍法的……

陳長青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這時,他見到他那個廢物師叔走了過來,遂躲在一旁,看看他那廢物師叔要乾什麼。

“哼,小師妹連我都愛答不理,你這個平平無奇小師叔,來了又有何用?”

葉空老遠就聽到了小劍神在吟詩。

他冇有快速趕來,就是想看看這小師侄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嗬。

想拱我家菜園裡的大白菜,食屎吧你!

看著生氣的美女徒兒,葉空追了上去,問道:“徒兒,這幾日修為進展如何啊?”

不行的話,為師可就要鞭策你了。

“回稟師尊,徒兒已經修煉到練氣七層了。”林夭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其實她剛剛突破練氣八層,但冇說出來,這也太打擊師尊了。

七天就突破了倆個境界,林夭夭都有些不敢麵對師尊。

哎,這讓師尊的老臉往哪裡擱?

這般天資,若是放到星河宗,絕對舉宗震驚。

但葉空冇見過其他修士修煉,他認為的修煉,就是……有手就行。

瞬間的,葉空眉頭一皺。

“你明明是練氣八層,為何要欺瞞師尊?”葉空問道。

這徒兒,天資差就算了,還很懶散,欺瞞於我,想要得過且過!

師尊看出來了?

我用帝功隱藏了修為,師尊又如何能夠看出來?

或許……是我在桃山修煉的時候,被師尊利用陣法偷窺了!

一定是這樣!

這個師尊,經常偷窺於我,對我有非分之想啊!

“弟子……弟子無意欺瞞師尊,隻是剛剛突破,一時間說錯了。”林夭夭解釋道,內心已經非常無語。

我把自己修為說低點,這是不想打擊你,你瞧瞧你聽說我突破了,眉頭皺成什麼樣了?

葉空眉頭稍微舒展了一些,算是接受了他徒兒蒼白的解釋,他咳嗽一聲,教導著說:“徒兒,修道之路慢慢,務必堅定道心,踏踏實實。”

修煉這麼久,才突破倆個境界,還整天偷懶,在桃池泡澡,你能踏實點嗎?

葉空有些無奈,這徒兒經常在桃池沐浴嬉戲,不會是見他長得帥,想要藉機勾引他吧?

哎,都是為師的錯!

“踏踏實實?”林夭夭一怔。

這師尊不是以為自己突破太快,是動用了什麼禁術,傷及了根基吧?

哎,師尊你不懂什麼叫大帝之姿。

“師尊,弟子謹記教誨!”林夭夭像是受了委屈,輕咬紅唇道。

“嗯,知道自己該乾什麼吧。”葉空點點頭,對著一旁的桃池,使了個眼色。

得讓這個徒弟記住,少洗點澡,為師孑然一身,美色是無法誘惑我的!

女人,隻會影響我拔刀的速度!

林夭夭俏臉頓時一紅,內心滿是羞怒之意。

這……這師尊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對我是眼色,是要本帝現在沐浴給他看!

登徒子!

林夭夭恨不得一劍劈了葉空。

她冷冷地說道:“弟子還要修煉,先行告退了!”

說完,林夭夭轉身離去。

狠狠地把茅屋大門關上。

葉空愣在原地。

這徒弟,不過教訓她經常泡澡,這就生氣了?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這般大的時候,也有叛逆期,都愛玩。

自己,是不是對徒兒太嚴厲了?

葉空皺眉反思。

教徒兒,應該有教徒兒的方法,太苛刻了,可能會起到相反的效果。

那現在怎麼辦?徒兒不理自己了……

“小孩子就得哄,去給這徒兒,準備個小禮物吧。”葉空無奈歎息。

他是倒八輩子黴了,第一個徒弟,就天資奇差,而且脾氣古怪。

彆人家的主角,收徒可都是氣運之子啊。

哎……難不成是因為我長得太帥?

肯定是的。

葉空敲響了房門。

“師尊,還有何事?”裡麵傳來了林夭夭冰冷的聲音。

“徒兒,開門,為師來送你一件禮物。”葉空笑著,揚了揚手中的小皮鞭。

為師,是來鞭策你的!-明瞭,師兄對你有多麼真心。她肯定得感動死。林夭夭笑而不語,接過陳長青手中的劍法一看。這……還真是玄階劍法!垃圾,垃圾!陳長青看著林夭夭那震驚的樣子,又是一喜,淡然笑道:“師妹,這就是玄階劍法,不要太震驚了。”震驚,是的,本帝的確很震驚。這小子,竟然真得拿玄階劍法來消遣我!“師兄,這劍法太貴重了,師妹可不敢要。”說罷,林夭夭回頭,就往桃山深處走去。滾你丫的吧!不敢要?陳長青一臉茫然地站在原地。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