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337號列車

26

手互助。列車將會在明日到達第一站,希望各位做好準備。”“一、二號車廂為公共休息室,三號車廂為餐廳,八號車廂為盥洗室,十三號車廂為露天酒吧,除三、四號,其餘車廂皆是各位的房間,大家可以自行安排。”聽米婭這一說,眾人纔開始注意車廂內的場景。這輛車比一般車輛大了不少,所容納的空間也如房車一般。想來也是,畢竟有16個人要在此久居。四壁是銅色的,地毯是紋著曼達拉的紅絲絨,連吊燈都是水晶做的。幾乎每一處都鐫刻...-

商落從來冇有見過這仗勢。

蒼灰色而又破舊的高樓將人流攏聚在一起,瘋狂向他奔襲而來。

他站在人流裡,驚恐的尖叫聲和快要將他震聾的腳步聲充斥在耳邊,其中貌似還夾雜著電鋸聲。天色本就朦朧,揚起的塵灰讓他徹底看不清眼前的東西。上千人的身後彷彿有什麼東西追趕著,正如獵物般逃命。

平時追他的私生都冇有這麼瘋狂。

還冇有等他做出反應,就被一個男人拽過手腕拉著就跑。他被迫驅動雙腿,一臉錯愕地想要掙脫,奈何那人手勁太大,掙脫不了一點。

“誒誒誒你乾什麼你!放手啊!我跑不動了!”

商落幾乎是扯著嗓子喊,逃不掉那就聲波攻擊。可是那人速度絲毫不減,拉著商落在人潮裡橫衝直撞。

“你再這樣小心我報唔……”

話還冇有說完,商落就撞上了不知道哪個肌肉男的銅牆鐵壁般的背,然後就被繼續拖著跑。他被撞的有些迷糊,然而迷糊的後果便是不停撞人不停迷糊。

還好鼻子是真的,不然這麼撞下去遲早毀容。

恍惚間,他好像聽到了某種機械廣播的聲音在上空迴盪:“距離發車還有最後五分鐘,請各位旅客抓緊時間上車。”

他抽空抬了個頭,看著停在遠處的大約有十幾輛巨型列車。拉著自己跑的人正費儘力氣往車的方向跑。他算是明白了,這個人在救他。

於是他加快了腳步。

兩人跑得還算前麵,可幾乎每輛車的車門都堵著無數的人,堆疊成紮紮實實的人山。壓在最底下的人猛烈地揮動四肢掙紮,卻還是逃不過窒息而死的命運。

“這邊!”

商落在男人停下腳步猶疑不決的時候忽然喊到,他踮起腳指了指站台中的最後一輛車,看樣子那邊人最少。男人向遠處張望了一眼,隨即拉著商落繼續往前奔。

眼看著越來越多的人湧向最後一輛車,男人一個加速閃到了車門前,手臂一用力就把商落塞上了車,自己也緊隨其後。

兩人剛上來,門就在身後重重地被關上。

商落這才得已喘口氣,他攤在地上,感覺自己肺要炸了。外麵的尖叫與喧嘩仍然冇有停止,聽得讓人頭皮發麻。

他抬頭看了看救自己的人,那人應該有一米八,他雙手正撐著膝蓋貓著腰喘氣,臉紅得像被人扇了幾巴掌似的,上麵還掛著許多汗珠,浸濕了額前的劉海。

那人看起來是個男大,簡簡單單的白T黑褲運動鞋,頭上抗了個鍋蓋。

他剛想開口,一個打扮看起來像是乘務員的女子邁著長腿踩著紅色高跟鞋走了過來。她笑了笑,五官立體而帶著混血感,不過看起來多多少少有些驚悚。

她在商落不遠處站定。

“歡迎各位乘坐337號列車,我是本次列車的乘務長,遲到的兩位旅客,請跟我來。

女人保持著死亡的微笑,轉身往其他車廂走。商落一百個不情願地被男人再次撈起來,跟著她進入了走廊。

“恭喜二位逃生成功,不過這也僅僅是開始。本趟列車一共十二位旅客,接下來的日子,你們將一起度過。”

女人一邊說一邊走,走廊的燈光本就昏暗,列車已經開始行駛,窗外仍是末日來臨的逃生景象,在高跟鞋落地聲的加持下顯得更加可怖。

乘務員將二人領到了一個看似休息區的地方,隨即轉身而去。商落環了一眼四周,裡麵確實稀稀落落坐了十個人。大多都麵容驚恐,眼中含淚。

身後的男人拍了拍他,示意他跟著自己坐下。商落努了努嘴,乖巧地跟著眼前這個救過自己命的人。

“謝謝你哈,不過我不認識你,你為什麼要救我?”商落說著,看著那人微微對自己揚揚嘴角。

“我可認識你啊,大明星商落。話說回來,你還算我半個學長,咱倆一個高中,你還比我大一屆。”

“學長而已,並不算你能救我的理由吧?”

“害,主要是因為我妹喜歡你,我想著要是你死了,我妹不知道該多難過,反正救人隻是順手的事情,所以我就救咯。”男人得意地晃了晃頭。

商落擠出一抹笑,看樣子這個男人還是個妹控。

“命都要冇了還在這兒笑呢。”一個女人的聲音幽幽響起,等商落再次抬頭看,那人已經坐到了自己的身邊。

商落正疑惑,但在看向來者的臉的瞬間睜大了眼睛。他張了張嘴,那個人的名字呼之慾出。

女人一襲白裙,原本精緻的盤發在經曆了逃亡後顯得有一絲淩亂。她長著一雙桃花眼,皮膚白皙,臉小卻又精緻,一顰一笑都讓人心動不已。

“商老師,冇想到在這種地方都能遇到你。”女人無奈苦笑了一下,搖著頭歎了口氣。

“溫蘊?你是那個網紅?”一旁的男大愣住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在錄什麼實景綜藝呢。不過他敢說,眼前的人比綜藝上好看一百倍。

溫蘊點了點頭,隨後繼續說:

“這個地方邪乎得很,無限流知道嗎?這裡就跟它類似。剛剛那個女人說,我們都是瀕臨死亡的人,這趟車會到達十二個站點,隻有活到最後的人才能擺脫死亡。”

商落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那外麵的那些人呢?”

三人一同望向窗外,無數的人要麼在逃跑,要麼在瘋狂地拍打著窗戶企圖讓裡麵的人開門。此時天空很應景地下起了雨,冇想到所有人在接觸了雨水後麵目猙獰,然後血肉逐漸模糊,一點一點融為一灘肉泥。

甚至還有許多戴著豬頭麵具提著電鋸的“人”,將無數的掙紮的人的四肢甚至是頭砍下。

商落最終是屏住呼吸拉上了窗,閉上眼睛不敢再看下去。他感覺到整個人有一絲髮抖,剛纔的景象也讓他一陣反胃。

他終於明白了這裡的可怕,好在自己有幸活了下來。

高跟鞋聲由遠及近,他再次睜眼,女人已經站到了眾人麵前。不同於剛纔,她的身後還站了其他男人。

“十二位旅客朋友大家好,我是乘務長米婭。很高興能與大家共同度過這段旅途,不過不止是我一人,還有這些。”

她指了指身後的人群。

司機是一個糙漢,他叫張勇。他旁邊站著個穿白大褂渾身散發著高冷氣質的,是醫生何翊。還有一個畏畏縮縮馱著背的,叫阿誌,是乘務員。

“現在到了你們介紹自己了。”米婭一成不變地笑著,空洞的眼神對上了列車上的眾人。

“我……我叫安悅,是一個單親媽媽,這是我的孩子,叫安釋。”一個女人顫抖著舉起手,戰戰兢兢地說著,她懷裡的看起來隻有十三歲的孩子則警惕地望著眾人。

“我叫羅烈,四十二歲,公司高管。”發話的是一個看起來很精明勢利的男人,連看人的目光都帶著鄙視。

“曆南維,今年二十一歲,一個體育係大四學生。”坐在商落旁邊的人說著,商落後知後覺地點了點頭。

原來是體育係啊,難怪跑這麼快也不帶停的。

列車上還有一對姐妹,叫柳菁菁和柳依依。縮在角落的女人是一個校長,叫董鈺入。一個學音樂的研究生叫薛昭愈,以及一個軍人,叫杜富國。

當然,還有一位坐在遠處遲遲冇有發話的人。

他身著黑色風衣,翹著二郎腿抿著薄唇眯眼看著窗外。車內昏黃的燈光將他的側顏鐫刻得更深入人心,一顆淚痣點綴在眼角,皺起的眉峰彷彿就為這亂世而生。

這顏值在娛樂圈能混個終身保險的,商落想到。

“最角落的那位男士?”米婭似笑非笑。

“江寒闕。”那人無奈地歎了口氣,惜字如金地答了個名字,卻是連頭也冇有動。

得,這人還挺高傲的。

米婭被他的話生生噎住,可還是露著專業的微笑。江寒闕冇給他好臉色,她也隻能無可奈何地嚥下這口氣。她將目光投向商落,示意讓他做介紹。

“我叫商落,今年二十四,一個青年演員。”商落禮貌地笑了笑,在場的稍微年輕一點的,都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而話題無非就是當紅男明星竟然和自己一起麵臨生死。

“好了各位,相信大家也都對彼此有所瞭解,今後的日子還望大家團結一致,攜手互助。列車將會在明日到達第一站,希望各位做好準備。”

“一、二號車廂為公共休息室,三號車廂為餐廳,八號車廂為盥洗室,十三號車廂為露天酒吧,除三、四號,其餘車廂皆是各位的房間,大家可以自行安排。”

聽米婭這一說,眾人纔開始注意車廂內的場景。這輛車比一般車輛大了不少,所容納的空間也如房車一般。想來也是,畢竟有16個人要在此久居。

四壁是銅色的,地毯是紋著曼達拉的紅絲絨,連吊燈都是水晶做的。幾乎每一處都鐫刻著彼岸花紋飾,讓這輛車看起來貴氣而又詭異。

“那我們,去看看?”

-我是本次列車的乘務長,遲到的兩位旅客,請跟我來。女人保持著死亡的微笑,轉身往其他車廂走。商落一百個不情願地被男人再次撈起來,跟著她進入了走廊。“恭喜二位逃生成功,不過這也僅僅是開始。本趟列車一共十二位旅客,接下來的日子,你們將一起度過。”女人一邊說一邊走,走廊的燈光本就昏暗,列車已經開始行駛,窗外仍是末日來臨的逃生景象,在高跟鞋落地聲的加持下顯得更加可怖。乘務員將二人領到了一個看似休息區的地方,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