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娘救出去,以報這份拳拳之心……“對了……對了……小姐,老奴記得還有一樣東西,老奴拚死保下來的……現在、現在給您給您,這東西在府裡不值什麼錢,可是在外麵,上麵的金線,高低能值上點銅板,您拿去拿去……”說完這話,李嬤嬤趁押解的人四下不注意,從喜轎窗戶裡飛速給蘇小小遞了進去。蘇小小接過一看,是一個古代閨閣女子常用來刺繡的嗅花圈,上麵還有一幅未繡完的圖案,是一隻高飛的孤雁穿上了雲間……尋常女子都是繡些鴛鴦...-

03

蘇小小環視了周圍一圈,現下站在這薛家宗祠裡麵的全是成年男子,可是一提那個所謂的“災星”在場薛家人都變了臉色。

這到底是怎麼一個人……說實話,薛小小自己也有些害怕。

可是……

她打眼望去那幾個蘇家的仆人的模樣,心下暗自計量道,這害怕也不會比現在情況還差了吧?自己要是被帶回蘇府和自己那個“好妹妹”切磋,這龍潭虎穴也不比現下安全多少。

要不……賭一賭?

蘇小小心中一個激靈,她思量片刻還是開口道。

“娘……我、我為了您……為了大家,也不是很介意,要不……五郎如是有個姊妹,咱按照禮法和她拜堂也不是不成,也就兩刻鐘的事情……不大事的,不大事的……”

蘇小小現下穿越的身體本就膚白貌美,一雙杏目黑白分明,翹挺的鼻梁小小的點綴在白嫩的肌膚上,雖然年屆及笄,可是端的好似那年畫上的娃娃一般,讓人一觀就可愛無比,心生憐愛之情。

再加上她剛纔出色的演技,在場薛家人都有些動容了。

這姑娘還冇過門,就已經在維護他們薛家的利益了麼……

這樣想來,咱們好像聽著蘇家的餿主意,拿公雞和她拜堂成親,的確是缺德了些,難得有如此明事理的姑娘。

原本剛纔被蘇小小懟的開不了口的薛三秀才,聽完這話,又見的蘇小小的這模樣,對蘇小小心中的芥蒂,瞬間消了大半,也跟著勸張大娘道。

“嗯……在場這麼多男子,你家那個災星,再發瘋晾也起不了多少風浪,難得有如此明事理的女子,咱們也彆辜負了她的一番心意……”

聽的這話,蘇小小心裡暗笑了一下,她本來就極會拿捏人的心理,這番表現完全在她意料之中的事情,不管哪個時代,隻要在宗祠說這些維護家族的話語,自有大儒能替自己辯經的!

張大娘聽完,思考了片刻,最終也是點了點頭,從薛家人裡挑了幾個最年輕力壯的漢子指點他們去自己家裡,臨了,蘇小小還偷摸看到,張大娘好似還把一把鑰匙交給這幾人。

這下讓蘇小小更是又害怕又好奇了,什麼樣的災星……還要鑰匙鎖住呢?

——

大約一炷香的時間過去後。

蘇小小在原地站的都有些腿麻了,她忽然聽見不遠處傳來鐵器碰撞的聲音。

“叮鈴……哐啷……”

蘇小小順著聲音打量過去,正好瞧見剛纔被張大娘指點去接人的那幾個漢子回來了,不對,還少了一個人!

不僅如此回來的幾個人,臉上都紛紛掛彩了!?

蘇小小有些吃驚,她剛纔看過那幾個漢子個頂個都是身強體健,身材高大的年輕人,還有兩個穿著短打,模樣像是賣力氣的……

這、這還能少了……

這災星……還是個人麼?

蘇小小一瞬間是有些後怕剛纔的決定的!

但是下一刻,她便開始懷疑人生,不對,懷疑自己的眼睛起來。

隻見,那幾個回來的漢子手裡拖著一跳鐵鏈,鐵鏈另一端牽著的是……是一個一頭亂糟糟身材又瘦又高的女子。

那女子麵容隱在長髮下麵,蘇小小看不清,但是讓她懷疑人生的倒不是麵目這麼單純的問題!

那個女子……居然是用雙手雙腳在地上爬行著走,彷彿是隻野獸一般!

這……還是人麼!?

這是蘇小小見到這個女子第一眼的印象和問題!

“唉!張大娘,你家這災星比以前更恐怖了,小二、小三、還有栓柱咱們四個一起上,她居然拖著鐵鏈還能打傷咱們兄弟,真是……真是……你還是找個時間把她處理了吧!現在她才17,再過幾年,筋骨長開了,咱們兄弟可是按不住她了啊!”

張大娘看著受傷的幾人,再看著地上爬行的黑髮女子,也是一臉憂慮擔心,喃喃半天才說道。

“俺……知道,俺知道,作孽啊!做孽,怎麼會生出這種怪物來?”

聽的張大娘聲音,那黑髮女子彷彿有了反應,她抬起頭來,定定的看向張大娘,張開嘴想說些什麼。

這時,蘇小小纔看清了那黑髮女子的臉,雖然便是汙垢、傷痕,和各種不明緣由的被蟲出來的印記,但是依稀可見,清秀端麗,但又不同於一般女子,眼前的黑髮女子眼角、眉梢都帶著一絲鋒利的銳氣。

蘇小小再端詳了會,不自覺心裡一顫,她看到了那黑髮女子的雙眼,黑白分明,在滿是汙垢的臉上,更顯明顯,那裡麵冇有一絲塵世的痕跡,就像兩汪秋水盈在眼彎裡,照見的是這個世界的一切東西,冇有一絲她個人的痕跡。

……好像隻小獸不明所以就被帶到這裡來了……

蘇小小心裡不自覺這樣評價起了眼前的黑髮女子。

那黑髮女子卻冇有看蘇小小,她隻是努力的張嘴閉嘴想說些什麼話語,可是乾啞的喉嚨隻發出了陣陣低鳴,宛如野獸的嘶吼。

見此情景,張大娘和在場的賓客不由得退後兩步,畢竟看見了去接這個黑髮女子的壯年男子都傷成那副德行,黑髮女子還手腳並用爬著進來的,這樁樁件件哪一件都讓人恐懼無比。

張大娘自然也不例外……

看見張大娘這表現,那黑髮女子眼裡露出受傷的表情,她剛想低下頭,突然彷彿是聞到了什麼一般,揚起頭又往遠處嗅了嗅。

突然,那黑髮女子像是發現了什麼目標一般,興奮的一轉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後麵牽著她脖子上鐵鏈的人直接撞飛了出去……

然後獲得自由的她,立刻俯下身一個躍起,向喜桌那個地方撲了過去!

“啊!啊!啊!怪物!怪物!”

“快!快去拿鋤頭!快去拿棍子!”

“都說彆讓她來了,彆讓她來了!這倒好!要是這怪物傷人了!咱們該怎麼交代啊!”

見的這一幕在場除了蘇小小所有的人幾乎像見了鬼一般的拚了命的向門外逃了出去,一邊跑一邊還不住的叫喊著。

畢竟……剛纔那一幕實在太過驚悚,那個被撞飛的漢子跟鐵塔似的,可是黑髮女子幾乎一動一撞之間就把這兩百來斤的漢子頂飛了出去!

這還冇完,她剛纔跳起來,差點夠到了3、4米高的老宅的屋梁,這是什麼怪物纔有的力量和水平啊!!!

所以見到這一幕,幾乎冇有人願意和那個黑髮女子待在同一屋簷下了,全跑到喜堂門口躲著。

很快,人們就拿來了棍棒、釘耙、鋤頭一切算得上武器和不算武器的東西!

但是……

冇人敢進去……

他們雖然武器在手,可是看見了剛纔黑髮女子的實力,居然冇一個人敢進去。

突然有人提議到。

“咱們要不用火攻,把她燒出來!?”

“你傻嗎?這是宗祠啊!這能燒?”

“那、那咱們用煙、用水,總有辦法讓那怪物乖乖滾出來的……”

門口的人們害怕不已,開始七嘴八舌的探討起怎麼對付那黑髮女子的方法。

就在這時,所有人中,隻有一個人冇動!

冇有像其他人一般離開宗祠逃命,甚至都冇離開那喜桌附近!

她就一直站在原地!

這人就是蘇小小!

她一直在觀察那個黑髮女子!

聽到門外的人們紛紛叫囂著要用火燒、要用水淹!

蘇小小方纔皺著眉出聲輕嗬道。

“慢著!”

聲音不大,卻清脆響亮宗祠裡外都聽的一清二楚,所有人都轉頭看向蘇小小。

隻聽蘇小小笑道。

“不必那麼麻煩……!我自有辦法讓她過來!”

“姑娘!哎喲!你可千萬彆!”

“是的!是的哩,你可是五郎他……哎呀!我真是暈了頭怎麼讓人把這災星帶了過來。”

門口的張大娘、薛三秀才、甚至跟著來為難蘇小小的那幾個家丁都怕的要死,紛紛勸蘇小小快跑,遠離那個喜桌。

蘇小小卻搖搖頭,微微一笑說道。

“她……隻是餓了而已!”

遂即,蘇小小拿起地上撒落的喜餅,這是剛纔被張大娘“神勇”從喜桌上砸下來的東西。

蘇小小拍了拍上麵的灰塵,然後斂了斂裙襬,蹲下身去。

往前微微靠了一點,便發現那個黑髮女子躲在供桌下麵,正雙手不顧肮臟血汙的扒著地上的那一攤被砸扁的雞肉泥,然後拚命向嘴裡塞去。

“那個吃不得!臟!來,這個好吃!”

黑髮女子難以置信的抬起頭,看向了蘇小小。

被砸爛的喜桌下麵,空間不大,卻陰暗無比,黑髮女子此時全身幾乎都在黑影當中。

而蘇小小呢?她蹲在喜桌外麵,夕陽的落日餘暉正好從後麵的大門灑了進來,給蘇小小全身披上了一層淡金色的薄紗似的輝光。

那原本恐怖、受人厭惡的黑髮女子這分鐘都看呆了!

她訥訥接過蘇小小手中的喜餅。

然後張嘴開合了半天,擠出了兩個字來。

“屑……屑……”

蘇小小聽聞,更是有些驚奇,然後歪頭對著喜桌下麵的黑髮女子嫣然一笑道》

“哎呀!你會說話呢?你好啊,我叫蘇小小!”

-然傳來一陣尖利的女聲。“閃開!閃開!你們什麼東西!彆老拿什麼宗族禮法來壓老孃!老孃兒子的婚禮還不讓老孃進去咯?這娶的是什麼媳婦?還不讓婆婆見見還合理麼?”這是……蘇小小立刻迴轉身過來,隻見一個矮小的、皮膚蠟黃乾枯的婦女從門外人群裡蠻橫的擠了進來。這婦人雖然看起來身材瘦小無比,但是她一邊奮力的手腳並用推開擋著她的人,一邊指著還打算上前的人一頓國罵,一口唾沫星子噴的彆人頭也抬不起!……好生潑辣……蘇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