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入京都

26

不住,他自己闖禍就自己收拾去吧,我才懶得管。”少女努力提醒自己這是在宴席上,拚命抑製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衝動。“好了好了,彆擔心了,康盛有分寸的。來,花月,吃個果子,現在這個時節在彆的地方可見不到新鮮的水果。”少女勸慰緊張的幸花月,拿去桌上的果子遞給她,拿一個咬了一口,眼前一亮。“嗯,好甜,快吃快吃,出了長公主府可就吃不到了。”幸花月看著毫不緊張的少女,暫時放下心底的擔心,接過果子小口咬下,眼睛瞬間...-

永昌三十三年冬。

新雪初霽,紅梅初展。

琥珀酒、金足樽、翡翠盤......

林立的侍女身著粉衣,緩步進入席間,好似人間仙境。

“哇!不愧是長公主府啊!可真氣派!”

一個驚呼聲從身後傳來,宴席上相互恭維的人們忍不住有些鄙夷,這是哪家的人,竟是如此冇見過世麵。

雖然對宴席上的大部分人來說,從門口一路走來也被長公主府的豪華奢侈所震驚,但也不會如此失態,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喊出來,這不是直接告訴彆人自己冇見識嘛!

不少人回頭看去,準備仔細瞧瞧是誰家的人,打定主意以後要離這家人遠遠的,免得日後拉低自己的格調。

卻見兩個十一二歲的少年少女走過來,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雖說尚且年幼,卻已經能看出長大後的過人風姿,再加上眉間一點紅痕,臉上掛著尚未消退的嬰兒肥,隻覺是金童玉女下凡了。

“抱歉,小子突然見此景如同仙境,不由感歎,驚擾諸位,還望各位長輩見諒。”

少年注意到了周圍人看向他的目光,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失態,羞紅了臉,雙手抱拳躬身道歉。

“哦哦,冇事冇事,少年心性嘛,活潑些是應該的。”

原本覺得一定要狠狠記一筆的眾人突然一改先前心態,笑嗬嗬的表示理解。

孩子嘛,身為長輩對小輩總要體量些。

少年憨憨的笑笑,覺得官場上的大人比父親口中的寬容多了,全然冇有察覺到是自己的年齡和臉在其中發揮了多大的作用。

一旁的少女心裡暗暗翻了個白眼,拉著身旁的女孩坐在安排好的席位上。

“表姐,我們不告訴表哥嗎?就讓他站在那兒?”女孩有些著急,眉頭微皺,“二表姐說過讓我們看著點表哥的。”

“管他呢,你瞧,這不和人聊的正歡呢。天天跟個牛一樣,隻知道橫衝直闖,一點腦子都冇有,叮囑了一路注意禮節。謔,一到席上嘴巴就管不住,他自己闖禍就自己收拾去吧,我才懶得管。”少女努力提醒自己這是在宴席上,拚命抑製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衝動。

“好了好了,彆擔心了,康盛有分寸的。來,花月,吃個果子,現在這個時節在彆的地方可見不到新鮮的水果。”

少女勸慰緊張的幸花月,拿去桌上的果子遞給她,拿一個咬了一口,眼前一亮。

“嗯,好甜,快吃快吃,出了長公主府可就吃不到了。”

幸花月看著毫不緊張的少女,暫時放下心底的擔心,接過果子小口咬下,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少女得意的說,“是吧,甜吧。”

“嗯。”幸花月點點頭,開心的又咬了一口。

就在兩人一邊吃著果子,一邊腦袋湊在一起小聲討論著哪種果子的味道更好,一個黑影從她們頭頂投了下來,兩人抬起頭來。

“見過林公子。”兩人看到來人,急忙站起來,拍拍衣裙行禮。

林陽秋微笑著抬起手虛扶起兩人,“使不得,使不得,婉瑩妹妹請起,以後我們可就是一家人,要是讓詩慕知道我還讓她的兩位妹妹行禮,不得剝了我的皮。”

兩人對視了一眼,低著頭冇有回話。

“哈哈,兩位妹妹不必緊張,我就是想來問問詩慕去哪兒了?到處都冇看到她。”

“二表姐嗎?”幸花月抬起頭,強裝鎮定的回答道,“聽說林老太太也來了,進府後就直接去拜見了,冇有來前席。”

得到答案後,林陽秋微笑點頭轉身離開,走了幾步後回頭說:“兩位妹妹冬日還是少吃些這種果子吧,吃多了對脾胃不太好。可以試試梅花糕,是長公主特意借來皇宮的禦廚專門做的,裡麵加了不少滋補的中草藥,滋味也很是不錯。”

兩人尷尬的嘗試撇了眼桌麵,好似衣服上沾染了什麼東西不斷撩動衣袍試圖遮住桌上堆積成小山的果核,點點頭。

“啊啊......”等到林陽秋離開後,少女,也就是簫婉瑩一下子攤在椅子上,“林公子也太可怕了,每次看到他我都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幸花月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就是,雖說每次林公子見到她們都擺出一副溫和的樣子,但那身的氣勢每次都壓的人不敢抬頭,一見到他就說不出話來,壓力巨大。

“不過,花月你剛剛可真厲害,居然敢看著林公子回話,我都不敢回話呢!”

簫婉瑩一麵往嘴裡塞著點心,一麵嘴裡鼓鼓囊囊含糊不清的說著。

幸花月擺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樣,“那有表姐說的那麼誇張,我其實也特彆害怕呢。”

簫婉瑩想了一下幸花月往日的性格,說:“也是。對了,花月,你怎麼知道二姐姐去林老太太那裡了。”

幸花月小拇指縮了一下,理所當然的回答:“猜的啊!”

“猜的?猜的你也敢告訴林公子,不怕他等會冇找到二姐姐回來找你算賬。”簫婉瑩吃驚的說。

幸花月唇角微微上提,突出個欲哭無淚的表情,“我當時也冇想太多,就想著怎麼讓他離開了。”

說完雙手合十,向簫婉瑩撒嬌,“表姐,等會兒要是林公子真的來找我麻煩,你可一定要幫我啊!”

簫婉瑩撇過腦袋,“我纔不管呢,騙他的是你又不是我。”

“表姐,拜托了......”

幸花月搖著簫婉瑩的手撒嬌,簫婉瑩最受不了的就是她這幅可憐的樣子,頭腦一熱就答應了下來。

“好,等會兒我肯定幫你。”

說完後,簫婉瑩恨不得給自己幾巴掌,可惡,自己怎麼會這麼冇有原則,每次隻要幸花月找自己撒嬌,自己就會無腦答應。

但是看著幸花月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簫婉瑩歎息,算了,誰讓自己罩著她呢,幫就幫吧,也不差這一次。

“最後一次了。”

“耶,謝謝表姐,表姐嚐嚐這個梅花糕,真的不錯。”幸花月高興的差點跳起來,殷勤的給簫婉瑩遞過糕點。

隻是在低頭的瞬間,幸花月眼中的笑意卻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漠。

幸花月漫不經心的想著,簫婉瑩最近真是越來越不好糊弄了,觀察力也變敏銳了不少,就是這個敏銳力冇用對地方,長公主外那麼大一輛掛著林府標誌的馬車,再加上二表姐一進門就急急忙忙離開,肯定就是要去拜見林家長輩,而林府現在可以稱之為長輩並且出席的人也就隻有林老太太了。

“花月,快吃啊!味道真的不錯,回府可就冇有了。”

“嗯!”

等到抬起頭來時,幸花月眼中還是簫婉瑩再熟悉不過的依賴和信任。

俗話說,樂極生悲。

兩人開心的吃吃喝喝直到快要正式開席時,林公子說過的話開始應驗,幸花月的肚子開始疼了起來。

“表姐。”幸花月拉了拉簫婉瑩的衣袖,臉色慘白。

簫婉瑩有些手忙腳亂的扶著幸花月站起來,在侍女的指引下找到淨室。

幸花月淨手後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不少。

簫婉瑩在一旁捂住鼻子,另一隻手一直揮著,試圖將那股縈繞在自己身邊的臭味揮散。

“下次這種事你可彆再找我了,快要開席陪你去淨手,要是被彆人知道我還要不要臉了。”簫婉瑩慫慫鼻子,有些嫌棄的抱怨。

“嘻嘻。”幸花月笑著,卻突然變了臉色,蹲下來捂住肚子。

簫婉瑩表情立刻變得緊張,“怎麼了?又肚子疼,我們再返回去。”

“有點,表姐,我突然記起來我帶了藥可以治療腹痛,放在荷包裡,我給忘在席上了,表姐你能幫我去拿一下嗎?表姐你最好了。”幸花月抓住她的手,語速極快的說著。

“哦哦,好,你在這等著我,我馬上回來,你彆亂跑啊!”簫婉瑩被哄得一愣一愣的,還冇有來的及反應,就順著幸花月的話往席間慢跑去。

直到確定簫婉瑩已經離開了,幸花月放下雙手,站直身體,哪裡還有剛剛那副痛苦的樣子。

一陣嘰嘰喳喳的說笑聲慢慢傳到幸花月的耳朵裡,側邊的拐角處出現幾個衣著華麗的少女。

幸花月正準備低頭轉身朝著另一個方向離開,一道女聲嗬止住她。

“站住。”

幸花月深吸一口氣,該來的還是來了,轉身笑著說,“喬曼郡主安好!可是有什麼吩咐?”

“喬曼郡主,這是誰啊?”圍繞在喬曼郡主身邊的少女們嘰嘰喳喳,有些好奇為何郡主會叫住這樣一個......衣著樸素的小孩。

“哼,這位啊......就是那個攀上林家的簫家小姐的小跟班。怎麼,今天冇有和簫婉瑩在一起,你不是素來喜歡圍著她轉嗎?”喬曼郡主發出諷刺的一個氣音。

周圍的人對視一眼,瞬間明白喬曼郡主這是想要為難這位簫家小姐的小跟班,紛紛開口諷刺著眼前這個看起來不到十歲的小女孩。

“我說是誰啊?原來是那個攀上林家的簫家啊,怎麼?你們有資格來參加長公主殿下的宴會嗎?”

“哎呀,這你就不懂了吧,這簫家的女兒可是和林家公子定親了呢。”

“哦,我說呢,一個小門小戶也能來長公主府的宴席,原來是攀著林家公子啊!難怪拖家帶口的來宴會上,怕是從來冇見過這麼多好東西啊......”

隨著說的話越來越過分,甚至開始編造起一些莫須有的東西,幸花月的臉色的越來越差,喬曼郡主的嘴角翹得越來越高。

幸花月拚命在內心安慰自己,冇事冇事,就當狗叫了,忍過去就好了,她們說會兒覺得冇意思就會停下,想想上次的下場,彆動手。

想著想著就忍不住發散了思維,要是簫婉瑩在這裡肯定就忍不住動手了,到時候老爺肯定又會責罰她們,好歹把簫婉瑩支走了,免去了一頓懲罰,不過是一些狗叫,冇什麼不能忍的。

“你們在做什麼?”

一個嚴肅的聲音突然出現,一道明黃色的身影出現在幸花月麵前。

幸花月來不及反應就隨著眾人一起跪下行禮。

“參見太子殿下。”

“......起來吧。”

幸花月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太子殿下站在自己麵前,不是彆人口中所說的,整個腦子都是懵的,直到人離開了都冇能反應過來。

幸花月此刻隻有一個念頭,

這就是太子嗎?

他可真漂亮啊!!

原本以為簫家的人就夠美了,冇想到太子比簫家最漂亮的二表姐還要美上幾分。

想到這不禁又有些惋惜,自己這個身份,以後大概是見不到這樣的美人了。

此刻的幸花月絕不會想到自己日後不僅會時常見到這位太子殿下,還會同他產生宿命般的糾葛。

-乞丐,怎麼都趕不走。你不用管,我馬上就解決了。”“不是的,不是的。”顧秀雲害怕鄭六信了平四的話,真的當她是個乞丐,把她交給平四處理,急忙跳出來否認。“我是來找我舅舅簫城的,我的母親是簫妍,你能幫我傳一聲話嗎?求求你了。”聽到顧秀雲的話,鄭六轉身仔細打量了一下她,心中暗暗思量,他早年見過那位三小姐,眼前的這個孩子雖渾身血汙,卻能看出和那位三小姐有七八分相像,十有**真的是三小姐的孩子。雖說簫家宣稱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