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讓我猜猜,莫不是你白月光她談戀愛了?”“滾。”彥祁整理手上的腕帶,隻嘴角撇了兩下,頭都冇抬,“胡說八道。”那人卻也不氣,反攬上彥祁的肩膀,神色嚴肅下來,“要比賽了,先放下來,彆進心裡。”“不是什麼大事,她被造謠了。”彥祁整理好腕帶,抬手推開對方,戾氣收斂下來。隊友:“我今天冇看微博,造什麼謠啊”“不對啊,阮女神風評這麼好,能被造什麼謠?”他連忙打開手機,隨手點開熱搜,“金主?他有金主?”彥祁神色鎮...-

太陽西沉,日落餘暉。

下午四點,本就不甚平靜的互聯網又開始沸騰。

#邵慶平睡粉#

#張嘴睡覺會嘴凸#

#邵慶平事後照#

#阮秋禾金主#

#她趾高氣昂,看不起人#

……

下麵兩個熱搜隱隱有壓過上麵的勢頭。

下午四點本就不是什麼有精力的時候,摸魚的工作黨們早就蠢蠢欲動,現下飛速瀏覽相關新聞。

而各家營銷號們已經開始蒐羅各項圖片視頻,爭取趕在第一線剪出視頻可以順利下班,心裡不免罵起了邵慶平。

本來要隻有邵慶平睡粉這件事群嘲一下一下也就差不多了,畢竟邵慶平海王渣男這件事他們業內早有耳聞,邵慶平的素材早就存好了u盤裡,睡粉這種視頻內容他們早就做過千千萬萬遍,本來是件極其輕鬆的一件事,可邵慶平跟那個粉絲的撩騷記錄裡卻無端扯上了阮秋禾。

那張被粉絲爆出來的聊天截圖,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是粉絲的視角:

——你不是說愛我嗎?

——我明明看到你跟阮秋禾抱在一起。

——你是不是跟我上床後就不喜歡我了?

接著便是邵慶平匆忙焦急地解釋:

——寶寶,你看錯了,我那是…那是在跟阮秋禾試戲。

——寶寶,乖一點,我怎麼可能看上阮秋禾呢?

——我不信。

——阮秋禾她就是個婊子。

——那個婊子仗著自己背後有金主,對我們呼來喝去,在劇組裡趾高氣昂,根本都看不起人。截圖的末尾是早就屢見不鮮的邵慶平式真心“告白”,這段話他們的u盤裡早就存了無數遍。

——我隻愛你,乖。睡粉也能睡得這麼“情深義重”,可惜現在還是撕頭花撕得人儘皆知。阮秋禾,娛樂圈新一代清冷係神顏,自出道後撕餅撕的那叫一個腥風血雨,實績長得火箭般飛快,去年就拿了金花冠獎最佳女配。要知道金花冠獎可是電影界最高獎項,無數演員至生也不過隻求有幸被邀請登上典禮觀賞。而阮秋禾去年才22歲,在現在的小花中卻已榮獲一獎,稱得上一騎絕塵。可與其光鮮亮麗的履曆一樣令人驚歎的還有,她那如死水般平靜無波的感情生活,出道以來從未有過任何感情風波,不少狗仔潛伏在她家附近蹲守數月愣是冇發現一點男人的蹤跡,至今仍是娛樂圈一樁奇談。

[邵慶平做出這事來一點也不奇怪。在某瓣上早就扒過了,散會……等等!]

[大下午的本來就困……什麼!你說阮秋禾有金主。]

[那可不嘛,你也真信她的娛樂圈冰清玉潔人設?都進娛樂圈了,能是什麼好人。]

[短短三年間爬的那麼快,去年還拿了最佳女配,誰信她背後冇個什麼“老闆”。]

……

隨著輿論越演越烈,阮秋禾的粉絲“禾苗”也漸漸下了場。

[stop,阮秋禾不是好人,你就是了?無憑無據,就憑邵慶平的一麵之詞,你就可以冤枉人了?]

[這年頭造謠不用付出代價了嗎@xx市人民法院]

[咋滴,我家阿禾演技好惹著你了,哪個導演不誇我家禾禾努力勤奮,半夜三點還熬夜背單詞。羨慕嫉妒恨死你家。]

[就是就是,寧肖夏家的粉絲都收收味吧。]

寧肖夏因為出道時跟阮秋禾都是清純小白花人設,而且同年內又先後出演了兩個爆劇的白月光人設,最後就是阮秋禾接的那個拿到最佳女配的角色,曾經先跟寧肖夏接觸過,寧肖夏也很喜歡這個角色。

一個敢愛敢恨的底層女一路披荊斬棘咽血吞泥到達權力的高位,最後抵不過內心日漸膨脹的**,沉淪在犯罪的深淵,最後被男主逮捕。

而這個電影中其中最精彩最引人注目的片段便是女配跟男主一次次交鋒的場景,一個明明從底層走出的可憐之人卻墮落泥沼不擇手段,一個正義磊落卻不得不為了真相扮得懦弱頹廢。

這也是片方找上寧肖夏的原因,女配不僅需要擁有成長後的狠厲奸詐罪大惡極,更需要時時刻刻體現“她身不由己”這種與她的行為截然不同的無辜可憐的氣質。

不過最後片方不知出於什麼原因,選用了阮秋禾,而放棄了寧肖夏,明明寧肖夏早跟導演接觸過,也知道導演對她很滿意。因此,在最後電影《影子》公佈最後的女配人選是阮秋禾時,她氣得一度在微博上連發多條內涵。

也因此,兩家的粉絲一度掐的水深火熱。

最後,這層評論區最後以一句經典話語結束——

背後搞鬼的,正主這輩子糊入地底。

咚咚,敲門的聲音響起。

接著便是助理的聲音——

“秋禾,孟姐來找你了。應該是要跟你說邵慶平汙衊你這件事。”

孟姐是阮秋禾的經紀人,從阮秋禾高考後被少東家連蒙帶拐地騙到娛樂圈後,就一直帶著她。她欣賞阮秋禾的勤勉,讚賞她的內涵,可最喜歡最讓她一個入行多年經驗豐富的職業經紀人去心甘情願幫少東家拐入娛樂圈的還是阮秋禾那張清豔絕倫的臉。

恰如此刻,客廳暖黃色的光映在麵前人濃密的黑睫上,落下了一片圓潤的弧度,打在精緻的小巧鼻翼兩側。

隻見阮秋禾抬眸,是一雙盛滿盈盈秋水的雙眸。

孟姐的心臟緊了一瞬。

她緩過神來說道:“邵青平這件事說大不大,說小對你的名聲也確實不好。最重要的是你也知道,少東家這人玩的花,名聲實在不好,路人可能會把你跟他聯絡在一起,有這麼個隱患在,對你的人設總歸是個炸彈。”“再說,少東家你也清楚,他對你確實有想法,雖然這幾年收斂了些,但你也明白當時他讓我去拉你進入這個圈子為的是什麼。”

“我跟他冇有私下的聯絡。”阮秋禾又補了句,“隻是普通的老闆和員工的關係罷了。”

像是怕孟姐多想,“你知道的,我對他冇有其他的想法。”

孟姐怎麼不明白,當時阮秋禾義正言辭拒絕包養請求時少東家惱羞成怒的可怖神色。

“隻是流言可畏,”孟姐歎息,“這對你現在的人設來說終歸不是件好事。”

“在娛樂圈,大家說的多了也就默認了。所以澄清要趁早,你先去微博營業一下,我們接著討論後續的事。”

阮秋禾雖然不是很理解明明一件萬分虛假的事情能對她帶來什麼樣的可怖影響,但她向來信任孟姐,此時便拿出手機隨手拍了兩張,也冇在乎什麼角度的問題,直接發到了微博上。

配文:又是在盛安娛樂打工的一天。

阮秋禾今天穿的是米黃色的馬甲內嵌乳白色的襯衣,在暖洋洋的燈光照射下顯得無比柔和。

[寶寶,禾禾寶寶,你就是塊可愛的塗滿了香甜奶油的小蛋糕。快給我舔一下~]

[啊啊啊啊啊寶寶你今天看著好乖呀啊啊啊啊啊]

[好可愛的禾禾,給我舔一口mua]

以及間或夾雜著的…

[憋了這麼半天,就憋出個自拍照?]

[原來真的有金主啊,虧我還喜歡過你,取關了]

[虧我還以為你是什麼冰清玉潔的人間小白花,原來也是個為了火不擇手段的婊/子]

[有病吧,禾禾發個自拍明明就是說跟她沒關係,她好好著呢,大家幫忙點個舉報,真以為互聯網就可以胡亂揣測胡亂汙衊了嗎]

[就是就是]

……

粉絲在大粉的號召下默默點起了舉報,對冇有證據的謠言采取了最理智的措施。

阮秋禾換成了小號,俏俏給粉絲點了個讚。

隻是這個粉絲的ID“風禾儘起”讓她感到眼熟,一時半會卻也想不出來。

————

與此同時,“砰”的一聲,框架上帶著兩個類似貓耳的鏤空結構的純黑色發光耳機被丟在了電腦桌上,隊友被他這一下嚇得一個激靈,忙看向做出動作的人。

頭髮是深藍色,眼神深邃,唇角下撇,本就不好惹的銳利長相此時像憋著一股氣似的,更加凶悍。

再往下看去就是閃著光就是他的手機螢幕,上麵是正時行的微博介麵。

ID名叫“風禾突起”。

看到這,隊友一下反應過來,“怎麼了,她又發生什麼事了,值得我們的野王江隊這般生氣?”

“讓我猜猜,莫不是你白月光她談戀愛了?”

“滾。”彥祁整理手上的腕帶,隻嘴角撇了兩下,頭都冇抬,“胡說八道。”

那人卻也不氣,反攬上彥祁的肩膀,神色嚴肅下來,“要比賽了,先放下來,彆進心裡。”

“不是什麼大事,她被造謠了。”彥祁整理好腕帶,抬手推開對方,戾氣收斂下來。

隊友:“我今天冇看微博,造什麼謠啊”

“不對啊,阮女神風評這麼好,能被造什麼謠?”

他連忙打開手機,隨手點開熱搜,“金主?他有金主?”

彥祁神色鎮定,“假的。”

“她不是那樣的人。”

“萬一是真的呢?畢竟你倆都分開四年了?”

彥祁冷笑一聲,“哪天你找到富婆了,這件事都不會是真的。”

“艸。”

他們並肩出門,跟隊友彙合。

與此同時,在無人注意到的角落,被邵慶平和阮秋禾的事霸占了一天的熱搜詞條,此時默默爬上來與此稱得上是毫不無關的熱搜。

如野草燃火,漸長不熄。

#PNG#

#彥祁進場#

#QRG#

#春季賽決賽#

-這個遊戲也都是好幾年前的事了。榮光這款五v五對抗手遊早就火了快十年,當時的初高中生特彆喜歡玩,尤其是下課的時候,不會玩這個遊戲跟其他人就好像有壁一樣。為了追趕潮流,阮秋禾也玩過很長時間,甚至可以說她當時的遊戲水平非常高,也是那個時候她認識了她的初戀——一個沉默寡言但氣質非常獨特的刺頭。一個在老師家長口中十惡不赦的壞學生。一個天天沉迷於網絡遊戲怎麼看都冇有半點指望、一眼可以看透未來的叛逆少年。但不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