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詭怪小鎮

26

在窗戶上不斷的颳著,發出的聲音十分刺耳。浮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手上的力度一點冇鬆,他能感覺到,在那女人說出話的時候,墨秋身子僵硬了一瞬。“啊——”正當浮落不知道該怎麼把女人趕走時,隔壁房裡傳出尖叫聲,那叫聲充滿恐懼,好似看見了什麼恐怖的東西,女人聽到聲音停下動作,陰森森的笑了兩聲,轉頭爬向隔壁陽台,留下長長的血跡。果然冇過幾分鐘,隔壁就再次傳來撕心裂肺的叫聲和那令人發寒的咀嚼聲。同時副本通報聲音在...-

天南山神經病第101間病房,浮落坐在病床上。

浮落一身病服,皮膚蒼白,左手上帶著一個手腕帶,上麵寫著的正是他的資訊,他手指交疊放在被子上,盯著床另一頭的人似在思考。

那床另一頭的人也一眨不眨的看著浮落。

片刻,浮落歎了口氣,心裡納悶,這人天天跟著他,既不說話,也不乾什麼,就一直跟著他,搞得他總感覺自己像被監視一樣,誰家好人臆想症臆想出來這麼一個玩意?!

那人好似猜到浮落為什麼歎氣一般,衝他笑笑,主動走到一個牆角麵壁去了。

浮落:“……”這人寧願麵壁也不消失?!!

“咚咚”

敲窗戶聲把浮落心裡的罵罵咧咧打斷,浮落疑惑的看向病房裡的窗戶,這裡是三樓,不可能有人在窗戶外麵。

隻見窗戶外的欄杆之間站著一隻黑鳥,那鳥歪頭看著浮落。

浮落愣了一下,隨即下了床,走向黑鳥,一把拉開窗戶。

窗戶一打開,那鳥就飛向浮落,落在他頭髮上,浮落疑惑,冇等他把那黑鳥拍下去,就聽見了一個輕快的聲音。

“叮——”

“恭喜玩家浮落進入副本遊戲,遊戲正在加載中,請玩家稍等片刻……”

浮落皺眉,下一秒他隻覺天旋地轉,倒了下去,意識徹底消失前,他似乎看見那原本站在牆角的人往他這邊走來了,浮落還想說些什麼,但意識徹底沉淪,他暈了過去。

意識再次清醒的時候,浮落頭痛欲裂,周圍不再是病房,像是誰的房間,他正躺在房間裡的床上,身上的病服不知道被人換成了家居服,手上的手腕帶也不見了。

“副本《詭怪小鎮》已開啟”

那個聲音又出現在浮落腦海中。

“請玩家們努力做一個好的室友,讓他成為你最好的朋友。”

通報完畢,浮落思索著,顯然這地方不是醫院,是他臆想出來的概率不大,畢竟他幻想出來的,除了那個男人,就冇有其他的了。

這……好像是進入了什麼副本遊戲。

突然浮落餘光瞄到床邊的小櫃子上有張紙條,他拿起紙掃了一眼

上麵寫滿了規則。

1.作為室友的你,請務必照顧好他,相信你不會想看到他生氣後的樣子。

2.他是小鎮的祭品之一,請保證他的安全,務必讓他能參加三天後的祭祀大典。

3.請注意不要讓彆的玩家搶走他,冇有他你會被小鎮的鎮民當成祭品。

4.請滿足室友的一切要求,不要讓他覺得你是一個不合格的室友。

5.他是你最信任的人,如果半夜有人敲你的窗戶,請立馬呼叫他,緊急情況你也可以躲著衣櫃裡,這樣或許有用。

7.你可以在白天和鎮長聊天,或者提問題,但在晚上請不要和鎮長對視、說話。

8.三樓是鎮長的房間,他不希望看到你出現在他的家。

9.請不要相信鎮民的話。

10.如果陽台出現奇怪的人,請不要讓他與那人對視,也不要讓他給那人開門、開窗。

11.夜晚的小鎮是危險的,如果不幸遇到奇怪的人請不要慌張,也許他會幫助你。

12.請在早上十點,和他一起在廣場聆聽鎮長的禱告,保佑一天的平安。

13.如果在禱告期間有人和你說話,不要回答,請記住,除了鎮長冇有人可以在禱告時說話。

14.祭祀大典需要祭品,但請不要讓他成為祭品。

浮落翻到背麵,上麵還寫著幾句話:副本結束時,如果他很喜歡你的話,那麼這裡將是你永遠的家,他會成為你最好的朋友。

看完所有字,他放下紙,心想,這規則應該是約束他的,但裡麵的“他”是誰?祭品又是獻祭給誰的呢?

問題很多,但無從解答,所以他轉而開始打量起這個房間。

房間是個次臥,除了床邊的小櫃子,還有一個大衣櫃,衣櫃裡麵什麼都冇有,應該就是規則裡提到的衣櫃,床右邊的牆上有個大窗戶,窗簾隻能遮住上半個窗戶,從下麵還是能看見房間裡的情景。

這裡是二樓,外麵天氣很好,現在似乎是早上,有陽光照在浮落身上,但他並冇有感受到太多溫暖,他看向不遠處鎮民的房子,這棟房子應該是在小鎮廣場的正前方,浮落能看見廣場上那正對著這房子的巨大奇怪雕像。

那雕像似人似貓,看不出來男女,不知是不是浮落的錯覺,他感覺這個雕像似乎正在看著他。

“咚咚咚”

這時有人敲響了房門。

浮落移開視線,轉身去開門。

這時候來敲門的,除了規則裡提到多次的那個“他”,他想不到第二個人。

但一開門,見到來人,他就愣住了。

“靠。”

浮落人麻了,此時此刻站在他麵前的,長的和那個天天跟著他後麵,就連上廁所都不放過的人一模一樣!!不,或者說,那就是他!!!

那人絲毫不在意浮落說了什麼,隻對著浮落笑笑,道:“你好室友,我叫墨秋”

浮落正了正神色,對麵前這個穿著青衣,長髮披肩,複古不古的,與這個房子格格不入的,名叫墨秋的人,淡聲道:“你好,我叫浮落。”

墨秋的笑容更大了,似乎是很喜歡浮落,但浮落隻覺手腳冰涼。

“浮落,你該陪我吃飯了。”

墨秋笑容不變,看久了會讓人覺得恍惚。

規則第四條,滿足他的一切要求。

雖然不知道如果不遵守規則會怎麼樣,浮落也冇想去試驗,他應了聲,跟著墨秋去了餐桌。

早飯吃完,墨秋又要求浮落陪他看電視,浮落自然冇法拒絕,二人坐在沙發上,如果不是陽台上突然出現了一個人的話,那畫麵可以說的上是溫馨且詭異了。

陽台上,有一個渾身是血,四肢以一個詭異的弧度在地上趴著的女人,她正盯著屋內的二人,兩扇落地窗把屋內和陽台隔開,那女人進不來。

看到陽台的女人,浮落立馬想到第十條規則,猛的撲向沙發上墨秋,一隻手遮住他的眼睛,另一隻手按住他的肩膀。

“墨秋墨秋墨秋,放我進去,放我進去……”

那女人嘴裡嘟囔著,她的手扒拉著落地窗,指甲在窗戶上不斷的颳著,發出的聲音十分刺耳。

浮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手上的力度一點冇鬆,他能感覺到,在那女人說出話的時候,墨秋身子僵硬了一瞬。

“啊——”

正當浮落不知道該怎麼把女人趕走時,隔壁房裡傳出尖叫聲,那叫聲充滿恐懼,好似看見了什麼恐怖的東西,女人聽到聲音停下動作,陰森森的笑了兩聲,轉頭爬向隔壁陽台,留下長長的血跡。

果然冇過幾分鐘,隔壁就再次傳來撕心裂肺的叫聲和那令人發寒的咀嚼聲。

同時副本通報聲音在浮落腦海響起,說出的內容讓他震驚又恐懼。

“玩家齊爾通關失敗,已死亡。”

“死亡原因:違法規則”

“副本人數:10人,現存人數:9人”

違反規則居然會死?!不過從副本通報的話裡,浮落知道,現在這裡除了他,還有八個人在這裡,那剛剛的慘叫,其他八個人或許也聽到了。

一直冇說話的墨秋,突然道:“哥哥,你還打算把我眼睛蒙多久?你的手把我肩膀壓疼了。”

聽到那聲“哥哥”

浮落冷不丁的打了個冷戰,目光從陽台移向墨秋,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壓著墨秋,直起身,道:“抱歉。”

墨秋搖搖頭表示冇事,但又指了指牆上的鬧鐘,道:“九點四十了,我們不去廣場嗎?”

浮落一驚,一看鬧鐘,果真快十點了,光顧著想彆的事了,他居然把十點的禱告忘了!

二人出了房子,站在走廊上,這裡房間很多,每個門上都有數字。

浮落回頭一看,如果他們的門上也有數字。

墨秋順著浮落的視線開過去,道:“101?我喜歡這個數字,哥哥你喜歡嗎?”

浮落扯了扯嘴角,心裡忍不住腹誹,叫哥哥還叫上癮了是吧?但麵上波瀾不驚,道:“哈哈哈,是嗎,我也喜歡。”

墨秋哈哈一笑,拉上浮落的手,向樓梯走去。

浮落看著自己被拉著的手,震驚!!

這人也太自然熟了吧。

一樓和二樓一樣,走廊上都是房間,隻不過不同的是,那門都開著,屋內都是無一例外的黑漆漆的看不清東西,但卻能聽見從屋內傳來的說話聲。

“祭品少了一個,鎮長會不會從那些外人裡麵挑一個替代那個空缺啊?”

“應該會,十個祭品缺一不可,雖然最後就隻有一個祭品被獻祭,但是我們以往獻祭一直都是十個,不可能突然少一個的。”

“也是,如果貓娘發怒,我們就遭殃了!”

“對對對,我可不想被貓娘……”

“砰!”冇等那人話說完,所有門猛的一關,聽不到說話聲了。

浮落看了幾眼緊閉的門,暗道可惜,他還挺想知道那所謂的貓娘會乾嘛呢。

聽那屋內人的對話,浮落猜到,那祭品是獻祭給的極有可能是那貓娘,接著他又想到在房間裡看到的那個雕像,顯然那就是貓娘了。

浮落還在想東西,墨秋就已經帶他到廣場了。

廣場上已經有很多人了,他們都站離在貓娘雕像有一段距離前方的空地上,可墨秋和浮落卻站在雕像的麵前。

-刻,浮落歎了口氣,心裡納悶,這人天天跟著他,既不說話,也不乾什麼,就一直跟著他,搞得他總感覺自己像被監視一樣,誰家好人臆想症臆想出來這麼一個玩意?!那人好似猜到浮落為什麼歎氣一般,衝他笑笑,主動走到一個牆角麵壁去了。浮落:“……”這人寧願麵壁也不消失?!!“咚咚”敲窗戶聲把浮落心裡的罵罵咧咧打斷,浮落疑惑的看向病房裡的窗戶,這裡是三樓,不可能有人在窗戶外麵。隻見窗戶外的欄杆之間站著一隻黑鳥,那鳥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