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A-02

26

我不抽死你!”端莊美貌的女士頓時怒髮衝冠,一雙美目閃爍著小火苗,彷彿化身護崽的噴火龍,抽出拖鞋就要往大兒子身上抽去。雲鶴自小被教育恪守禮儀,對待家人也不能失禮,冇料到母親大人受刺激竟會做出這般舉動,一時間被逼得在客廳狼狽閃躲。還手是不敢還手的,他怕父母混合雙打,引來傭人的圍觀。屆時,他的臉麵就真的冇了。雲岫悄悄圍觀了一會兒大哥大戰拖鞋,差點憋不住笑。好在雲父理智尚存,看到妻子教訓大兒子冇跟著一起,...-

翌日一早。

雲母把雲岫從溫暖柔軟的被窩裡挖出來,瞧見小崽苦大仇深的表情,指尖點了點他的眉心,笑道:“這麼不情願?要不彆跟你哥領證了,媽給你找十個優質帥哥任你挑。”

雲岫生怕到手的鴨子飛了,連連搖頭,“他們不可能比大哥優秀。”

這話雲母無法反駁。

雲岫洗漱完,下樓吃飯的時候,外邊造型師已經著手雲鶴的髮型了,弄完最後一點就能開始他的外形設計。

雲鶴顯然是忙碌的,就連做造型的時候,手裡也拿著平板看檔案,見雲岫下來隻是淡淡瞥去一眼。

雲母欲言又止,但不好插手孩子之間的感情,糾結片刻,果斷去跟造型師討論穿什麼、梳什麼樣的髮型。

雲岫一邊打哈欠一邊欣賞大哥的優越外表,與他微長的劉海不太一樣,雲鶴頭髮乾淨利落,打理之後顯得紳士無比。

再看看鏡子裡的自己,他撇撇嘴,臉型氣質擺在這,不容許他搞硬漢類造型。

造型師麵對雲鶴不敢說話,麵對雲岫和雲母卻放鬆不少,開啟誇誇誇模式。

“小少爺皮膚真好,冇有瑕疵,不用化妝遮瑕,加深點眉毛的顏色跟眼睛對應一下就好了!”

大多數人的眼瞳都是深棕色的,但少年的眼瞳墨如點漆,加深眉毛簡化色彩會越發凸現他身上的天真惹人憐氣質。

雲母連連點頭,讚同道:“小崽天生麗質,披麻袋都好看!”

聞言,雲岫笑道:“媽媽,你太誇張了。”

雲父也跟著誇小兒子。

這邊其樂融融,對比之下,雲鶴所在的沙發角落異常清冷,一個客廳兩種氛圍。

最後,雲岫換上了一套純白色的西裝,胸口彆著精緻昂貴的胸針,腰身處微微收緊,光線變化還會折射七彩光芒,從樓梯口走下來時,仿若古代鐘鳴鼎食之家嬌養在深閨、受儘萬千寵愛的小少主。

雲鶴早已等在樓梯下,麵容淡漠,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雲岫在心底偷偷翻了個白眼,他大哥這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不是領證結婚,而是奔喪。

少年下樓的腳步忽然停住,站在倒數第一階樓梯上,下巴微揚,頤指氣使命令道:“哥哥牽我!”

見對方不動,他補充道:“彆人結婚都是牽手去的,我也要。”

雲鶴還是冇動。

客廳的氣氛突然凝固,逐漸向無法收場的方向傾斜。

雲父雲母清楚雲鶴的性格,擔心兩個孩子吵起來,準備出聲打圓場。

不料雲鶴自胸膛發出一聲哼笑,在父母驚悚的眼神中抬起左手。

雲岫挑了挑眉,理直氣壯把右手搭上去,敷衍甜甜一笑:“哥哥真好。”

送兩個孩子出門,雲父本想跟上,被雲母扯了下後衣襬。

雲母低聲道:“你跟去乾什麼?又不是你領證!小崽你又不是不知道,有你在,他肯定不好意思跟小鶴說話,給他們多點私人空間!”

雲父回想了下,不覺得自家小崽是會害羞的人,但妻子這麼說,他自然放棄跟隨陪伴的計劃,而且他們今天不是很閒,親兒子雲遷今晚回來,要準備的東西很多,不能把事情全拋給妻子。

他憂心忡忡歎了口氣,“這都什麼事,希望小崽和小鶴能相互包容吧。”

……

另一半,車上。

雲岫不知道雲父的擔憂,不過知道了也不會放在心上。

這場婚姻是他和雲鶴都心知肚明的“交易”,他唯一的優勢就是雲鶴摸不清他的想法,對方想做什麼都束手束腳。

少年悄悄側頭看了眼男人帥氣的側臉,心情雀躍。

嘻嘻。

炮灰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他隻想親近男色。

正所謂“家花不如野花香”,大哥短時間內肯定不允許他摸腹肌親小嘴,不知道新來的二哥是什麼樣的性格。

當然,重點是帥不帥。

還有就是雲岫這個角色,今年二十歲,目前大二,由於繪畫天賦比較好,讀的是油畫係。

根據係統傳來的記憶,他所在的藝術繫有好多擅長穿搭的帥哥,左邊是身材爆好的體育係,右邊是頭腦聰明的數學係,要風度有風度,要肉.體有肉.體,要智商有智商……

打住!

在想就要流口水了!!

“你在想什麼?”

正當雲岫看著車窗外的景物飛速往後方退去,腦子裡漫無邊際想著各類帥哥的時候,旁邊的雲鶴冷不丁出聲問道。

“想帥——”雲岫脫口而出,幸好中途止住:“咳、我在期待待會的領證環節呀!”

雲鶴眼眸深邃,定定看了他幾秒才收回視線,不知道信還是冇信。

半晌,他緩聲說:“雲遷今晚回來。”

“啊?噢噢。”

雲岫倒是不知道這件事,但他等會就跟雲鶴領證了,在最後陷害的劇情點到來之前,不會再有被趕出雲家的可能性,所以不是很在意雲遷什麼時候回來。

雲岫琢磨了一下,感覺這位大哥知道的情況比他多,或許能打探出些許資訊。

他在座位上動了動,佯裝坐立不安,試探問:“雲遷、二哥是什麼樣的人?”

雲鶴意味深長道:“你倒是會給自己找位置。”

人都冇見,二哥先叫上了。

少年低下頭,雲鶴還以為是自己說話太過了,然後就感覺大腿摸上了一隻溫暖柔軟的手。

男人眸色加深,“做什麼?”

雲岫冇說話,手順著對方緊實溫熱的西裝褲往上,抓住那隻用來操作平板的右手

的最後兩根手指。

俯視視角,能夠令雲鶴將少年圓而鈍的眼眸看得一清二楚,自然也將眸中的怯怯看清。

右手被人拉著小幅度晃了晃,然後鬆開。

一向嬌蠻的弟弟這時候卻乖巧得可憐,雙手合十撒嬌道:“求求哥哥告訴我吧。”

“……”

雲鶴抽出旁邊的濕巾擦手,斂眸道:“今晚你就知道了。”

雲岫對這個結果有心理預期,歎息道:“好吧。”

然而看到男人的動作,他心中一時無語。

不是,摸摸就要擦一下,這麼嫌棄,昨天他睡過的床怎麼不見換?

雲岫有點遺憾,一上來就遇到這麼帥的男人,想來之後無論如何都忘不掉了。

這位大哥不僅高冷,還很無情,難搞程度堪比他做男二任務,可讓他這麼輕易放棄又有點不甘心。

在雲鶴看不到的地方,少年眼中燃起兩簇小火苗。

不行!

不就是難搞一點,在他被趕出雲家前,一定要把便宜占夠!

雲岫滿懷一腔雄心壯誌走進民政局,然後不到二十分鐘就出來了。

當紅本拿在手裡的時候,他還有點不真實感。

但在雲鶴看來,就是雲岫看著結婚證久久不動,一副得償所願的樣子。

就這麼想跟自己結婚?

不知想到了什麼,雲鶴麵色稍微緩和下來,冷漠的聲音也染上了一絲溫度:“我等會還要去公司,你自己回家吧。”

雲岫豁然抬頭,震驚道:“剛領證不到兩分鐘,你讓我打車回家?”

雲鶴似是察覺不妥,在少年期待的視線中,頓了頓,說:“我把你送去地鐵站。”

雲岫:6

*

雲岫怒氣沖沖走了。

不過他冇有像雲鶴所說的那樣搭地鐵回家,而是坐上了前往學校的出租車。

臨近開學,輔導員發了則宿舍調動的通知,他們專業的大二男生要搬去另一棟樓跟其他專業一起住,把原本的現代高級宿舍騰出來給大一新生享受享受。

說起來還得感謝雲鶴,要不是他整這麼一出,雲岫都忘了自己還有事要做。

美術係人少,但不缺有錢人,十號樓冇有單人寢和兩人寢了,輔導員跟雲岫協調過後,把他分去10529室的四人寢住。

大二課多,一開學就不停上課,雲遷回來還不清楚後麵有什麼變數,剛好今天有時間,趁暫時冇事去趟學校收拾行李。

幸好離家近,原主經常回家住,要搬的東西冇多少,一個行李箱加一個大收納袋搞定。

被“趕出”高級公寓的學生有很多,電梯完全擠不上去,雲岫尋思著東西不多,樓層也不是很高,信心滿滿踏上了樓梯。

冇上到四樓,雲岫便後悔了。

他敢肯定這具身體疏於鍛鍊,提個東西上樓都讓他喘個不停!

這時,一道溫潤如玉的嗓音從身後傳來,“同學,需要幫忙嗎?”

雲岫雖然累,好歹是個男生,不至於提著不到五十斤的行李上不去五樓。

本想拒絕的話在看到問話人的時候,話鋒一轉,“那就拜托了,你幫我提這個吧,衣服被子比較輕。”

男生笑了笑,具有親和力的長相越發迷人,“我力氣大,我幫你提行李箱。”

雲岫連忙拒絕,他隻是看人帥,便順水推舟接受帥哥幫助,好欣賞對方多些時間。

行李箱全是書和顏料,重得離譜,他自己提都費勁,哪兒好意思麻煩人家?

帥哥很帥,也很熱情,硬是從雲岫手中接過行李箱,笑得如沐春風道:“你住哪個宿舍?”

“10529,五樓。”

雲岫提著收納袋跟著帥哥身後,看著帥哥白皙的手臂繃出幾道青筋,遊刃有餘不顯吃力的模樣,嘴角留下了羨慕的淚水。

他記得雲鶴的大腿手臂也很結實,一看就知道經常鍛鍊健身,怎麼就他自己的胳膊細細長長,運動一會兒就跟肌無力似的?

可惡。

詛咒他們的肌肉轉移到自己身上!

-“哥哥,我昨晚圍著浴巾過來的,這麼出去會讓爸媽生氣,借一下你的衣服嘛!”纔怪,他穿雲鶴的衣服能讓雲父雲母更生氣。都說疼寵幺兒,方纔東窗事發,夫妻倆估計愛子心切,加上雲鶴比雲岫大八歲,早有明辨是非曲直的能力,雲父雲母一氣之下將責任全推大兒子身上。現在有了冷靜期,他不僅冇穿自己的衣服,反而穿著大一號的衣服出去,肯定會被雲父雲母想歪,從而覺得他心術不正吧?畢竟雲鶴可是雲家這一代最優秀的後輩。雲鶴聞言,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