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熹妃回宮

26

的少女施施然站立在旁,正凝著她看,眼神頗為打量。林淙是黴,但林淙不傻。這少女一眼天潢貴胄的氣質,再加上剛剛禁衛軍首領正要發作卻陡然噤若寒蟬的樣子,林淙便猜也知道,這名比她小上幾歲的貴人,大概率就是她要攻略的狗皇帝了。看起來嬌嬌冷冷的,一副麵容憐的像玉,偏舉止又是十足的沉穩和淡定。林淙想到了選秀時那些剛滿十八歲的少女們,站上大人們競技的名利場時,正像眼前這位少年君王,有著不符年齡的老成。“你是誰?怎...-

“謝天謝地,這次我要奪回屬於我的一切!”

林淙自認是先天倒黴聖體,參加選秀折戟沉沙,出師未捷先扭腳,在初舞台摔了個大馬哈,評級為F,遺憾離場。

名利場上百舸爭流,隻不過人家是奮勇爭先,而她勇爭末流。

藉著初舞台史無前例開天辟地的驚人一摔,她火速竄紅登頂熱搜。

在360度全方位無死角的流量簇擁下,果斷投身激情帶貨行業,早assistant打PK,晚coffee熬夜爆金幣,開創主播新概念早A晚C。

直播考勤比她上大學時的GPA高了不知多少倍。

可惜命途多舛,頂峰歇菜。

平台老闆捲款跑路,她自己找公會打投的資金被一碗水連鍋端,負債三百萬。

人不會一直倒黴下去的對吧?

喝涼水倒是不塞牙,可惜現在連喝涼水的機會都冇了。

家徒四壁,正是時候絕地反擊。

林淙打開web瀏覽器,在搜尋框內輸入“刑法以外的快速賺錢渠道”,略過一係列體彩福彩的軟性廣告,她在琳琅滿目的藍色鏈接中,發現了一條隱蔽卻顯眼的文字。

“最新體感沉浸式遊戲招收內測用戶,本遊戲刪檔內測,設有全服獎勵基金,通關獲勝者可獲得獎金300萬。

本次遊戲過程將在VIP群內全程付費直播,主播可獨享所有打賞及創作激勵。

歡迎揭榜!”

走進base深圳的遊戲體驗中心時,林淙還冇有終於幸運一次的實感,她那天下意識點開了這條和搜尋引擎牛皮蘚差不多的廣告,鬼使神差地輸入了個人資訊,在ID一欄下輕鬆寫下“熹妃回宮”四個大字。

冇想到今天居然一掃前恥,和幸運女神親密貼麵吻,抽到了那款遊戲的內測資格,來到了這幢金碧輝煌、流光溢彩的大樓前。

AR技術是人類文明和科技進步的瑰寶,也是讓林淙再一次社死的毒藥。

佈滿高科技虛擬屏的大廳內,每個人頭頂都用AR投射了自己的ID。

在一眾實名製上網,頭頂著張三李四王五趙六的各色ID前,林淙頭頂是霓虹炫彩版本的“熹妃回宮”,果真是黴的最為亮眼,黴的脫離了低級趣味。

一名工牌上寫著001的女士向她走來,將林淙引入大廳一角的員工電梯。

刷卡自動顯示樓層,林淙下意識看了一眼,電梯直奔頂層而去,失速上升的30秒內,林淙眼前幻視了那300萬終於被還清,自己也成為史無前例流量大主播的美好前程。

“叮咚。”

電梯門開了,林淙和一名高高瘦瘦的女士擦肩而過,那女士一身深色的名牌套裝,工裙緊窄,收到腳腕,露出盈盈的一截,罕見的冇用香水,身上的味道很淡。

“這邊走,林淙小姐。”

“好。”

林淙回過神,001已挽了把手,示意她進入樓頂某個辦公室旁邊的獨立空間,裡麵擺放著一個繭型的球狀座艙,座艙四周流溢著不俗的金屬質感。

001露出一個公式化的微笑:“請您坐進座艙,所有與遊戲相關的內容將在您與腦機連接後,出現在即時顯示的數字螢幕上——當然那個時候您對數字螢幕的感知,就會以視覺的形式呈現在您的眼前了。

本遊戲已應用最新一代腦機感知技術,您將會痛角色所痛,感角色所感,您會成為她,而她也就是您。”

“遊戲愉快。”

001的最後一句話朦朦朧朧的,消失了。

林淙沉入座艙,連接腦機,眼前陡然陷入深寂的黑暗,她又體會到了不久前坐電梯的失重感。

眼前的漆黑被頗具儀式感的登陸介麵所替代,林淙發現自己轉轉眼珠,係統就能清晰選中自己目之所向的選項。

【歡迎來到女帝攻略計劃,親愛的熹妃回宮用戶,本遊戲強製實名,請先充值50元為您的角色更改姓名吧!】

……

不愧是我,還以為時來運轉抽中了幸運大獎,怎麼上來就是馬服遊戲的經典操作啊!

這個遊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中國人的信念,來都來了。

林淙含淚花唄支付50元,改名為——林淙。

實名製上網。

對了,這個遊戲叫什麼來著?

女帝攻略計劃是吧,她失去的,她要這個狗皇帝通通還回來!

【本遊戲無規則,無流程,無新手指導,您有且僅有唯一一個主線任務,攻略女帝。】

【遊戲中賺取的銀兩可在商城中購買特殊商品,充值月卡68元,將根據在線時長為您發放每日利是5文錢;充值戰令168元,可獲得典藏皮膚,長春宮優質宮女套裝*1。】

……

不成功便成仁!

林淙怒衝236元,她和狗皇帝不共戴天。

等下,攻略女帝,攻略女帝的條件是什麼啊?

冇等林淙在心裡問完,眼前的虛擬螢幕驟然消失,她沉沉地感到一陣眩暈,身體僵直,幾乎無法行動。

半晌,她睜開眼,眼前已是一片亭台瓦舍,廊腰縵回,簷牙高啄。

怪石嶙峋間,她隻聽見耳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挲聲,以及女子細聲細氣的吟哦,聽的人耳根發癢。

林淙正暗自吃驚,心想一來就這麼刺激,怕不是撞破了赤色鴛鴦肚兜掛在腰間纏,,綿嬉戲的現場,她可不想一來就體驗到小宮女因知曉秘密而被滅口的俗辣劇情。

正要悄咪咪的摸走,隻聽得一時間兵戈鏗鏘,金屬摩挲的肅殺之聲傳來。

一隊錦衣侍衛著馬褂長袍,腰間彆刀爭鳴而來,領頭的一個聲音低沉,又似乎有所顧忌,隻隱隱低聲納了句話:

“宮闈重地,何人隱在山石之中,出來!”

低喝似是納了幾分內力,林淙不得不感歎這遊戲仰賴於最新的技術,細節分毫畢現,簡直是身臨其境。

讓她這種新世紀冇體驗過武功的新新人類,僅隻因為一句低喝就心顫不寧。

這一顫下輕微的挪動了幾分,叫山石外領刀的衛兵聽了個分明。

山石內顛倒的聲音半晌前就停息了,林淙深望了那兒一眼,黑洞洞的,一時半會八成不會再有動靜,自己這是撞槍口上了,成了彆人的替罪羊。

清清嗓,林淙知道是自己表演演員自我修養的時刻了。

“大人莫怪!

我,我,奴是初選入宮侍奉的宮女,前兒得了彩,堪堪得過持帚、刺繡的擢選,得侍長春宮。

是以在尋道的路上迷失,繞到這奇石嶙峋的陣輿中,多虧大人提力喝問,這才迷迷瞪瞪尋聲得出。

奴在這裡謝過大人了。”

這麼多年的宮鬥劇不是白看的,林淙拿出應對初舞台的勁,一番話說的滴水不漏。

林淙生的嬌美,一把聲脆伶伶的帶著俏,聽起來又頗有幾分乖戾,一時間金刀襯雪,佳人在山石中隱綽地緩步出現,裙裾荏白,膚若凝脂。

聲被刀兵襯的更嬌嫩了。

領頭的禁軍卻不為所動。

林淙低頭伏著禮,頭抬不起來,也就看不見這位禁軍大人玩索的表情。

顧漣沉著眼看了看眼前這位俏麗,山石旁亭台軒雅,這樣一位佳人,若是在此與人私通…

也不是冇這種可能。

她提手伏刀正要發作,卻見山石間一角靜靜閃出一個人影,這人不知在那站了多久。

顧漣正要叩拜,卻見那人蟒袍金腰,芝蘭玉樹地擺了擺手,指尖嫩潤盈白,臉色看不出什麼情緒。

顧漣就此止住了,遞上句,“好自為之。”

冇看見那人的番子正要上前調笑這位乖戾的南方美人,被顧漣收力地踹上一腳,打個趔趄,也就身直影正地轉身走了。

自稱長春宮的宮女還伏著身子等她調遣,顧漣回過頭,又補了句長春宮的方位,林淙故作怯生的應了,一把聲能掐出水,終歸是冇有抬頭。

“傳我的話下去,今天巡誡值守的番子,不必記錄這裡發生的所有事,如有泄露,仔細你們的腦袋。”

顧漣走出禦花園,聲音漸漸淡了。

林淙後知後覺汗濕背心,她正手撫胸口驚魂未定,卻瞥見一個比她矮上幾分的少女施施然站立在旁,正凝著她看,眼神頗為打量。

林淙是黴,但林淙不傻。

這少女一眼天潢貴胄的氣質,再加上剛剛禁衛軍首領正要發作卻陡然噤若寒蟬的樣子,林淙便猜也知道,這名比她小上幾歲的貴人,大概率就是她要攻略的狗皇帝了。

看起來嬌嬌冷冷的,一副麵容憐的像玉,偏舉止又是十足的沉穩和淡定。

林淙想到了選秀時那些剛滿十八歲的少女們,站上大人們競技的名利場時,正像眼前這位少年君王,有著不符年齡的老成。

“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林淙決定先下手為強,她故作驚訝地提問,向前雀了兩步,哎呀一聲,狀似被腳下的石子絆倒,眼看就要朝著皇帝倒下。

謝淺一個閃身,林淙重演一戰成名的大馬哈,摔在了自己要攻略的女帝麵前。

謝淺眉毛都不帶動的,眼神隻盯著山石內窸窸窣窣走掉的兩個身影。

都要怪眼前這個宮女。

她原本躲在山石後想看自己寵妃私通的好戲,如今戲唱到一半,有人橫空出世,大發戲癮,叫她看不完戲,該不該罰?

“把衣服穿好。”謝淺慢條斯理地說。

眼前這個宮女倒也真像是入宮不久剛過拔擢的樣子,如此蠢笨,身前的領結係歪,衣衫不整,難不成是想勾引朕?

“抬起頭來。”讓朕看看你。

謝淺承認,自己今天是有點無聊了。

-所顧忌,隻隱隱低聲納了句話:“宮闈重地,何人隱在山石之中,出來!”低喝似是納了幾分內力,林淙不得不感歎這遊戲仰賴於最新的技術,細節分毫畢現,簡直是身臨其境。讓她這種新世紀冇體驗過武功的新新人類,僅隻因為一句低喝就心顫不寧。這一顫下輕微的挪動了幾分,叫山石外領刀的衛兵聽了個分明。山石內顛倒的聲音半晌前就停息了,林淙深望了那兒一眼,黑洞洞的,一時半會八成不會再有動靜,自己這是撞槍口上了,成了彆人的替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